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不是只爱那飘扬的国旗”——施瓦辛格评美国示威活动
网闻| June 1, 2020乔治 施瓦辛格 示威活动 种族主义 美国梦 
分享:

美国警察因执法过当,致死非裔美国人的案件,引发了连续六天的示威行动。包括纽约、费城、芝加哥、拉斯维加斯等多个地区同时爆发激烈的警民冲突,期间警方多次以催泪弹和橡胶子弹驱散民众。部分示威者更烧美国国旗,或者倒挂国旗来表示对国家政策的不满。

部分示威者更烧美国国旗。(图片来源:截图自The Hill)

在示威过程中,我们经常看到示威者焚烧国旗的举动。以最引起华人社会讨论的香港反送中作为例子。去年爆发的反送中游行,在警民冲突不断的期间,有示威民众以焚烧国旗来抗议不满。为此有不少艺人当时就出来护航国旗,在微博掀起一波“护旗手”浪潮。艺人们纷纷以转发,标签 “#我是护旗手”来反对示威者焚烧国旗的行为。有的人认为,你可以上街反对一些政策,但是烧国旗这举动就太过分了。

香港反送走示威运动期间,示威者焚烧国旗表示不满。(图片摘自网络)

国旗到底象征着什么?国旗象征着国家的颜面,上面的颜色、图案纷纷都有着自己代表性的意义。国旗是一个国家的形式,但国旗就代表国家的全部了吗?为此,美国前加州州长施瓦辛格有不一样的见解,在他看来,爱国,不是爱一面旗帜那么简单的事情。

阿诺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年轻一代可能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但你一定看过由他主演的经典《未来战士》(The Terminator)电影系列。熟悉他的人也会知道他是90年代好莱坞电影中的硬汉。壮硕的身子,身涂迷彩,手持一把枪就能单枪匹马,冲锋陷阵。

年轻一代可能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但你一定看过由他主演的经典《未来战士》(The Terminator)电影系列。(图片截图自施瓦辛格官方Instagram)

但施瓦辛格不单纯只是一个演员而已,他对政治有抱负,他是那个年代怀有“美国梦”的年轻人。于是他在56岁开始参政,以共和党身份从事政治活动,并且在2003年当上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第38届州长。

施瓦辛格现年72岁,早已经是从政坛卸下担子的退休老人。但他眼见这一次的美国示威越演越烈,忍不住写下了文章,分享了他移民来到美国,目睹美国种族问题的历程。

“我自1968年移民来到美国,自小学见过美国的照片之后,我就很向往这个地方。有冲破天际的大楼,宽阔的大桥和公路,还有那令人沉迷的好莱坞,我决定我就要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美国梦。(图片来源:Pixabay)

施瓦辛格见证到登月计划风光下美国梦的破碎

施瓦辛格怀抱理想来到了美国这片象征自由的土地。在68年登月计划之际,美国似乎带着全人类的希望冲到月球,但施瓦辛格看到的却不是登月这历史性的一刻,而是见证到他美好的美国梦就此破碎。

“大街上都是示威者,反对越战的,反对全国各地充满种族主义的政策,就连妇女们也走上街头为自己捍卫权益。一个种族主义的疯子乔治华莱士(George Wallace)可以在压制许多美国人的情况下竞选总统。而两大希望领袖—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肯尼迪(Robert F.Kennedy)却被邪恶地刺杀了。

星期六那天,我们再一次地看着勇敢的宇航员登月,同时街道上都是抗议的示威者,和不公与有限的制度奋战。”

68年登月计划之际,美国似乎带着全人类的希望,冲到月球,但施瓦辛格看到的却不是登月这历史性的一刻,而是见证到他美好的美国梦破碎。(图片截图自施瓦辛格官方Instagram)

时间来到2020的今天,伟大的美国有变得更好了吗?

