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盟政府拨款8550万令吉的JASA,究竟是什么单位?
网热| November 11, 20202020财政预算案 JASA 国阵 巫统 特殊事务局 
分享:

如果你有留意最近的新闻,大概也发现通讯及多媒体部属下特别事务局(JASA)在2021财政预算案宣布后成为极受瞩目的课题。

据《当今大马》,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于11月6日发表财案致词时透露,通讯部的预算案中,会有两笔资金拨给JASA。第一笔400万令吉是通讯策略项目下的经费;另外的8,150万令吉则是以“新政策”的名目拨出。

政府打算重组JASA并拨款8,550万令吉给该局的消息,在网上引起了不少讨论。截至目前,已经有超过3万人参与联署,要求政府取消拨款给JASA或直接推翻2021财政预算案。

JASA是怎么样的单位?

人民邮报》报导,特别事务部或JASA是通讯及多媒体属下的一个政府单位。该部门成立于1959年,前身为特别事务局(Badan Hal Ehwal Khas,BHEK),多年来经历了多次转型。1960年,BHEK升级为特别事务分居(Cawangan Hal Ehwal Khas,CHEK),后来在2000年晋升为特别事务局(Jabatan Hal Ehwal Khas,JHEK),然后在2004年改名为JASA。

Astro Awani》表示,JASA经历了七位首相任期的经验,而这些首相使用七种不同的方法引领国家发展。例如,在敦拉萨时期,JASA强调发展;敦阿都拉时期,它着重于民间社会;而在任职时间最长的马哈迪则是2020宏愿(Wawasan 2020);最后在JASA被关闭之前,拿督斯里纳吉强调一个马来西亚(Satu Malaysia)。这样多样性的经验使JASA官员变得更加熟练,能够与城市、农村甚至群岛的基层进行沟通。

当今大马》指出,JASA过去的主要功能是向公众传播政府的政策或信息,但它因成了巫统的宣传工具而声名狼藉。因此,《访问》整理了JASA在过去几年的相关新闻,以了解JASA究竟是传达政府政策的单位,抑或是执政党的宣传工具。

这些年,JASA做了什么?

2011年,当时的新闻、通讯与文化部长莱士雅丁声称,JASA在报告中向他汇报,每一名709净选盟的出席者,其实是受既得利益者所雇佣来的人士。每一名集会者都获得50令吉,作为身穿黄色T恤出席集会的代价。

当今大马》报导,公正党关丹区国会议员傅芝雅于2011年12月炮轰彭亨JASA在闭门汇报会上,利用错误资讯来误导民众。她指出,根据报章报道,彭亨JASA总监在12月29日在一项关于莱纳斯稀土厂的闭门汇报会上,利用一些偏颇的资讯来发表一些“半真”的言论,如“莱纳斯工厂是化学工厂,不是辐射工厂”。

傅芝雅质疑彭亨JASA跟彭亨环境局串谋举行闭门汇报会的动机。(图片来源:光华日报)

2012年5月,槟州民主行动党揭露,不明人士在槟城逐户同时分发印有JASA字眼的短片及抹黑该党反马来人的光碟。槟行动党秘书黄伟益从丹绒区支持者获得两张光碟,一张名为《赵明福-还原真相》,另外一张标题是《剑鱼袭击马来群岛》(Tanah Melayu Dilanggar Todak)。

《赵》片长7分钟53秒,封面阐明制作单位是特别事务局,主要讲述国阵政府如何替赵明福伸冤。《剑》片则长达16分钟8秒,未注明制作单位。

黄伟益表示,《剑》片内容含有煽动意味及毫无根据,纯粹是为了迎合国阵特别是巫统的政治议程,把行动党抹黑为反巫裔土著及伊斯兰教的政党。

黄伟益痛斥短片诬赖林冠英特别要求槟政府缴付其私邸的租金。(图片来源:当今大马)

据JASA于2016年出版的时事课题解释指南,文中指控国际货币投机家索罗斯是犹太复国主义的代理人,而他被指资助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以备战来届大选。该文表示,“安华是国际危机组织执行理事会的成员……这个组织大部分的领袖都是犹太裔。”

为了突显4月28日的净选盟3.0大集会是一场“肮脏”的集会,该指南也指控是安华引发骚乱,而他背后也有一名亲同性恋的澳洲国会议员支持。这份以马来文撰写的指南,是派给JASA属下的新闻官进行宣传用途。

