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婚姻出现问题,“离婚”真的是唯一选项?
专题| July 16, 2020两性 婚姻辅导 家庭 爱情 离婚 
分享:
在我国,结婚程序十分简单,只要双方同意结婚,大约在一个月内就能完成申请程序并成功注册,总共只需缴付30令吉就能正式成为法律上的夫妇。然而,一旦夫妇俩其中一方想离婚,又或两人无法在达成协议的情况下离婚,从提交离婚申请到上法院,保守估计也要耗费一年半左右的时间才能恢复“自由身”,而聘请私人律师处理离婚程序的费用更是从5000令吉起跳……在在印证了一句俗语——“结婚容易离婚难”!

根据马来西亚统计局于2019年11月所发布的资料显示,2018年我国共有20万6,253宗结婚个案,与此同时,共有50,356宗离婚案,穆斯林占40,269宗,非穆斯林占10,087宗,每一千人就有1.6人离过婚。

在观念逐渐开放的21世纪,“离婚”在许多人心中似乎已“没什么大不了”,因此一年有五万多宗离婚个案的数据,想必不会让你感到太惊讶,但无感归无感,这个数据是否值得我们深究?曾几何时,“结婚”被许多人认为是一件神圣的事,相爱的两个人在公证人的见证下,许下了不轻易离弃对方的一生承诺并结为夫妇,随着时间流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却渐渐成了空谈。

当婚姻出现问题,离婚是唯一的解决方法吗?《访问》找来了三名专家:处理过不下一千宗离婚案的萧俊仁律师、教人换个角度思考的婚姻辅导师梁婷婷以及马大心理学教授戴安娜博士(Dr. Diana Lea),从不同角度谈“离婚”这回事。

共患难易,共富贵难

担任律师已有二十年的萧俊仁,从十年前开始着重处理家庭纠纷案件,处理过的离婚个案至今已超过一千宗(不包括双方协议离婚的个案),因此由他来归纳国人离婚的三大原因,最合适不过。

萧俊仁指出,倘若是双方协议离婚,聘请律师的费用大约是五千至一万令吉不等,倘若是无法取得协议的离婚个案,必须就财产分配、抚养权、赡养费等问题上庭打官司,律师费则无定数。(摄影:关家汶)

“先讲一个让我很感慨,也最常看到的情况:夫妻可以共患难,却不能共富贵。有些小两口刚刚结婚,虽然没什么钱,却会互相扶持,但到了夫妻俩的经济状况比稳定更好的时候,就会开始出现问题,导致婚姻破裂。”

至于在萧俊仁处理过的离婚个案中,最常见的三大原因依序是其中一方有外遇、家庭暴力以及因摩擦而产生的巨大隔阂。

“所谓的家庭暴力不只是说生理上,也包括心理上,而无形的情绪家暴往往更令人感到痛苦。有时我们会问客户为什么要离婚,他们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但当我们问得深入一点,就会发现很多客户都遭受了无形的家暴,比如:夫妻之间已经长期没有交谈,又或丈夫会经常嫌弃妻子的身材,甚至不愿意与妻子进行房事,让妻子开始怀疑自己,终日想着自己哪里不够好,其实这些都属于无形的家暴。”

因摩擦而产生隔阂的原因则包括了夫妻对孩子的管教方式理念不同、母亲把全副心思放在孩子身上而忽略了丈夫的感受、双方父母介入夫妻之间的生活以及其中一方对另一半的父母态度不佳等。但,无论两人是基于什么理由要离婚,是否已协议离婚,萧俊仁指出,双方都必须上庭,亲自在法官面前表明离婚意愿,与结婚时只要到政府部门“签字”相比,离婚显然“复杂”得多。

“离婚有两种,一种是双方共同跟法庭申请离婚(Joint Petition),双方都已经决定好财产如何分配、赡养费多少、孩子的抚养权归谁等,只需要上庭一次,在一两个月内就能完成离婚手续;另一种是双方无法就财产分配、赡养费或孩子抚养权等问题达成协议,或单方面申请离婚,这些个案都会被归纳为家庭纠纷,只要是这类型的离婚个案,其实过程都会很冗长。”

萧俊仁表示,当夫妻中的任何一方想离婚,第一步就是到国民登记局(JPN)领取“无法和解证明书”(Non-reconciliation certification),否则就无法单方面申请离婚。届时国民登记局将委派一名协调员(mediator)各别与丈夫和妻子会面(一人两次),看夫妻俩是否能和好如初,倘若不能,才会发放证明书,而这个过程通常会耗费两、三个月,之后,申请人才可以向法庭提交离婚申请。

接着,在提交离婚申请时,申请人必须注明婚姻破裂的缘由,财产、赡养费、孩子抚养权该如何分配,而另外一方也会对申请书做出回应,比如声明婚姻破裂并非由他造成,在他看来,财产、赡养费以及孩子抚养权又该如何分配等。萧俊仁表示,这一过程就叫做诉状交换(Exchange of pleading),通常会花一至两个月的时间。