就在2020年5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发生了这起警方执法过当致死的案件。一名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遭四名警察逮捕。其中一名白人警察得瑞萧文(Derek Chauvin)在逮捕过程以单膝跪在乔治的脖子上,停留超过8分钟的时间,导致乔治无法呼吸,最后不治身亡。

这起警暴事件瞬间就引爆在美国累积已久的种族情绪,在美国各大州属爆发大规模的示威抗议。

这件事情让施瓦辛格觉得当年那种冲击还是如此的记忆犹新——美国是不完美的。施瓦辛格说他始终觉得美国是最好的国家之一,但唯有在我们愿意正视这片国土上的问题、矛盾,我们才有机会把这个国家变好。

“那些在街上示威的民众,他们不是讨厌美国的人,反而他们是希望我们能变得更好!当我看到乔治死去前的影片时,我想到了当年遭受同样待遇的艾力克(Eric Garner)。他当时因涉嫌售卖禁烟而被警察制服。这些案件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地少见。

种族歧视警察暴力事件不断    美国警察单膝下跪致歉

艾力克事件发生在2014年7月17日,他在街道上与警察发生争执,期间多名警察将他制服在地上,即使他发出了11次的呼救,表示自己不能呼吸。最终失去意识,在急救医护到场急救时已经断气身亡。

“这一切需要停止,而要做到这样需要我们所有人都站起来。这需要检讨警察的训练,也需要警队内大部分的精英一起推动变革,无论如何这都要停止。”

乔治之死引发的示威活动爆发至今,还有警察加入示威者阵线,在纽约、弗罗里达、加利福尼亚州都有警察组织一起单膝下跪(taking a knee),用以控诉警察对黑人群体的暴力。来自内布拉斯加州的警察更表示:“是我们一起对抗破坏纪律的警察和犯罪,我们一起把他们赶出职责范围内。”

在纽约、弗罗里达、加利福尼亚州都有警察组织一起单膝下跪(taking a knee),用来控诉警察对黑人群体的暴力。(图片来源:Pixabay)

“这不是针对警察的攻击,而是一场针对有漏洞的体制作出批评。我的父亲是一名警察,我一直都很支持警察。但我们可以在支持一件事情的同时,也看出问题所在。这很明显的,是很严重的问题。”

也许有些人会觉得,看这些涉事的受害者也不完全是清白之身,乔治涉嫌在便利店内使用假钞,而艾力克涉嫌售卖禁烟与拒捕。你可能觉得只要行得正,自己没有犯事,就不需要害怕。

首先,基于无罪推定,只要法院没下判的人都是无罪之人;其二,即便是有罪,也应该在正当的程序上接受司法审判。这些都是司法制度与体系存在的必要,而不是由执勤的警察,在当下执行他所相信的正义。

另外,这事件发生以后,更值得受到关注的是警察的纪律。作为唯一拥有行使武力权的前线人员,他们若在前线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没有作出正确判断的能力,那么无论风险高低,随时损失的就是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

一日遭歧视永世难摆脱    黑人即便位高权重仍坐立不安

美国社会的种族主义问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阿诺举例,在种族主义下成长的人,无论你有多位高权重,有多么亮眼的成绩、有什么贡献,你依然摆脱不了自己受到歧视的经历。

“我有个朋友叫做以柔肖德(Erroll Southers),他一生都在执法单位里面工作,并在政府的国土安全部门任职。他依然写道:‘我到了现在还是会为自己接到陌生的电话感到紧张,我希望我的儿子、兄弟、亲戚,还没有成为下一个主题标签(Hashtag)。’”

“想一下肖德是南加州大学的教授,曾经是一名FBI特工,一个正直的人。但却因为他的肤色,在深夜电话响起的时候,他就必须担心身边的人,会成为下一场示威游行的理由。”

“这是不对的,这是不公平的,所以人民今天走上了街头。”

这是不对的,这是不公平的,所以人民今天走上了街头。(图片来源:截图自CNN)

