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大家都叫她吴德娴,忘了她是吴美锜!

如果大家都有留意到的话,都会发现最近有一位“客语主播”在网络上爆红——夸张的造型、“半咸不淡”的客家话,再用与造型不相符的严肃认真口吻来播报政治新闻,瞬间就吸引了网民的目光。这位客语主播叫做“吴德娴”,而她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当过记者,也当过DJ的本地演员——Meeki吴美锜。

部分观众对Meeki吴美锜的认识,也许是从近日在网络上爆红的“吴德娴”一角开始,但令人意外的是,“吴德娴”其实并没有大家想的那样,经过太多的包装、策划和计算,只是美锜的心血来潮。

今年7月13日,马来西亚的确诊病例首次破万,一觉睡醒看到这一消息的美锜瞬间感觉有点“emo”,没想到在家多日,确诊病例依然节节上升,从前的广告和影视工作全都停摆了。“突然间我就开始写稿了,同时家里又有拍摄和剪辑的器材、绿布景等,便立刻找了衣服、做了妆发,就把《客家新闻》第一集——‘新冠肺炎过万不是梦,我们月入过万才是梦’做出来了。”

值得一提的是,从写稿到发布的时间,美锜一共只花了6小时。

在“客家新闻HAKKA NEWS”系列视频中, “吴德娴”操着一口不算流利的客语,令人印象深刻。美锜透露,她之所以会选择客语作为播报语言,是因为客语是她的母语,而且听起来也比较亲切,“虽然客家话是我的母语,但因为小时候学校推行禁说方言运动,所以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讲客家话。“

”之前在Astro演了一个叫做‘阿兰姐’的角色,这个角色也是说客家话的,但是‘阿兰姐’的客家话和这次‘吴德娴’的客家话又不一样,前者是较为口语的客家话,而且也不完全用客家话呈现,准备的时间也比较长,后者全程使用客家话,准备的时间也只有几个小时。“

图为美锜出演“阿兰姐”一角时拍摄的幕后花絮照。(图片来源:受访者)

”另一个原因是客家话听起来很亲切,还有一种莫名的喜感,所以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我把客家话和严肃的时事新闻结合在一起,会不会有种特殊的喜感?”

美锜笑称,从决定用客语播报的一个月以来,不仅是自己这辈子“说得最多客家话”的一段日子,如今,她也能以客语和家人“不间断交流”至少15分钟了。

“吴德娴”的爆火属意料之外

对于“吴德娴”的爆火,美锜直言不可思议,“以前我也做过影片,但是没有太多人看,‘吴德娴’也只是想做就做,并没有想得太多。第一集发布之后,一开始我并没有觉得火了,因为我本身的脸书没有太多的播放量,但是突然间Instragram的播放量破万了,接着突然有很多朋友跟着share,而且还有人盗我的视频上传到其他平台,他们的播放量也高达好几千。”

美锜坦言,在某种程度来看,她也想感谢盗视频的人,也许是因为他们的广传,她的视频才能被那么多人看见。不过她也强调,希望大家可以在转载视频的时候注明原作者,尊重她的努力。她认为,“吴德娴”可以被大众熟知,除了大家的广传,也跟自己选择“坚持做下去”有关。

“如果第一支视频成功之后,我不选择乘胜追击连做四天,也许就不会那么成功了。”

美锜指第三集以后的发型均出自于男朋友之手,图为“吴德娴”于新冠肺炎案例破新高的发型。(图片来源:Meeki 美錡 脸书)

不过随着“吴德娴”的走红,一些刚认识“吴德娴”的观众们竟误以为美锜真的是客语主播,还会以电视台的主播标准来要求她,希望她能将客语说得更准确一点,这对美锜来说也成了一个困扰。

“对我来说,‘吴德娴’是一个(喜剧)角色创作,我接受大家对我的建议,但同时我也质疑是不是我演得太像主播了,所以大家才会将我看作真正的主播。这不是我不想将客家话说标准的借口,而是我目前的客家话水平就是这样。“

美锜直言,刚开始制作视频时,基本上都需要打电话给家里的长辈询问不会的客语发音,如果需要将客语说得非常标准才能发布视频,那么她可能一支视频就需要一个月的准备时间。不过,她还是很感激观众所提出的建议,譬如有的观众就留言告诉她哪里能找到客语字典,因此之后只要遇上不会读的发音,她也能够直接查询,不需要再特地拨电给长辈。

