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渔夫进了城市——不出门也可以吃上一口本地好鲜!
| March 19, 2020初创行业 城市渔夫 宅配上门 小镇好品 海鲜上门 
分享:
渔夫,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行业。因为对海产的需求,人类不能没有了到海上捕捞海产的渔夫,也因为如此,即使到了步入了21世纪,这个古老的行业仍然没有被淘汰。然而,没有被淘汰,并不意味不需要跟着时代进步,尤其在这个人人都涌往城市去生活的年代,渔夫这个行业更需要有所改变。

城市需要渔夫,于是Alan王和伦便把渔夫“搬”到了城市。当渔夫走进了城市,将最新鲜的海产从海底捕捞上来之后直接送到你家门口,这又是这个时代的另一番进步的景象。
摄影:杨智豪 | 剪辑:杨智豪

城市的生活不是人人都向往,然而人人都得向现实低头,往城市去发展,才有更大的可能去实现自己想要过上的生活。在这个不断进步、每一秒钟都在变化更新的时代,却又不是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每一样东西都能与时并进。在步伐太快的时代,有一些传统行业是我们无法摒弃的,而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结合祖先流传下来传统的知识,和先进的科技知识。

好比说,渔夫这一个古老的职业,它正是一个没有办法完全与时并进的例子——因为作业地点和作业方式的关系,渔夫只能在偏远靠海的地方工作,如此一来,新鲜的海产也只能有当地人受惠,没有办法做到“人人都有一口好鲜吃”,着实有碍于现代化的发展。

随着整个时代的改变,人们对生活开始出现更多的需求。尤其是在这个现代人生活变得忙碌不堪的新时代,撇开在堵车的道路上浪费的时间不说,在这个大家越来越重视生活品质的年代,没有人会愿意花时间在琐碎的事情上,比如花上数小时到巴刹买两条鱼,还要堵车还要抢。24小时对于他们来讲,根本不够用。

生活在城市的人,永远都与新鲜的海产没有缘分吗?

城市渔夫将传统的渔业和现代的科技做结合,将渔夫带进了城市,通过宅配服务创办了新兴行业。(图片来源:城市渔夫面子书

然而有一个一直在城市与渔村之间穿梭的人,他将传统的渔业和现代的科技做结合,将渔夫带进了城市,创办了新兴行业——城市渔夫,实现了让忙碌的城市人吃上真正“新鲜本地海产”的日子。

创办“城市渔夫”,他将好鲜送到你家大门口

Alan王和伦是“城市渔夫”的创办人,在生于适耕庄、在适耕庄长大。从小便在海港、渔村打滚的他,自然而然对渔业有着一定程度的了解,加上家里本来就是渔业世家,Alan自小便与渔夫、海产等等撇不了干系。

“我以前毕业后,爸爸不让我去念大学,所以我就在鱼行工作,大概工作了十年吧,所以才就造就了我对渔业非常非常的了解。”

对一个年少气盛的小伙子来说,只在一个小小的镇上当一名鱼行员工,发挥自然受限。在鱼行里浸泡了十几年的Alan不甘于止步于此,于是把心一横决定脱离海港、脱离鱼行,背上包袱边往城市里当游子去了。

在城市里从事电脑零售业的Alan,跟上了城市生活的步伐,也丰富了他对于网络、科技的知识。一个在渔业打滚了十多年的小伙子,在城市打拼了一些日子,Alan就这样被环境塑造成了一个集“传统渔业智慧”和“现代科技知识”于一身的人,创办了在马来西亚的另一个新行业——城市渔夫

城市渔夫”创办人Alan 王和伦。(图片来源:城市渔夫脸书)

城市和渔夫何以挂钩?其实城市渔夫,意思就是在可以为城市人提供海鲜上门服务的渔夫,旨在保证城市人不需要出门也能有一口好鲜吃。

但是,要如何在城市拼搏的同时,也可以吃上一口新鲜上岸的鱼获?Alan就是这个渔夫,就是这个城市人和新鲜本地海产的桥梁。

“我们的鱼行之前比较传统,这里也没有很多人,就只有一个员工,就是我……所以那时候做到半死。以前每天想着要离开这个行业、恨不得离开这个行业,结果现在自己投入这个行业,这种就叫宿命啊……”接受《访问》时,Alan自嘲一番。

而想当初,让Alan决定当起一名城市渔夫的原因,其实来自于一个非常小的念头:为什么在城市生活,买个海鲜会是一件如此令人痛苦的事情?

“之前常常在吉隆坡的时候,会觉得在城市生活,为什么要买个海鲜有那么的痛苦?马来西亚明明就是三面环海,是有海产非常丰盛的一个地方,但是为什么买新鲜的海产那么难?”

