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说老师阿瓜被鞭打事件”落幕后留下几个让大家思考的层面
珊言良语| June 28, 2019体罚 大马教育 家长 教育 老师 
分享:

“女生说老师阿瓜被鞭打”事件看似落幕,但留下几个让大家思考的层面。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其他国家,后果都不会是这样的发展,我问曾在新加坡学校教了十年书的老师,如果这样的事情在新加坡发生,会是怎样的情况?他说:“如果在新加坡,这个女生会被安排辅导,之后如果重犯多次,可能会被退学,至于老师,已经闹成这样,应该没有办法留下了。”

没有办法留下的意思,是因为触犯了严重的教育部准则,不能再任教职,“情绪控制”这事对教育工作者来说不是一个选项,是一个必须,“情绪失控”对一个教育工作者来说就好像警察被激怒而开枪一样,在专业守则来说,不管什么理由,错了就是错了。

是的,这也是一般国家教育部的准则,不管是新加坡、日本、澳洲、英国还是马来西亚,这准则其实没有太大差别,差别在于——在马来西亚的我们已经习惯了在学校被老师鞭打是“上学的配套”,好像我们到快餐店点快餐配套一样,炸鸡一定配汽水和薯条,去上学就一定要准备被鞭打,你不能要求单点,说只要去学校学习,不要被鞭打。

长此以往,不管家长还是学生,都不觉得鞭打是问题,虽然不管教育部或国家法律已经有明文禁止,这么多年来,质疑的人很少,每当有类似事件发生,家长到学校去了解,还会被标签为“恐龙家长”,很少人会从“老师已经触犯教育部准则”这个角度去理解。

话说回来,教育部允许教育工作者鞭打学生吗?当然是允许的,但有几个条件,我列三条:一是只有校长或校长授权的老师可以鞭打学生,被授权的老师一般是训导主任,有些校长会授权副校长;二是不能在公众场合鞭打学生,一定要在隐秘的空间,有证人的情况下鞭打,之后需要记录细节,如学生犯的错、打了几鞭、鞭打人的姓名等;三,不能鞭打女生。

回看“女生叫老师阿瓜被鞭打事件”,就会明白为什么事情一发生,这位老师就跟他同事说他错了,因为他很清楚他触犯了教育部的这项指令后果有多大,在外边不管多少人撑他挺他,他都必须面对教育部的发落,对官僚体系来说,这是大事,关系到他的升职加薪,甚至职业生涯。

这就是为什么当我读到Astro AEC的脸书专页分享新闻时,小编写:“原来教育部一早就规定,女生不能被体罚!”然后hashtag #体罚也有性别歧视 时,我晕了一下,原来这我认为是常识的事情,对很多人,甚至是媒体人来说是陌生的。

以我接触国中老师和华小老师的经验,我发现相对来说,国中的老师对这条例的了解比华小老师来得更加深入,跟国中老师聊起,他们很清楚程序,一位国中老师告诉我,在他的学校,要鞭打一个学生之前,需要做很多事情,直到确定方法用完了才会进入鞭打程序,之前的做法是让学生去辅导室辅导、打电话通知家长、要求家长前来学校了解、记过等等,之后才会正式履行鞭打的惩罚。

这位老师告诉我,需要了解学生之后才能决定如何处理,这样除了不会打错学生,也能保护老师,只有经过程序,以后追究的时候,老师不会因此惹上麻烦。

但我知道的一些华小老师,甚至可以在这事件之后在脸书大大声说明:“我是打学生的,学生被我打了就会学习得很好。如果不要孩子被我打的学生家长,请把孩子接回家去教,我教不了。”所以你可以想象,平日的无理、非法或过度鞭打,在华小圈子里怎么会是大新闻呢。

你知道,这些教育工作者得以全身而退,最大的功臣就是家长们,因为家长不知道法律不允许所以没有行动,或知道了却觉得:“不就是打几下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我们以前……”

这就是共业了。

鞭打是快的,一下就见效,但教育是慢的,需要时间。

鞭打能教会孩子的是:只要我比你权势大,比你有力气,我觉得你有错,我就可以打你。

而教育则是在孩子错的时候,找出孩子会错的原因,试着去让孩子改正,让孩子自己从心底意识到自己可以更好。

鞭打可能会让孩子以为,只要我比较有力气而我又认为你错时,我是可以随时挥拳的。

教育则让孩子知道,我们可以沟通、厘清,对了就宽容以待,错了就检讨、调整,改过,再来。

人生不需要一次就对,允许孩子从错里学习,大人也需要与时并进,不要在使用暴力的泥沼里起不来,我们的力气是比小孩大,但不需要用拳头或藤鞭告诉孩子你要乖乖你不要坏蛋你要用功不要懒惰,我们只需要坚决表明不放弃他们,用温和而坚持的态度,和有界限的教育,陪孩子走一段成长路就好。

你也可以看:

学生辱骂老师VS老师体罚学生,谁之过?

辱骂与鞭痕

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2 / 5. 评分人数: 4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1. 太偏激不成熟体罚在华小圈子普遍必定有所利之处作为一分子谁不是这样过来呢不是以前怎样现在得怎样这无关于时代在于方法我们身处其中得所之利所以支持一次次的温柔相告不比一次跌倒挫折来得有效一次次劝导不比强迫有利在不成熟不自律的时候我们需要的是逼我们努力自律前进且适度的严厉管教。补充一下我今年20事业有成不得不说我对我的老师们心怀感恩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