【金马题名】他将社会避讳化为影像之美——专访最佳剧情短片入围导演林峻贤
人物| November 19, 2019导演 最佳剧情短片 林峻贤 短片 第56届金马奖 
分享:
第56届金马奖绝对值得载入大马电影发展史,因为这是马来西亚电影工作者表现最亮眼的一次。本届金马奖共有11位大马电影工作者同时入围,其中获得9项提名的《夕雾花园》便占了5人,分别是再探影后宝座的李心洁、苏文泰(最佳剪辑奖)、辛荣安(最佳电影原创音乐)、林庆顺(最佳美术设计)、周丽明(最佳造型设计)。享誉海外多年的资深导演蔡明亮凭纪录片《你的脸》入围最佳纪录片,同时也入围最佳纪录片的还有拍摄《还有一些树》的大马导演廖克发(他同时凭《菠萝蜜》入围最佳新导演奖)。曾夺金马奖最佳女配角的杨雁雁,今年凭新片《热带雨》初次问鼎影后,最近人气爆升的大马新晋演员原腾,则凭《乐园》一片入围最佳新演员奖。新晋导演林峻贤也凭《苍天少年蓝》入围最佳剧情短片,还有黄志聪凭《隐匿的方寸空间》入围最佳动画短片。这在在说明了马来西亚向来不缺人才,缺乏的只是平台。

“我从台湾回来后,感到整个社会的氛围与我离开之前有很大的差别。”林峻贤离乡12年后,终于回国,可那年恰巧碰上农历新年狗装饰争议、十字架风波,各种宗教与种族上的避讳,让社会陷入微妙而不安的氛围,也在林峻贤心中掀起波澜,驱动他再次创作。

在生活中寡言的林峻贤,并非创作力旺盛的导演,回马4年仅执导了2部短片,电影是他抒发情绪的出口,“当导演主要是当我有东西想要讲时,才去当导演,所以我作品量不多。”

因此,每部短片影射了他凝望世界的角度,及他想对社会叙说的话语,其入围金马奖最佳剧情短片的作品《苍天少年蓝》(Langit Budak Biru)正是如此。

《苍天少年蓝》是林峻贤回马后自编自导的第二部短片作品,讲述一个发生在宗教寄宿学校的校园霸凌故事,这亦是本地少有将同志与穆斯林这两项敏感题材摆在一起的电影。

👇《苍天少年蓝》探讨校园霸凌与青少年的朦胧情爱。(影片来源:优管)

若林峻贤凭《苍天少年蓝》获奖,将成为首位获最佳剧情短片奖的马来西亚导演。可对他而言,能否获奖倒是其次,担起导演身份的他,盼能通过这部短片,让大家正视弱势群体的存在与困境。

“至少我拍出来的东西,会跟社会有一个关系,我觉得这样才对得起自己,而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这是他自爱上电影以来,走在电影路上的坚持,亦是他对导演身份所负上的使命。

留台12年返马    难舍故乡情

16岁那年,林峻贤看了由张曼玉和杨紫琼主演的电影《宋家皇朝》,当时社会正盛行警匪片、贺岁剧,这部与众不同的电影深深地触动了他的心,“有一部电影可以这么进到我的心里面,那时我就觉得电影原来有一种不一样的东西。”

林峻贤原先误打误撞进入工商管理系,待了2年半,经朋友劝告后下定决心于2003年赴台湾,到世新大学就读广电系电影组,在那儿延毕2年,共念了6年。他笑说,“那时还想留在台湾,体育课一直故意被当,还一直拜托老师不要让我过。”

延毕的两年并没有虚度,林峻贤于2007年进入了蔡明亮导演电影公司,担任行政助理、制片助理与导演助理。

而在2009年,林峻贤进入台北艺术大学电影创作学系研究所导演组,为了尽可能长久留在台湾,这一待又是6年。林峻贤在台期间,曾于2013年凭短片《红椅子》入围台北电影节,由其担任副导的《浪子单飞》也曾入围2015年台湾金钟奖。看似在台湾电影圈有着不错的起点,林峻贤最终仍选择回流马来西亚,为12年的离乡生活划下句点。

林峻贤所执导的《红椅子》曾入围2013年台北电影节。(图片来源:林峻贤)

回乡不为其他原因,只为拍出好作品,“我的大学老师曾经告诉我:‘最好的花生是从土里长出来的’,我想拍的还是跟当下社会议题有关系,因为不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对那片土地的情感还是会有距离,在马来西亚发生的事情始终牵动着情绪,都会愤怒,波动是非常大的。”

在台湾传统电影的环境中成长,林峻贤受当地电影文化熏陶,让他成为一名写实主义派导演,“台湾的传统电影比较写实,也比较贴近社会议题,大部分短片都会谈某个议题,比较沉重。”

他强调,“电影并不只是单纯的娱乐,它有很多面向,承载着更多的可能性,它可以去讲一个社会议题,也可以讲述很私密的东西,也可以很宏观地讲国家社会的。”