(图片来源:城市渔夫脸书)

“那时候反正我们每个星期都要往返吉隆坡和适耕庄,我们就不如趁这个机会,去尝试把地方海鲜宅配给一些想要的朋友。以前来往适耕庄,很多朋友就会问:可不可以帮忙买鱼?所以从一个这样简单的念头开始的。”

因为一个简单念头,Alan在无心插柳下为传统渔业开创了一条新的道路,将他原来想方设法要逃离的地方,变成了他城市渔夫的另一番新天地。

“我在一个传统家庭长大,因为某些原因我被迫要留在这个地方,千方百计想要逃离这个地方,然后靠自学的情况开创自己的事业,从电脑零售业,到创立工作室,然后现在又回到了这个地方里面,每天都要与鱼共舞,就是自己跳回去自己要逃离的地方……”

因为掌握了很多传统业者都没有的知识,而且拥有了一定程度对渔业生态作业模式的了解,Alan将一开始的一个想法付诸于行动。对他而言,在这个大时代里面,无论你是想创新业,还是要颠覆一个旧业,需要具备的并不是一个技能,而是多种行业的技能。

比如城市渔夫,除了需要熟悉渔业,还需要懂得行销、管理、库存,甚至是电脑软件、系统,或是网站设定等,这些,Alan都正好有足够的经验和知识。于是在意识到自己的绝对优势后,Alan找来合伙人谢享存合作,没有从一个小地方简单做起,而是直接“做大”城市渔夫

城市渔夫两位创办人,左为Ulick谢享存,右为Alan 王和伦。(图片来源:城市渔夫脸书)

“传统业者没有办法具备的就是,怎样掌握从系统到整个电商模式、社交营销、广告促销,还要去堆砌很多的宣传方案、策略,制造话题、写文案,去引导别人,就是包括产品教育等等。传统业者面对的是这样的问题,他们不可能懂这些东西……而这些都是我的优势。”

大马人缺乏对本地海产的认识

在渔村长大的Alan,对本地海产认识是了如指掌的。而对于一个拥有丰富本地海产知识的他而言,开创城市渔夫将新鲜海产直接宅配上门,除了是方便之外,Alan更希望可以达到另一个目的,即教育大马人究竟何谓马来西亚海产。

Alan说,有很多本地的海产,大马人都不认识,主要是因为这些海产一般上都不会在菜市场、巴刹里见到,鱼贩只卖方便卖的鱼类,而消费者也因为选择有限,只购买方便处理的海鲜,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大马人自然无从去认识自家出产的海鲜。

何谓“方便卖”?打个比方说,一条鱼若有20公斤重,鱼贩要么就是整条出售,要么就是切成块来卖,但切成块了还要顾虑能不能卖完,如此一来,一条鱼的成本太高,于是干脆选择不卖,因此在菜市场上,消费人很难可以买到本地海产。

图为目力鱼,一般用来制酿料。(图片来源:城市渔夫脸书)

“普遍上就是懒惰,赚钱的人是这样的:哎呀这么麻烦,就进一堆三文鱼来买吧!简简单单,不用去教育,不用去推广。”

对于Alan来说,如今马来西亚人普遍对海产的认识几乎为零,因为实在没有太多的机会吃到,或是买到本地海产,即便巴刹有买,但基于城市人的繁忙生活,大家如今去巴刹、菜市场这些地方的机会也是大大减少,以至于大马人处于在完全不了解、不认识本地海产的状况。

“比如在一开始做的时候,最常遇到的问题就是:请问有没有卖三文鱼、鳕鱼?我们只是卖本地海产,因为渔夫好鲜,所以我们没有卖进口的海鲜。顾客就会很惊讶:三文鱼、鳕鱼不是本地的吗?所以市场在一个大家完全没有认知的情况下,就会觉得说‘好像不好吃’,可是其实是没有真正买到本地的海产。”

“马来西亚有很多的优质海产,只是大家没有用心地去做这一块,让别人认识,马来西亚就普遍上存在着这一种问题……很多顾客是因为我们去介绍某种鱼,他们才认识那种鱼,继而开始买去吃。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责任,觉得让大家去认识更多的本地海产,不然这种鱼就是全部给外国人买去。”

图为鲛鱼,是马来西亚年尾时候的当季好鱼,因为年尾天气较冷的时候,鲛鱼身上会累积很多脂肪,特别肥美。(图片来源:城市渔夫脸书)

Alan说,如当初没有开创这个行业,他其实也没有发现有大部分的大马人都不认识本地海鱼。这个城市渔夫,他们不仅仅是卖鱼的人,更是教导大众认识海产,还有如何选鱼的人。换句话说,在这个网际网路时代,城市渔夫不仅要捕鱼,更要会写各种文案,能文能武着实不容易。