“对我来说,我只是一个喜欢演戏、对时事有想法、想捡回母语客家话的年轻人,而不是一个客家话的传承人,‘传承’这件事情有点太沉重了。”

“演员是机遇而不是选择”

聊起当初成为演员的契机,美锜坦然表示,“在马来西亚,演员的门槛比较高,所以我能够当上演员,更多的是机遇,而不是选择。”

美锜是非科班出身,从中学起就已加入戏剧研究会学表演,塑造与培养了她对于自我的肯定和表达自己的能力。中学毕业后,她考上了台湾淡江大学大众传播系,而回马后的她,虽然想过要当一名演员或是电台DJ,但由于马来西亚的演员门槛很高,她在吉隆坡也完全没有人脉,因此当时的她也一度对未来感到不知所措。幸运的是,她找到了以前在戏剧生活营认识的导师“苗苗姐”(林静苗),“她告诉我,如果想要当演员就一定要去选角,要不然就要从幕后开始。“

因为这番话,美锜便踏上了幕后之路,先是在网络媒体工作,过后又转战NTV7,参与过纪录片制作,也当过时事节目记者,后来还在One FM(现为8FM881)兼职周末DJ,最终在机缘巧合之下,出演了One Fm“崩坏版”的《我的少女时代》,正式开启演员生涯。

入行以后,美锜觉得自己算是幸运的,因为出道六年中,能说出来的代表作,大部分都是以女主角的身份去演出,譬如《美丽新世界》中的甘甜甜、《本来只想暗恋你》的沈倾城、《阿兰姐过年喽》中的阿兰姐和《I’m Madam》中的Rose。

美锜如此形容她的“演员之路”,“就只是因为做好了一件事情,有人邀约了我再去做,然后再慢慢继续这样子完成了。”(图片来源:受访者)

美锜表示,这份行业让她倍感满足的一件事情是——她能够不断地体验不同的人生,创造各种各样的角色。

虽然当演员会辛苦一点,但是我并不后悔当演员,当演员对我来说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当中最大的满足感是演活一个角色,就像是‘吴德娴’,大家能感觉到她就是真实存在的一个人,这让我很有成就感。通过角色,我还可以体验不同的人生,我很享受这个创造角色、给予角色无限可能性的过程。

问及部分观众只认识“吴德娴”而不认识“吴美锜”,她会否感到失落时,美锜大方地表示不会,因为这些角色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而且“吴德娴”的成功也证明了自己成功将这一角色“演活”了。不过她也坦言,若以自媒体创作者的角度来看,这可能不太利于她的发展,因为自媒体强调“变现能力”,如果观众过于喜欢一个角色,就会导致本人的变现价值变低。

“我的定位就是吴美锜,在我的创作底下有很多不同的角色,包括我自己,就像是周星驰一样。大家都知道他是周星驰,但同时你也知道他是《逃学威龙》的周星星、《少林足球》的大力金刚腿和《喜剧之王》的尹天仇。”

对于“将流量高低看作准备角色的用心程度”的说法,美锜亦有话要说。

“无论是什么角色、流量高低,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每一个角色我都会用相同的心态和努力去塑造,”美锜更感叹道,“没有人能抓准流量这件事,我能做的只是做好自己的本分,用心去经营每一个角色。”

经营自媒体是艺人必备工具之一

疫情狠狠重击演艺圈,演员亦是受到重创的行业之一,对此美锜指出,艺人的收入来源本来就不固定,刚从电视台辞职当全职艺人的那一年,是她觉得“蛮痛苦”的一年,因为那时并没有太多的储蓄,收入也不固定,所以每天都要咬着牙坚持。她笑称,也许是那时候的“训练”,让她得以在这次疫情中,不会对情况感到过于担忧,过得也还算可以。

她语带庆幸地说道,虽然在MCO那三个月只接到了一个业配,但还好有“阿兰姐”这一角色可以在家进行拍摄,收入和储蓄也刚好能“够吃够喝”,“那个阶段还是挺紧张的,我身边的一些影视同仁甚至都没有接到任何工作,大家都开始发展副业,例如直销、卖保险、卖吃的、做蛋糕等等。”