回马从零开始    最穷时期只剩200令吉

回到马来西亚,林峻贤的电影事业重归原点,一切又得从零开始。他回马后参与的首部电影作品是《海墘新路》,担任的是第二副导演,之后却因为缺乏人脉,经历了长达3个月的失业期。

最落魄的时期,林峻贤身上仅剩200令吉,亦不知道下一份工作是何时,当时他只能待在嘛嘛档发呆,直至下班时段,“整个人蛮消沉,也不敢去哪里,比方说要添油和付过路费,还会想说如果不小心发生车祸,被人撞或我撞到人家,我还要赔钱。”当时父母到吉隆坡看望他,也以为他是出门工作去了。

尽管失业空窗期无助慌乱,林峻贤明白这并非长久的窘境,因此坚持了下来,“我才刚回来,不可能这么快就放弃,至少还得熬个一两年看看状况。我的兴趣也不是太广泛,如果让我为了钱去做其他事情,我会提不起劲。”

无论是导演、副导演或场记身份,林峻贤对片场生活乐在其中。(图片来源:林峻贤)

外界普遍认为,电影人的终极梦想就是当导演,林峻贤却反其道而行,对电影副导和场记的工作乐在其中,而他回国后也主要担任副导和场记,享受在片场的时光。 “我后来发现说我不当导演也可以,我可以当副导、场记,可以让我赚到钱,而且我也很喜欢这两个工作。”

他笑说,“因为每次拍片都会遇到不同的人,去到不同地方,看到很多不同的事物,每次遇到的困难和挑战又不一样。反而是当导演的压力会很大,因为会焦虑拍不完、拍不好。”

短片探讨种族与性别避讳    盼聆听巫裔看法

《黄·阿都拉》(Never Was The Shade)是他回马2年后执导的首部短片,当时他掏尽储蓄投资了1万6000令吉拍片,一举摘下2017年BMW最佳短片大奖。

林峻贤所编导的《黄·阿都拉》荣获2017年BMW最佳短片大奖。(图片来源:林峻贤)

林峻贤在短片中以一对同父异母、宗教背景不同的兄弟,对父亲身后事的分歧为叙事视角,延伸出华裔与穆斯林的种族习俗差异,且提出了对穆斯林嫁娶信仰的质疑:“为什么马来西亚穆斯林无论是娶或嫁,一定要进回教,而在外国并非如此?”

👇《黄·阿都拉》以宁静的病房夜晚为背景,两人与一具遗体贯穿全场,探讨宗教课题。(影片来源:优管)

《黄·阿都拉》获得BMW最佳短片大奖后,林峻贤带着这部作品分别到5所大专院校宣传, 惟反应与他预想的不同,“前面4所学校的反应非常热烈,看完后都鼓掌、尖叫,到了最后一所公立大学,放映后大家的脸色都黑了,这是我们与巫裔族群之间的鸿沟,我们彼此不理解彼此,而且鸿沟越来越大。”

他说,“可能在他们的世界里,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当某一天有人向他们抛出疑问时,可能会呆掉。”

而入围金马奖最佳剧情短片的《苍天少年蓝》,启发于一起真实事件。 “2017年,一名印裔少年纳文(T. Nhaveen)因为阴柔气质,遭学长霸凌致死,在这件事情发生一周年后,我看了一篇专访受害者家属的报道,才知道这起事件。”

鉴于巫裔群体对同志议题有很深的抵触与误解,林峻贤将真实事件中的印裔少年,改写为巫裔少年,盼能藉此聆听巫裔群体的想法。

《苍天少年蓝》剧照。(图片来源:林峻贤)

他回忆,在2018年,性别平权分子妮莎雅尤(Nisha Ayub)与冯启德的照片在乔治市庆典的“条纹与笔触”摄影展中被撤走。

“我看了三语版本的新闻,发现中文与英文读者中,留言支持与反对LGBT各占一半,而巫裔读者的留言多出三倍,99.9%都是反对LGBT的,大部分都以宗教观点反对。” 看着这些留言,林峻贤内心受到冲击,“我觉得这个是要处理的。”

因此,《苍天少年蓝》以巫裔学生为主角,“我想要沟通的观众群其实是马来人,我希望这部短片可以提供一个平台和管道,让大众思考这群人的存在和困境。”

他也说,于2000年轰动台湾的“玫瑰少年”叶永鋕事件,与印裔少年纳文事件十分相似,这两名身处不同国家、不同时空的少年,因与一般人不同的阴柔气质,在学校忍受霸凌,最终年纪轻轻便死去了。不同的是,印裔少年纳文并未获得社会的深度讨论,抑或带来任何改变。

“当时的台湾社会高度关注叶永鋕事件,各行各业的人都因为这起事件,讨论同志的存在与处境。相反地,印裔少年并未受到太多的关注,新闻也只在叙述事件的发生和加害者被控告,没有人更深一层地关注这起事件。”

