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普照有阴影,亲爱房客男人情,孤味尽是女人心——谈三部金马奖电影
电影周事| February 24, 2021台湾电影 影评人 电影 陈伟光影评 
分享:
近两年的台湾金马奖电影不再曲高和寡,透过小人物的故事打动人心,平凡又真实。有阳光底下无处可躲的家庭阴影;有不能启齿的同志关系;也有千丝万缕的女人经,通过惊悚式寓言、争议性案件、八点档剧情、各式各样的手法展现出来,效果相当可观。

《阳光普照》

这是去年最好看的华语电影,情节一开始难以集中,但是一旦故事脉络出来后,每个角色都变得有血有肉,芝麻绿豆的细节也关键起来。教驾驶的父亲只承认一个儿子,结果一语成谶,钟爱的大儿子突然自杀,剩下一个他从来不在意的小儿子也被关进感化院。看似一条死胡同的命运,最后竟然柳暗花明,当中过程犹如一碗苦到出汁的良药。那个司马光砸缸的黑暗童话以漫画呈现,让人不寒而栗,完全带出阳光普照对大儿子的讽刺。

本片最难得的地方是用了典型的社会人物和格局,上演了最不典型的戏码,出狱后的小儿子与父亲不断冲突,又被昔日同伙找上门,所有设计都指向一个无法挽回的结局,结果观众以为会爆发的画面没有出现,但那股剑拔弩张的戏剧张力已经彻底内化在角色身上。饰演小儿子同伙的刘冠廷那双眼神一直让我内心发毛,到处弥漫不安的氛围;饰演父亲的陈以文的每一个表情都带有难以言喻的讯息,丰富的演技直达内心。真相的转折让人倒抽一口凉气,电影因此升华成一部警世寓言,余韵久久不能散去。

《亲爱的房客》

对于房客与房东,以及孩子之间的关系,“亲爱”这两个字可圈可点。电影通过一宗房客被起诉谋财害命的案件,曲折地披露一段男同志恋情,房东的同性恋人以房客的名义搬进来同居,在他过世后帮他照顾病重的母亲和前妻所生的儿子。如果他是女生的话,一切可以视为美谈,但现在成了难以被理解的付出,还因此在爱人母亲病故后惹来官非。

莫子仪的演出比剧情还要精彩,那种用心不用力度的演绎叫人折服,说着对白之际眼泪不着痕迹地流了出来,比嚎啕大哭更有说服力。你可以从他的眼神看到不同层次的爱意,对恋人、对孩子、对老人家都有不同的处理。这样一个隐忍的角色,情绪不会随便发作,那份压抑和关怀不断透过做家务、接受盘查、回忆旧事来传递,整体上收发自如。

陈淑芳每一回喊痛,声音都直戳内心深处,几个画面已经把这个关键角色交代得绰绰有余;小孩虽然长得一张厌世脸,但胜在自然不造作。案情虽然凭小孩一句话而逆转,但结局淡化的处理刚好为电影留下想象的空间,不多也不少。

《孤味》

“把一件事情做好,那孤独又有什么关系”,电影没有说出这句话,但用了两个小时带出这种老一辈的生活哲学。全片就是一群女人的戏,却围绕着一个已经去世的男人展开,里面有很多精彩的群戏,饭桌上的、葬礼上的、房间里的,角色越演越出彩,多得那些琐碎无章的对白。

因为氛围掌控得当,每一位女角都发挥不俗(尤其是大女儿谢盈萱),籍着闲话家常把角色刻画得入木三分。陈淑芳不动声色地带动全场,句里行间都是化不开的怨恨,但始终保留一份昔日情感,让最后签离婚书烧掉那一刻的放下顺理成章。与第三者的相遇竟然如此平和过渡,场面一点也不突兀,全片不少情节看似八点档,但处理冲突的手法一点也不八点档。

三姐妹的题外话都是现代女性面对事业、家庭、疾病的困境写照,对比母亲当年一路走来的艰辛,分外有意思。从抱怨、同理、谅解到释怀,整个过程极其细腻,一部因为男人而起,最终却保留了女性尊严的电影,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都是不可多得的杰作。

你最想看以上的哪一部电影?

延伸阅读:陈伟光专栏《电影周事》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9 / 5. 评分人数: 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