乔治之死引发大规模示威活动    施瓦辛格:暴力会模糊诉求初衷

因乔治之死而走上街头的人们愤怒地烧了警察局、警车和各地商店,超过75个城市无惧新冠肺炎的传播,都有人民上街示威抗议。根据BBC的说法,这是自1968年马丁路德金被刺杀后,最严重的种族示威活动。

施瓦辛格表示:“我们需要聆听来自各个团体的声音,每一个人都有资格觉得自己正在遭受不公的对待,但暴力不是唯一提出诉求的方式。”

“焚烧建筑物、车子很容易会让人们看不到这次大家上街的意义,或者即便看到了都会让这个意义大打折扣。相信我,我比起任何人都还要讨厌暴动,焚烧或破坏公物没有意义,不管是在1968年,还是1992年还是来到了今天,这些破坏只会分散大家对诉求的注意力。”

焚烧建筑物、车子很容易会让人们看不到这次大家上街的意义,或者即便看到了都会让这个意义大打折扣。(图片来源:截图自EPA)

而这也是乔治家人的愿望。乔治死亡之后的一天,四名涉事警察马上遭开除,明尼苏达州州长现身道歉。家属接受电视访问时表示,希望能将执法过当的警察告上法院,控告他们谋杀。而眼见示威活动步步升级,乔治的家人表示,乔治生前是一名温柔的大块头(a gentle giant),他绝对不会希望自己的死会造成更多的暴力持续发生。

目前涉事的警察萧文已经被控以三级谋杀罪,当警察20年的萧文曾经涉及两次对嫌犯开枪,以及至少17起投诉案。

施瓦辛格:意识到国家有问题,不代表我不爱国

从1968年至今,超过半个世纪的时间,施瓦辛格见证他美国梦的破碎,美国不是他想象中那么美好,但这并没有阻碍他继续深爱他国家。

“我自1968年来到美国,以为自己来到了世界上最美好的国家。但我并不知道这个国家有如此严重不公的问题。我是自那时开始才真正意识到。但这并没有让我觉得我不会继续深爱这个国家,反而让我想要继续为它奋斗。”

是的,意识到国家体制有问题,有漏洞,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从此讨厌我们的国家。反而透过审视、监督,提出批判,我们才有能力根本性地作出改变,让我们这片国土成为更好的地方。于是,施瓦辛格决定参政,成为州长,从教育体系着手,作出改变。

而这些改变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这是我们常常忽略的一点,大部分的事情都并非一步就能登天。施瓦辛格认为,我们最需要的就是要有一个能实践的蓝图。他认为改革是困难的、痛苦的,但不代表我们就因此不去做。

“我们有能力建出更宽阔更顺畅的公路,我们就也有能力创造一个平等、文明的社会。”

施瓦辛格认为,我们最需要的就是要有一个能实践的蓝图。改革是困难的、痛苦的,但不代表我们就因此不去做。(图片来源:Pixabay)

对于示威行动中有人因焚烧国旗受到批判,他坦言:“爱国主义不是盲目地展示对国旗的热爱,而是我们每个人都必须要为了成就更好的国家而作出改变。我希望当年把我吸引到这里来的机会,现在能公平地落在每一个人手上,不管是什么肤色。

等到我们下次再次把火箭送上外太空,向全世界展示美国人一而再地突破边界的时候,我希望所有学校的孩子都能看到,把它当作是自己未来的一种可能性,而不是被隔绝在外,觉得这只是属于美国的,不是他们的。”

等到下一次登月的时候,希望美国是更好的美国了。(图片来源:Pixabay)

施瓦辛格为我们叙述了1968年至今的美国种族问题,但他所说的问题不只发生在美国社会上,同样作为多元种族的马来西亚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思考这个问题。争取平等,在种族、性别、身份上也许是一个没完没了的事情,但唯有确保人人生而平等,我们才有保障自己和他人的机会。

下一次登月会在什么时候,没有人知道。但施瓦辛格在期待下一次登月的时候,美国会是更好的美国。

那我们呢?

下一次登月的时候,我们会拥有比现在更平等,更文明的社会吗?

原文出处:The Atlantic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1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