当今大马》报导,马来右翼“土著权威”组织总秘书赛益哈山于2013年12月坦承,他们确实曾获得数个政府机构的援助。“我们不否认,例如国家安全理事会、国家干训局和(新闻部)特别事务局的政府机构,曾资助土权的特定数个计划。”

2015年12月,巫统母体大会的现场工作人员免费向出席党大会的中央代表与党员,派发这份题为《916红衫军崛起》(Kebangkitan Baju Merah)的图册。这本由Jasa印制与出版的图册共有105页,该图册内容赞颂红衫军捍卫国家和平,同时负面描绘净选盟集会。

工作人员在太子世界贸易中心会场免费分派《916红衫军崛起》。(图片来源:mStar)

据《当今大马》,通讯部长沙烈赛益指出,JASA出版的《一马公司:谁说没答问题》(1MDB: Siapa Kata Tidak Dijawab)和《红衫军》这两本册子,共花了61万8250令吉。

沙烈赛益解释,由于一马公司与红衫军集会已被政治化,影响国家安全和谐,所以政府才出版这两本册子,解释这两个课题。

The Edge Markets》报导,JASA于2016年2月分发《一马公司》的小册子给所有公立高等教育机构以及私立大学。该部门在小册子中解释,一马公司正通过各方法,包括出售土地和其他资产来偿还的420亿令吉的债务。

该小册子也否认一马公司面临“亏损”,并指前首相马哈迪“扭曲”事实。小册子附上总结其财务状况的信息图表表示,“马哈迪在没有参考文件和实际财务报表的情况下,根据假设作出指控。”

JASA表示,79页的册子是以易于理解的方式编写的。(图片来源:The Malaysian Insider )

据《当今大马》,JASA于2016年5月赴澳洲各大学,会晤大马留学生,为首相纳吉的26亿门消毒。该局总监卜艾声称,26亿门爆发后,巫统最高理事们曾紧急夜晤纳吉,而对方告诉他们,其所接收的汇款是清白的,也已事先获得国家银行的批准。

2016年10月,JASA到马大校园举办讲座,同时邀请了一马公司总裁阿鲁亲自上阵演讲,试图为不断延烧的一马案消毒。

马大新青年与马大伊斯兰学生理事会联合发文告抨击,马大学生理事会只邀请一马公司总裁和官方代表,单方在马大主讲“一马课题”讲座,企图为政府背书,漂白一马丑闻。

2016年12月,JASA为智能手机用户,推出一个新闻摘要服务,全天候送上关于巫统的新闻。这项服务名为“JASA最新消息”,是借用WhatsApp通讯程式平台传播新闻。有兴趣的智能手机使用者,可联络一个电话号码免费订阅。

订户将收到亲巫统新闻网站,如《每日议程》(Agenda Daily)、巫统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Utusan Malaysia)、《吉隆坡快讯》(KL Express)和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网站,所刊登的新闻。

订户也将通过WhatsApp收到JASA总监卜艾的文告。(图片来源:unsplash)

2017年2月,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在个人部落格中质疑JASA这个单位存在的必要性,因为后者一直充当国阵和巫统的喉舌。他表示,回答关于政府政策的批评与攻击是部长的责任,部长应该有能力捍卫他的党派所推出的政策,“若该部长没有能力回答质疑的声音,那他应当被首相开除或则不该被民众在大选中投选。”

拉菲兹认为,“任何与政府为人民服务无关的消息不应该透过用人民纳税钱运作的单位散播,更何况是捍卫涉及贪污领袖和政党的政治宣传。”

2017年8月,政府宣布2018财政预算案,JASA获得3000万令吉拨款,比2017年的2290万令吉来得高,拨款大增31.1%。

随着全国大选逼近,JASA拨款大增31.1%。(图片来源:纳吉个人网站)

同一年11月,前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在国会辩论通讯部财案委员会时指出,“我查证预算案后发现,JASA总监获得VU7阶级薪水,每月最高可达2万零592令吉。这比通讯和多媒体部长的1万4907令吉20仙还来得高,比部长来得高!”