萧俊仁指出,在马来西亚,结婚未满两年是无法申请离婚的,除非有特殊情况比如其中一方受到家暴,法院才会同意离婚申请。(图片来源:pixabay)

最后,当法庭接获离婚申请后,一般会鼓励双方进行调解,大多数夫妇在这个过程中,经过调解员从中调解,在财产分配、赡养费以及孩子抚养权问题上几乎都能达成协议,但有些夫妇若仍然无法达成协议,法庭就会正式开庭审理该宗家庭纠纷案件。

“在这个过程中,双方必须各自提呈文件、找证人,上庭时律师就会盘问证人、反盘问证人,最后由法庭作出判决,包括财产、赡养费以及孩子抚养权究竟该如何分配,所以在双方无法达成协议的状况下离婚,整个离婚的程序保守估计要花一年半左右才能完成。”

一名离婚律师的“婚姻观”

亲眼看着无数对夫妇离异,甚至为了争夺孩子抚养权、财产等而对簿公堂,萧俊仁自己其实是如何看待“婚姻”的呢?

做这行那么多年,你问我会不会对婚姻感到失望,我的答案是不会。如果说我从这份工作学习到什么,那就是我们应该要珍惜另一半,而且婚姻是需要保温的。我很常会问顾客一些看起来像是触及到私隐的问题,但这些细节其实都很重要,比如:你们最后一次亲密接触是什么时候?最后一次拍拖是什么时候?如果去旅行,是不是一定都会带着孩子?”

萧俊仁表示,婚龄超过五年或十年以上的夫妇,常常会觉得“婚姻不必保温”,惟这是一个错误的观念,“有时即使是一些小小的举动譬如送礼物,其实都可以达到为婚姻保温的作用”。

至于离婚为何会越来越普遍?萧俊仁认为,这与大环境息息相关。

“大家不再将离婚看作‘洪水猛兽’,不再觉得离婚是一件羞耻的事,尤其处在男女平权的时代,女方不再逆来顺受,觉得自己也有权提出离婚。以前离婚率低不代表没有家庭问题,也许是其中一方逆来顺受,也许是资讯不发达,妇女误以为自己没有工作就‘抢’不到孩子的抚养权,所以不敢贸贸然离婚,如今只要上网输入‘离婚权益’,就能轻易找到正确资讯,所以离婚率上升是很正常的。”

婚姻不可能永远风平浪静

梁婷婷从2000年开始就一直在文桥辅导室从事辅导工作,辅导过的个案林林总总,其中不乏婚姻遇到问题的夫妻。主动接受婚姻辅导的夫妻,通常都对另一半仍存有希望,因此梁婷婷所接触到的群体,可说是与萧俊仁截然不同。

梁婷婷是马来西亚注册与执证心理辅导师,亦被我国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LPPKN)委任为婚前辅导课程讲师,著有辅导书籍《传说中的那些日子》、《猴子面包树》、《劲爆少年》以及《够好的生命花园》等。(图片来源:受访者)

“很多人是等到婚姻出现状况的时候才过来,但‘病从浅中医’,其实我们比较鼓励夫妻早一点培养出正确的沟通方式,很多人一来就是‘癌症末期’,也很难治。不过,会来辅导中心的人通常都是希望能解决婚姻中的问题的,不然已经直接去找律师了,当然这里也有律师介绍过来的个案。”

梁婷婷说道,现今很多人都会抱着“不开心就离婚”、“离婚没怎样”的观念,因此每当有夫妇上门求助时,她都会尝试告诉他们另外一套观念,那就是“不要轻易说离婚”。

“婚姻就像两个人上了同一条船,试问哪一条船行驶在海上,一辈子都是风平浪静的?总有狂风大浪、波涛汹涌的时候。如果遇到狂风大浪,请不要随随便便就选择跳海或推另一半下海。”

她指出,所谓的“狂风大浪”也许是因为钱、外遇、姻亲问题、健康、性格或管教孩子的观念不一致等,而这些问题都可以一一拿出来思考并探讨,“有时是我们太过自我,一觉得不开心就选择结束,其实我们都应该尽量以不随便、不容易放弃的态度去对待婚姻。”

那么,一段破裂的婚姻真的能够靠接受婚姻辅导而成功修复吗?梁婷婷认为,这必须视个别情况而定,但离婚未必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婚姻出现问题好比在汪洋中溺水,有些人的眼里就只有“离婚”这块浮板,但婚姻辅导师却会让他们看见其他浮板,教人用不同的方式去面对不幸触礁的婚姻。

“我们在辅导过程中,会去探讨夫妇俩的思维模式、想法、观念,还有他们各自对婚姻抱着怎样的期待。有时候我们会不自觉地陷入一种情境,我想要你怎样,你就得怎样,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想要改变对方。我们就会让夫妇了解,很多时候我们的负面情绪,是因为‘期待’所带来的伤害,也会教他们如何去看待‘期待’。

