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魔外道在人心,快煮慢炖缺火候
电影周事| July 29, 2020惊悚片 电影 陈伟光 韩国电影 
分享:
院线电影依然选择不多,两部新片不约而同都和邪教扯上关系。韩国的《Intruder》以家庭亲情戏包装邪教阴谋,失踪二十多年的妹妹突然现身;欧洲出品的《The Sonata》则是天才音乐家用音乐召唤魔鬼,死后通过失联多年的女儿完成心愿。

《侵入者》(Intruder)

韩国人对宗教的狂热超乎我们的想像,所以本片的故事并非耸人听闻,可以被视为社会现象的缩影。建筑师丧妻不久,一家人还活在悲伤中,失踪二十五年的妹妹突然前来相认,让剧情扑朔迷离起来。

电影一开始就暗示妹妹的身份值得怀疑, 剩下的悬念就是她背后的动机,虽然这个悬念一直维持到最后,但剧情的推进有点操之过急,像一锅用快火煮熟的面条那样嚼不出味道,降低了观众按部就班寻找线索的兴致。

作为没有鬼怪现身的惊悚片,导演通过角色的心理战把气氛渲染到位,宋智孝的诡异眼神比金武烈的躁狂表现更有效。从失踪儿童到邪教信徒,电影的重心都放在家人的关系上,这才是比较吸引我的戏肉。

妹妹的出现突显了哥哥对家人的缺乏关照,儿时丢失妹妹的内疚与失去妻子的悲痛一直在催眠治疗中互相角力,让观众不禁怀疑哥哥对现实的认知。到了一切阴谋被揭发后,真正震撼的是家庭的定义到底何在?反而不是那顺理成章的揭底牌过程。

《奏冥曲》(The Sonata)

看见银幕上饰演自焚音乐家的Rutger Hauer音容宛在,就知道这部片子已经拍好一段时日。由于是欧洲出资的电影,其他演员相对陌生。故事有其纹路,只是温吞的叙事不大符合惊悚片的节奏,过多的细节解释无助于加强气氛,一锅稀粥因为过度慢炖而蒸发了味道。

整部电影围绕在小提琴手和她的经纪人身上,两人在偏僻大宅内寻找线索来破解她父亲遗下的奏鸣曲乐谱,最后才发现那是邪教召唤魔鬼的乐章。

惊吓的场面寥寥无几,倒是对乐谱密码和邪教信念着墨不少,却削弱了按图索骥的过程,导演明显在剧情分配上顾此失彼,也烘托不出那份人心贪婪的写照。那首贯穿全片的小提琴奏鸣曲还算悠扬,只是音量太大烦死人,往往剧情还没到位就响起,效果弄巧反拙。

两个主要演员的演技都不够感染力,从头演到尾还不如客串出场的Rutger Hauer精彩。本片看来成本有限,最后竟然结束在一个高潮正要开始的时刻,留下如鲠在喉的感觉。

延伸阅读:陈伟光专栏《电影周事》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