旺阿兹莎认为,JASA扮演国阵与巫统宣传舌喉,“巫统和国阵总部应该直接支付这些特别事务局职员薪水,不是更好吗?政府不应动用公款来支付他们的薪水。”

马来西亚国立大学(UKM)政治科学系教授纳兹里表示,JASA动用公款印制了上千本小册子宣传国阵政府成功执行2013年的竞选宣言。同时,该教授曾在2018年3月到访JASA在吉隆坡的办公室时,发现该局聘请了不少年轻人当临时工,当国阵的网军。

随着首相纳吉宣布国会解散,JASA于4月7日凌晨2点14分通过WhatApps发表声明指出,即便国会解散,也只是影响立法机构,而内阁及司法如常运作。据《当今大马》,佛行动党州主席刘镇东谴责,“我们进入选举期,国会已经解散,以致政府处于看守状态。但特别事务局却宣称大马为特例。我没法想象,特别事务局如此没有底线。”

随着纳吉宣布解散国会,至选举结束,纳吉及其内阁成员为大马的看守政府。(图片来源:Astro Awani)

希盟政府执政后,其中首要任务是解散JASA。据《透视大马》,时任首相马哈迪表示,这是为了削减开支,以减少高达1兆令吉的国债。该局关闭时,约800名合约员工被解雇。

国盟政府重启JASA

随着三月希盟政府瓦解,包括巫统在内的国盟政府迅速采取行动,重振该部门。如今土团党负责JASA的复兴,而不是力量被削弱的巫统。来自政府的消息人士告诉《透视大马》:“相关文件于3月提呈内阁,并立即获得批准。”

2020年7月,通讯部副部长扎希迪表示,国盟政府打算重新启动JASA。他表示,这项决定是为了帮助在希盟时期被迫停职的职员,“我们已经委任了副局长,并开设职位空缺,进行面试,以便重新雇用他们。JASA之前有超过1000位职员,但我们现在只能聘请他们其中的500位。”

扎希迪说,“很多人希望可以重新回到岗位上,显然当初希盟政府解雇JASA职员是伤害各方的错误决定。

如今,政府宣布正式重启该单位,并拨8550万令吉给JASA,比2018年的预算激增了185%。

JASA重启获8550万,拨款比国阵时增185%。(图片来源:The Star)

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黄书琪在推特发文揶揄说:“欢迎回来JASA。JASA的WhatsApp或Telegram账号在哪?我要追踪它,这样才能得到国盟政府的最新消息。”

她表示,“2018年,国阵为JASA拨款3000万令吉以聘请272人;2021年国盟政府的预算案,总拨款为8555万令吉,聘请人数52人。”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麻坡国会议员兼前青体部部长赛沙迪也在推特感叹:“JASA又复活了。”

“政府的网军现在获得8100万令吉!之前国阵时期也只有3000万令吉。不幸的是,修建残旧学校的预算少了5800令吉。精神健康的预算也仅有2400万令吉。准备好被网军淹没吧!”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公正党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法兹在脸书发文告表示,JASA所获得8550万令吉的拨款并不是个小数目。

“作为比较,这个款项足以建造两所设备齐全的健康诊所,每天能接待500至800名患者;或者把这个款项拿来建筑三栋教学大楼,每栋又有24间教室;也可以把这笔款项放入精明基金,这个数目足以购买8万5000台电脑给那么多没有办法进行网络课程的小学生及中学生;还有各种可能性。”

法米法兹表示,“从不同的角度看,JASA的功能其实和现有的机构有所重叠,包括新闻局(Japen)、大马广播电台与电视台(RTM)、马新社(Bernama)、马新社电视、策略通信,甚至还有部门的企业沟通小组。为什么不要花8550万去添购新器材、聘请新职员、加强现有的部门和机构?”

“还是国盟政府认为这些其他部门——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获得了超过731万令吉——没有能力或无法准确地向社会的每个阶层传达信息?”

(图片来源:截自脸书)

在野党抨击国盟政府重启JASA的决定,但土团党宣传旺赛夫却认为,是有心人士可以利用JASA这个课题转移民众的焦点,“事实上,2021财政预算案是个关怀人民的预算案,旨在帮助社会所有阶层。由于其他课题都无法被操弄,他们才会可以针对JASA这个课题。”

他解释,JASA是特别事务部,它的角色将随着情况而改变,而如今政府的目的是为了确保政府能够随时聆听及了解民众的不满,同时民众也可以获得来自政府的准确消息。

“不像是以前的政治宣传。那个时代已经结束了。”

旺赛夫表示,“国盟政府不能像前朝政府那样,完全没有聆听大部分民众的不满,导致希盟政府无法理解民众需要获得生活援助金、商业援助、工作机会及其他的补贴等以过上美满的生活。这就是像希盟政府这样不聆听民众心声的后果。”

(图片来源:截自脸书)

