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 > 艺文

【第16届花踪文学奖】残雪获世界华文文学奖 黎紫书获马华文学大奖

由马来西亚《星洲日报》主办的第十六届花踪文学奖颁奖典礼于9月16日(星期五)在八打灵再也表演艺术中心举行,吸引了约700名文学爱好者出席,见证新一届文学奖得主的诞生。

中国作家残雪(原名邓小华)荣获“花踪世界华文文学奖”,这项殊荣乃由世华媒体旗下七大媒体单位投票下选出。由于残雪未能出席,在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欧阳玉靖的见证下,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会长潘碧华代表残雪上台领奖。

潘碧华(右三)代表残雪,从世华媒体集团兼星洲媒体集团执行董事张聪(左四)手上领取花踪世界华文文学奖奖座,并由欧阳玉靖(右二)见证。左起为南洋商报总编辑罗依薇、光明日报副总编辑叶月眉、世华媒体(马来西亚)集团总编辑兼星洲日报总编辑郭清江和中国报总编辑拿督张映坤(右一)。(图片来源:花踪)

残雪透过视频发表得奖感言时表示,花踪世界华文文学奖让世界各地的华文写作者感到,他们是生活在同一个伟大的文化传统之中,并且都在以各自的方式为宏扬这个传统而努力。

残雪通过视频表示,在华人读者当中,她的情感得到了共鸣,她的独创性也得到了认可。(图片来源:花踪)

她说,她的创作在华人当中不是孤立的。在华人读者当中,她的情感得到了共鸣,她的独创性也得到了认可。

“这对于我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因为说来惭愧,我从事文学创作已经40年了,在国内和国外都出版了许许多多的作品,可是我在国内连市级的小奖都从未得过一次,在香港台湾等地也从未获得过任何奖项。”

她表示,她感到花踪世界华文文学奖于她而言来得很及时,而且这对一些文学人的陈旧偏见也会起到不小的作用。

此外,马华作家黎紫书则以长篇小说《流俗地》夺下马华文学大奖。这是她自2011年后再次获得这个大奖。她说,虽然她在两奖之间交出的作品不多,但是自问一直用心地写,而且越写越随心所欲,在创作上得到了极大满足感。

黎紫书获得花踪马华文学大奖。(图片来源:花踪)

目前人在美国的黎紫书在透过预录影片发表得奖感言时表示,《流俗地》是她写作生涯中一个很重要的里程碑,自2020年出版以来让她获得多方面的肯定,也为她在中文世界收获了不少读者,甚至有些远方的读者更因此开始阅读马华文学,对马华文学产生兴趣。

这些年经常在国外的黎紫书认为,自己好像在外“开疆辟土”,希望能为马华文学开拓更大的生存空间。但与此同时,马华本土这些年也一直有人刻苦地在坚守着文学堡垒,这些人亦同等重要。

其他奖项方面,陈秀莉以《验光》获得马华散文奖首奖,杨邦尼的《男佣手记》则获评审奖。

陈秀莉(右二)和杨邦尼(右一)分别获得马华散文奖首奖和评审奖。左起为决审评委林文义和林春美。(图片来源:花踪)

接着,牛油小生凭《骚乱》拿下马华小说奖首奖,评审奖得主是丘凯文《阿婆》;辛金顺以《瑜伽术》获得马华新诗奖首奖,评审奖得主是宁晓糸《我喜欢的二流诗人们》。

牛油小生凭《骚乱》获得马华小说奖首奖。(图片来源:花踪)

马华报告文学奖首奖得主是沈国明,作品是《身分之祸?1941年“台湾戏”剧员在马来亚被捕事件》,马愿越的《白袍战士——呼与吸边缘的战役》则获评审奖。

沈国明(左)和马愿越(右)分别获得马华报告文学奖首奖和评审奖。居中者是《中国报》总编辑拿督张映坤。(图片来源:花踪)

本届花踪文学奖新增武侠短篇奖,一共有10位得主,不分名次,分别有陈温妃《刺客自传》、黄其和《满剌加之殇》、招晓华《顿忘》、叶向荣《乾坤一剑》、陈彩芬《血莲修罗》、王修捷《日月横空》、陈礼萍《世太平》、陈平业《翠湖湮影》、陈作东《秋夜》和刘育龙《阿鼻剑法》。

延伸阅读:

透过《访问》发布业务配合文章或资讯,可电邮EDITOR@THEINTERVIEW.ASIA或电联011-26670914洽询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 #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