他摇头,“这很危险,这代表很有可能未来、近期、短期内,这类事件会有可能再发生。”

《苍天少年蓝》片场照。(图片来源:林峻贤)
(图片来源:林峻贤)

未了解前即妄下定论,是酿成悲剧的前因,他回忆,“当时在拍摄《苍天少年蓝》时,我有3位主要演员,我在彩排和拍摄时并没有讲明到底是拍什么,只跟他们讲说分别是饰演被欺负者、欺负人者、保护者,可是更深一层的就没有告诉他们。”

他继续说,“我们总共拍摄了3天,在第2天时,其中一个演员的爸爸跑来找我们的制片人,知道我们要拍关于同志,他就说他们的宗教是不允许拍同志的,而且不鼓励推广这个文化。”

后在拍摄完成后,林峻贤邀请该名父亲出席放映会,“看完电影后,那名爸爸主动跑来跟我握手。”

他说,“这代表了在亲自了解之前,其实大众已经有一个刻板印象,这个刻板印象来自媒体、政客所制造的风向舆论,可是我们需要有一个媒介,告诉大众其实实情不是这样的,他们(同志)也是平凡人,他们也会痛,也会难过。”

受蔡明亮影响至深    奠定对电影的认真精神

同为大马人的导演蔡明亮也曾于2015年以《无无眠》入围金马奖最佳剧情短片,而蔡明亮对林峻贤的电影风格影响深远。

林峻贤说道,他看过蔡明亮所执导的每部电影,“他是影响我最深的一个导演,现在回看我的短片,都发现很多方面都是深受他的影响,某些元素、用法、情感,都是有很深的影子,就看你熟不熟悉他。如果很熟蔡明亮电影的人,一定会知道。”

蔡明亮导演。(图片来源:网络)

他以《苍天少年蓝》为例,其中有一场水中戏,隐喻了少年间的情感,“水对蔡明亮而言是一个很重要的元素,每一部电影都有水的出现,而《苍天少年蓝》也有水的元素出现。”

他说,其实此举并非特意向蔡明亮致敬,“因为喜欢蔡明亮的电影,当看到某个东西,就会自然喜欢,可能当下不会想到是受他影响,可是其实他就在脑海里了,之后回想才发现是从他这边来的。”

与蔡明亮共事的期间,亦奠定了他对待电影的认真态度,“他对电影的态度是非常认真,而且极其严谨。当你看见那个高度,即便无法达到,也会往那个方向走,不会完全没有概念,会知道该怎么把电影做好。”

这也让他学习如何当一名好导演,“并不是只有当导演时才认真,背后需要有很多训练,自己平常要看书、看电影,平时要累积这些东西,在拍片当下的判断力才会更精准。”

得知入围一刻与母亲拥抱    盼有朝一日能拍长片 

自入行以来,林峻贤不曾执导长片,自嘲不擅长与外界打交道的他,在资历尚浅的情况下,难以筹获长片的制作费,只能通过拍短片累积资历,一步步迈进,以作品说话。

但他内心盼着有朝一日能执导长片,让他的所思所想传播至更远的地方,“我有跟朋友说,我不想再拍短片了,短片的曝光率相对低,例如《苍天少年蓝》目前只在BMW私人放映会和东南亚短片电影节(SeaShorts)播映。”

回想当时得知入围金马奖,林峻贤笑说,当时心情非常激动,“当时刚好回老家,知道当天是宣布金马奖入围的直播,就打开直播看,短片是第二个宣布的项目,说了首四个入围短片,都没有《苍天少年蓝》,我就觉得应该是没有机会了,正当这样想的时候,就听到《苍天少年蓝》,我激动到不行!”

他也立即与一直默默支持他的父母分享这份喜悦, “我们家就像一般的东方家庭,也很少会拥抱父母,可是当时一听到入围,我就马上放下手机,冲过去厨房告诉妈妈入围了,我妈也很激动,就跑过来抱我。”说到此处,林峻贤顿了几秒,似沉浸在当时的动容。

忆起当初在嘛嘛档迷茫的日子,“后来我爸妈也知道这件事情,我爸会在我每次返乡后就问我要不要零用钱,到现在还是会问。可能他们以为我现在没有工作,但是还在硬撑。”

(图片来源:林峻贤)
不为名、不为利,林峻贤纯粹享受片场时光。(图片来源:林峻贤)

自投入电影业至今,林峻贤坚定认定了这条路,从未想过放弃。他笑说, “我现在虽然不会饿死,但也不至于很有钱,跟我同年的中学同学都已经买几栋房子、买车,但我不是那一挂的,我不是走那一条路的。”

无论这次获奖与否,他的电影路仍将走下去,或许对林峻贤而言,金马奖的入围,已是这一路上献给自己的最佳肯定了。

你也可以看其他“金马题名”系列: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