面对一系列的指控,通讯及多媒体部于11月8日发文告说明,JASA重组后将依据社会各阶层的需求,有条理且针对性地散播资讯及进行沟通。如今国家正面临新冠疫情的威胁,打击假新闻为其中一项重大挑战,避免假新闻破坏社会和谐。

“财政预算案中拨给JASA的款项将用于在全国各州各县聘请更多职员,开发课程和进行员工培训,以及添购数位基础建设,以不同媒介有效地向社会各阶层传达信息。同时,政府的拨款也包括动员到偏乡地区设立一个新机构所需的营运成本及其他费用。”

通讯及多媒体部表示,或许是前朝政府时期JASA没有按照规定执行应有的作用,因此民众对JASA原有的功能抱有忧虑。然而,通讯部保证,“JASA的重组工作将由没有政治动机的团队引导,而这支团队旨在建设多元种族的社会。”

同时,通讯部表示:“JASA将负责与利益相关者,包括社会及地方领袖进行沟通,以获取具建设性的重要资讯建设国家。”

(图片来源:截自脸书)

当今大马》报导,虽然通讯及多媒体部在文稿中强调JASA不具政治动机,不过该局前总监卜艾直言,该部门本来就攸关政治宣传,部长赛夫丁阿都拉无需为此感到歉然。

“只是问题在于,给JASA的8,550万令吉拨款数额太大了。国家正面临第三波疫情,这份财案对国家的主要需求并不是这么敏感。”

卜艾认为,时任政府必须拥有自己的喉舌,以传播政府的政策,“这何错之有?”

他表示,行动党推动解散JASA是为了复仇,因为该局在社交媒体活跃于反驳行动党的谎言。同时他也质疑,政府恢复特别事务局后,最终会否成为贸工部长阿兹敏的宣传机器。“土著团结党缺乏草根基层,JASA资源会否成为土著团结党在第15届大选时的宣传机器呢?”

他建议政府重新审视特别事务局的所得拨款,并倡议减至2018年时期的拨款额度。

(图片来源:截自脸书)

据《透视大马》,前首相纳吉11月10日参与2021年财政预算案辩论时表示:“在危机时期,人民更需要拨款,却批出了比国阵事情增加四倍拨款给特别事务局(JASA),让人难以接受,也引起人民愤怒。”

他认为,倘若这一笔拨款是用来为民众采购口罩和洗手液,在学生食物辅助计划(RMT)中给父母作为孩子因为停课错过早餐的替代品,是可以接受。

“但是,我不能接受为JASA提供拨款。”

纳吉坦言,拨款的数额引起人民愤怒。(图片来源:当今大马)

当今大马》转述报道表示,布城消息人士指出,赛夫丁尽管知道政府有意恢复JASA,但他并不知道这个复活的宣传单位会拿到这么多的预算。

“他看到金额就吓到了。他从来没有要求给特别事务局那么多拨款。”

另一方面,报道也指出,通讯部副部长扎希迪声称,重启特别事务局是他的主意,但强调赛夫丁并没有被蒙在鼓里。他指出,财政部在决定拨款数额前,咨询过多名昔日在特别事务局工作的官员,因此该拨款乃集体决议。

扎希迪澄清,特别事务局8,550万令吉的拨款,并非聘用80人的花费,其实该单位打算重新聘请超过1,000名在前朝希盟政府时期丢掉了工作的职员。

据悉,通讯部目前尚未决定由谁来领导特别事务局,但该单位暂时由通讯副总监查哈鲁丁经营。

国盟政府需不需要JASA?

JASA过去的职责围绕着维护政府形象以及赞扬政府。通讯及多媒体部保证,JASA新团队不会具有政治动机,政府重振JASA之余也将重塑其形象。

值得思考的是,我们缺少打击假新闻、散播正确资讯的单位吗?

如果国盟政府重启JASA的目的是为了打击假新闻,那么这项职责是否与大马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提供民众查询真相的平台Sebenarnya有所重叠?若政府可以透过国家新闻局、马来西亚广播电台和马新社宣传政府政策和活动,JASA还需要重启吗?答案呼之欲出。

新冠疫情爆发将近一年,全球经济严重受创;迈入复苏式行动限制令阶段后,约22,794家中小型企业倒闭。在这个时候,重启JASA似乎是个错误的决定。与其添购政治宣传工具,不如倾听民众的不满、专注于他们的福祉;其实民众不需要别人告诉他们政府的好,他们能够透过生活中的改变感受到政府的付出。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1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