她继而解释道,“你可以把你的‘期待’说出口,但你必须尊重对方跟自己是不一样的个体,我们可以提升自己去帮助对方成为我们心里面想要的样子,但对方做不到的时候,你就必须调整自己的期待,或尝试用另一个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

 

梁婷婷表示,有时选择原谅和饶恕,婚姻未必走不下去,毕竟孰能无过,我们都不是嫁给/娶一位天使,假如对方真的有心要改过,不妨给对方一次机会。(图片来源:pixabay)

2017年,文桥辅导室一共有80宗婚姻辅导个案;2018年,数量上升至100宗;2019年,在文桥辅导中心接受婚姻辅导的个案已将近150宗,其中以35岁至50岁的夫妇为主。由此可见,当婚姻遇到问题,懂得向专业人士寻求帮助的人已越来越多。

至于如何能维系一段幸福美满的婚姻?梁婷婷不吝啬地分享了她所知道的“诀窍”。

“成为一个成熟的人,学会接纳、包容,那你才可以接受对方跟你不一样。另外一点很重要的是,双方都要有委身的意愿,愿意委身在婚姻里,不能只想着要在这段婚姻里得到什么,因为有时你也需要付出。”

别用孩子当“不能离婚”的借口

每每谈及结婚,总有人会说“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且不论这句论述是否正确,离婚绝对不是两个人的事,特别是有了孩子以后。父母离异,往往会在孩子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但马大心理学教授戴安娜却提醒,倘若父母是为了孩子而勉强维系婚姻,有可能会对孩子造成更大的伤害。

戴安娜除了是一名心理学教授,也长期从事家庭辅导工作,当中又以儿童辅导为主,多年的研究加上站在最前线的辅导经验,让她在这块领域里颇受认可。(摄影:关家汶)

“孩子会被父母之间的感情关系所影响,但父母的婚姻状态并不是关键,无论父母是结婚、离婚还是分居,真正影响孩子的是父母之间的相处方式,他们如何对待彼此以及如何沟通等。

她坦言,父母离异的确会对孩子造成影响,但关键在于父母如何去处理离婚这件事。“假设有一对夫妻打算离婚,但他们依然尊重彼此,为了孩子,他们愿意和谐地去处理所有事,那么孩子所受到的伤害也会减至最低。当然,所有的孩子都不希望看见父母离婚,但比起那些‘为了孩子’而勉强维系婚姻,实际上却天天在孩子面前争吵的父母,在第一种状况下成长的孩子绝对会比后者来得好。”

戴安娜表示,一个孩子在失能家庭长大,是极度不健康的,而父母无时无刻都在吵架,就属于失能的家庭。“不同的孩子在面对这种情况皆有不同的表现,有的可能会患上忧郁症,有的孩子会躲在房间里,选择逃避,有的孩子会尝试当中间人,劝父母不要吵架,有的则是会做出异常行为。最后,他们就会用自己从父母身上所学到的,来过生活。”

当父母把吵架当作“沟通”,经常用争吵的方式来显示自己的价值时,孩子同样也会试着用吵架来跟身边的朋友“沟通”,透过争吵来取得自己想要的事物,他们甚至会从父母的相处方式得出一个错误的结论,以为“这就是婚姻”。

戴安娜建议,倘若夫妻已经不再相爱,婚姻只能以离婚收场,那么该对夫妻至少也必须在和谐的状态下离婚,尽父母之责。

孩子会模仿父母的言行,极有可能导致历史重蹈覆彻,组建出一个失能的家庭。(图片来源:pixabay)

“虽然两个人离婚了,但同样还爱着孩子,父母有必要让孩子知道,妈妈还是妈妈,爸爸还是爸爸,只是这段婚姻行不通而已。在未来,孩子都能公平地见到父母,假设孩子在学校有演出,父母也会一起出席参与等等。公平地照顾孩子,不要把孩子当作可以操纵的工具,只要是有关于孩子的决定,都必须由父母两人一起做决定,不只是其中一方握有绝对的权利。让孩子看见爸爸和妈妈还能继续为了自己而‘组队’合作,而不是看见爸爸和妈妈为了自己而激烈争吵,这很重要。”

“究竟我该不该离婚?”

“离婚不离婚”是个大哉问,如果你面对的是家庭暴力,请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婚,如果不是,仅仅是因为两人在相处上的摩擦等缘由而犹豫不决的话,不妨在考虑离婚这个选项前,先试着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也许你的婚姻还有另一条路可以走。

如果你尚未结婚,或许有种方法能避免自己在未来陷入这么一个窘境,那就是——好好思考自己是否已经准备好踏入婚姻,你和另一半是否已找到有效的沟通方式?两人各别对婚姻的期待是什么?对另一半作为丈夫/妻子的职责又有怎样的想象?

美剧《善地》(The Good Place)里有这么一句对白,谨此献给看完这篇文章的你。

“世界上是没有灵魂伴侣(soulmate)的,就算有,也是靠两个人一起经营一段感情,把对方变成了自己的灵魂伴侣。”

你也可以看:

你会看不起离过婚的人吗?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2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