城市渔夫,不是直播卖鱼的鱼贩

Alan说,即使今天他没有让渔夫走进城市,这个老行业还是需要某个人去改变。

作为初创行业的创办人,Alan直言,其实要在马来西亚当个城市渔夫,困难还是很多。暂且不谈这么一个结合传统和现代的行业该怎么开始、从哪里着手,更大的问题是,2020年的马来西亚,它没有原先大家设想的那么先进。

比如在这个流行外送的时代,马来西亚的物流供应却还没有完全跟上时代进步的脚步。

“马来西亚面对的一个困境就是,我们在宅配的这个服务上没有太多这种供应商,尤其是生鲜宅配,我们一直在面对一个情况就是:没有人能够提供一个这样的服务给你,或者是这方面很专业的服务。”

“还有更多其他的问题,包括大家对本地海产的不了解,需要去做更多的资讯、教育的方面,让大家去认识本地的海产,比如有大马有哪一些海产、如何去分辨本地海产和外国进口的海产,这些都很耗时间的。像我们这样一个网上售卖的方式,要去学习更多网络营销的技巧,这应该是最多挑战的部分。”

说到网上售卖,也许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网络直播买海鲜。城市渔夫也是网上售卖,除了没有直播之外,那究竟和网上鱼饭有何不同呢?

从创办开始,这个渔夫即便是走入了城市,但也没有“入乡随俗”化身为道地的城市人,而是走草根路线,打得不是网络直播的任何策略,是品牌。

“今天在马来西亚,如果要做小镇好品的这个行业,你就一定要用这种模式让大家看到你,从很草根的一个原产地产品,慢慢地变成一个品牌上来。”

Alan说,城市渔夫跟别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不是单纯在思考今天哪个产品会比较好卖、比较抢手,或是今天有哪些产品能够让他挣的更多,城市渔夫更花心思在于产品和顾客上,比如完全放弃进口海鲜,或是源头更方便的产品,选择主打本地海鲜。

大马男单一哥拿督李宗伟(左一)、著名主持人陈韵传(左二)、歌手林文荪(右上)以及八度空间新闻主播陈嘉荣(右下),都是城市渔夫的顾客。(图片来源:城市渔夫脸书)

“比如说三文鱼,已经真空包装好,骨也起好了,拿回家解冻了就可以直接烹煮。本地海产有人做这样的事情吗?没有。那要怎么买?当我们理解到这件事情的时候,说明市场需求并没有改变,只是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去解决大家想要的需求,让想要买的顾客更方便,这样才会吸引到别人来买这个东西,所以我们就是这一个根本着手。”

“普遍上做直播的人要赚一群愿意花钱人的钱,而我们是为长久、需要有这个服务的人提供服务。不是为了做一次赚他一千块,我们要做到是在他人生里面有需求,这就是我们很大的区别。”

从草根做起,这将会是一条很漫长的路。Alan说,如今的时代,大家要的不仅是好的产品,更想要有好的服务,城市渔夫从新鲜捕获到专业处理,然后宅配上门,提供了全套服务,消费者才会更愿意去付钱,购买一个有品牌、有服务、有保证的产品。

“万一脸书不盛行,万一直播卖鱼大家不看了,怎么办?如果你需要依赖这一个,就不全然是一个商业模式了。一套商业模式就是你需要依赖在任何的平台,或者是一个方式上面的,你有你自由的方式,这样你才有办法变成一个很大的品牌,这是我们的思考。”

“当大家要的不只是一种产品,他需要的是一种服务……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转变,一个老行业才会慢慢地随着整个模式的改变而变得更有价值,才有更多的人愿意投入这一个行业里面。这个是我们觉得我们可以去做的一些小努力,可以去参与在里面的。”

《访问》到适耕庄实地采访城市渔夫,创办人Alan王和伦(左)与《访问》记者彭薇均(中)及摄影杨智豪(右)合影留念。(图片来源:城市渔夫脸书)

“渔夫好鲜”不只是口号,更是使命

在这个百花齐放的网购环境下,城市渔夫的网购方式有一些特别:不是有什么卖什么,而是有什么海产是新鲜漂亮的,就叫顾客买什么。

“买的通常是妈妈,所以我们会问买给谁吃?家里多少个人吃?然后根据她要买的鱼给建议,比如有什么鱼会很多骨,小朋友不喜欢等。我们的顾客几乎都是你说什么,他就买什么,所以这个牵涉到你做生意的良心。

Alan说,正是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懂得鱼类海鲜,所以只要卖鱼的人存心要欺骗,那边可以赚取更多的钱。但是城市渔夫不这么做,因为产品会说话,而老实的买卖才是做生意的王道。