不得不提的是,这次的疫情不仅对艺人带来重创,其实也再次曝露出有经营自媒体和没有经营自媒体的艺人的差别,譬如有流量的艺人,即使在疫情期间,依然能接到演艺以外的广告工作,不一定要靠演艺工作才能取得收入。

在这个年代,所谓的‘经营自媒体’并不是说简单的开了FB和IG账号就可以称作经营自媒体了,会剪视频拍也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大家应该重新定义‘经营自媒体’。

美锜认为,传统艺人应该顺应趋势走上自媒体之路,不单单因为疫情,也因为现在越来越多的电视台或电台,都倾向于找网红或内容创作者来演戏或主持,所以传统艺人就必须通过经营自媒体,将被动化为主动,“如果他们(指电视台或电台)需要有人去带流量,那为何我不去做那个有基本流量又有演技的人呢?这样我也可以有更多的机会被别人看到。“

她坦言,传统艺人并不是没有才艺,他们会演也会唱,更不是没有内涵和想法,只是自媒体和传统艺人的工作方式不一样,“我们习惯被拍,在现场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专业就可以了。但是自媒体不一样,从人家拿相机拍我们,到我们要自己拿相机拍自己,这件事情是一定要克服的,我们必须要走每一个自媒体工作者走过的路,学会剪辑、策划内容,也要学会怎样去营销经营。”

美锜表示,如果想要在马来西亚继续做演员这一行,就一定要经营自媒体,秀出自己多方面的才华。(图片来源:Meeki 美錡 脸书)

有过幕后经验的美锜虽然知道拍影片的基本流程和操作,不过她自嘲自己之前不成功的原因有三个:不自律、找不到定位加上“绑手绑脚”。

“之前我不想跟大家分享太多自己的私生活,因为我觉得演员这个行业是需要一定的神秘性,保留越多的神秘性,在诠释下一个作品的时候,观众才会有更多的惊喜。某种程度上,我也被这种想法绑住了,所以没办法做到其他内容创作者那么自然,其实我也很羡慕他们可以秀出最自然的一面,再加上当时也没有想做自媒体的决心。”

美锜也对此表示后悔,因为在念大四那年,她就已经深知自媒体会是未来的走向,弟弟也鼓励她成立YouTube频道,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做,错过了经营自媒体的黄金时间。

在这个流量焦虑的时代,美锜直呼“流量有好有坏”,好的是可以将自己想要表达的想法触达更多人,还可以自然地以“吴德娴”这个角色去表达自己的看法;相反的是,受到的关注越多,不同的意见也会越多,“观众对视频的喜爱是很直接的,网络可以让你直接知道观众的反应,他们对这个视频有没有批评的声音,相反的电视剧没办法那么快就知道观众的直接反应,这就是两者之间的差别。”

美锜更举例说,“那天我化了一个瞌睡妆,实质上是在影射新首相,就有观众留言说不要拿别人的样貌开玩笑,样貌都是别人父母生的,这个点他没有错,但是站在我的立场来看,我也没有错,我只是在模仿那个人特别的地方,只是我们立场之间的不同。”

“刚开始获得比较多关注的时候,我最怕就是如果我江郎才尽怎么办,现在就会担心我能不能有那么大的心脏去承受这些负面评价,在这点上我其实有点害怕。”

(图片来源:Meeki 美錡 脸书)

谈及未来,她坦言并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只希望未来可以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做一个有弹性的人,“无论是个人或是工作时间,从想法到我的发展都是有弹性的,也希望可以透过内容和创作来做销售,还可以创业。”

“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成为像钟欣凌或是杨雁雁这样的演员,可以去到影展,尝试更多不同的喜剧类型吧。”

对于疫情所带来的冲击,美锜亦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以过来人的身份来说,有的时候你看起来像是无所事事,实际上并不完全是无所事事的,也许你只是在汲取一点生活的能量,这段时间又或者是你人生的一个停顿点,在经济能力还可以的情况下就先不要太过为这些事情感到焦虑。找到一件想做的事情就先去尝试,当你把心思投入到这件事情里,自然而然精神状态就会变好,看到更多可能。”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2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韦昀彤

《访问》实习生,目前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没想过要做什么伟大的事,只想透过文字让社会变得更有温度。

我有话说
1 条评论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