“不是我们真的那么伟大,今天我介绍的东西真的很好吃,产品会说话,产品才是最重要的。我前面做的只是加分举动,当他发现真的如我所讲,就会真的信任我了,相信我们不会乱来的。”

“渔夫好鲜”是城市渔夫从一开始就一直秉持的宗旨,对Alan而言,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将这个属于小镇的好品宅配到国家各地去。对他来说,城市渔夫不单纯是一盘生意那么简单,它更像是一个使命。

“我们现在做的就是把渔夫好鲜宅配到各地去,我觉得这样不单纯是一盘生意那么简单的事情,更像是一个使命,就是我们让每一个人都可以尝到本地的海鲜,而且是新鲜的,这件事情我们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

渔夫好鲜,提供新鲜上岸鱼获,清理内脏,并无任何防腐或化学添加。(图片来源:城市渔夫面子书)

Alan的使命感,自然不是在他创办城市渔夫前就存在的。他说,在许多顾客帮衬了城市渔夫后,从他们给予的回馈中油然而生。

顾客说,以前家里的小朋友都不喜欢吃鱼,但是在吃过城市渔夫的介绍和推荐下买回去的鱼之后,小朋友便开始爱上了吃鱼,发现原来鱼也可以很好吃。

“这样的事情给我们很多在使命感上的鼓舞,也是我们原本的初衷,就是把我们的海产卖到全国各地去,它的关键不是在于能够卖多少,而是有很多人想买,但却没有人去提供这一种内勤的服务,即能够在品质上管理得好、能够在既定的时间天天下单天天都可以送货上门这样的服务。”

现在是老行业重生、小镇好品反扑的时候

传统行业的智慧,与现代技术的结合,其实说的就是电商模式,而Alan就是看准了大家都上网购物的这个机会,决定将小镇好品也放到网购的行列里,提供城市人的方便。只要手指按一按,东西就能送达你的家门口,而这就是小镇好品反扑的时候。

这个对Alan来说,不是他自己一个人能够攒利益的绝好商机,而是能推动整个国家进步的良好模式,只要这个头城市渔夫开好了,那以后就可以让更多的小镇好品走入城市人的生活。

“马来西亚在未来的三五年里,如果大家可以去把握、愿意去理解的话,可能会有很多乡镇、小镇品牌在这个时候崛起,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当然我们不希望这个模式,愿意这样做的只有我们,我们希望有更多的行业这样去做,那我们的国家才会进步,这是我们的初衷和理念。”

(图片来源:城市渔夫面子书)

让小镇好品流入大城市、让一个地方老行业重生,这一切不容易,但也不是不可能。创办城市渔夫,Alan有个期许,就是希望城市渔夫能够是老行业结合科技而得以重生的先河,让更多人可以看到老行业重生的可能。

“其实,我们更期望的就是可以启发一些大马人,让他们看见马来西亚其实有很多小镇好品是有非常大的市场潜能,而这就是我们一直在谈的,我们未来要怎么发展?要怎样去搞一个地方的老行业重生?”

“我们的终极目标就是我要变成海产世界的’Grab-Car’,我们为什么耗那么多钱去打造系统?就是变成我们今天已经营造整个模式出来,我们就把整个模式copy出去。”

对比其他的业者,无论是传统业者还是新模式业者,城市渔夫的优势,就是他们懂得善用平台、找对方式去将东西卖给民众。这样的模式让老行业的人去做,碍于他们有所不了解,很难;了解新运作模式的人不一定懂得传统行业的精髓所在,也很难。

品质和口碑,是城市渔夫的保证,也是他们的使命。

“所以我们很重视品质、口碑,因为我们很认真地看待这个行业,如果今天抱着使命来做我相信大家就会把品质照顾好,而其他事情只不过是加分,让更多人知道我们,让更多人来跟我们买。今天只要你能够把品质做好,把服务做好的话,我相信肯定会越来越多人来跟你买。”

我们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做好,才会对得起’渔夫好鲜’四个字。如果我们没有办法做到这件事情,那谈什么渔夫好鲜?”

鱼获上岸后,渔夫马上进行清理工作。(图片来源:城市渔夫脸书)

在与时间追逐的大时代里,大家都希望生活品质可以变得更好,最好就是可以一寸金能买到一寸光阴。城市渔夫不仅能让你在城市能吃上一口好鲜,更提供了宅配上门的服务,甚至为你增进对本土海产的认识。

尤其在不方便上街买菜的情况下,例如疫情爆发的期间,城市渔夫更是成了时代的一个重要新角色——不出门也能吃新鲜食品,那不是不可能的事。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1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