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大马留学生留在国外不回家
专题| March 31, 2020新冠肺炎 留学生 行动管制令 防疫工作 
分享:
新冠肺炎在全球拉响警报,世界各地封城锁国,身在海外留学的学生,都抢在第一时间赶回国。然而在这非常时期,却有不少的马来西亚留学生,因着不同的原因仍滞留海外,留在原地,过着居家隔离的生活。《访问》抽样访问了意大利、美国、英国、日本及韩国这几个疫情严重国家的马来西亚留学生,了解他们人在异国,身在他乡的近况。

今年2月初,韩国的新冠肺炎疫情还没有爆发,韩国人还是一如往常般过生活。2月23日那一天,政府突然将疫情预警调制到最高级的“严重”,因为韩国当天的确诊病例暴增了231个,确诊人数直奔四位数。

在同一天,韩国政府也宣布早前于国会会议室参与公听会的韩国教视团体总联合会长河润秀确认感染,许多教育界人士务必隔离。

韩国留学生——黄愉惠:疫情严重时正飞往韩国深造

在新闻发布会当天,就读高丽大学的黄愉惠(22岁)正在马来西亚飞往韩国的飞机上,着陆的时候才知道韩国疫情严重。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确诊人数持续上升,每日个案甚至超过500,但韩国并未实施封城,黄愉惠忧心忡忡,“跟家人商量时,很想飞回马来西亚,毕竟有家人在身边。” 愉惠纠结了很久。

黄愉惠说,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韩国不封城,但总的来说,她觉得韩国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图片来源:受访者)

但由于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新冠肺炎带病毒者,黄愉惠担心回国后会传染给家人,在同乡纷纷回国之际,她最后还是选择留在韩国。

“这是保护自己,也是保护家人最好的选择。”

“以往的这个时候,韩国正属于开学季,大学附近的街道会有很多同学聚会以庆祝开学,但近来的人流明显减少⋯⋯”

“我以前喜欢在住家附近的街道逛逛,但疫情发生后,就很少外出了,一方面是因为害怕(感染病毒),另一方面是觉得浪费口罩。”愉惠说。

黄愉惠说,韩国学生大多喜欢到咖啡店里学习。愉惠表示,“平日里的咖啡店人都爆满,最近却寥寥无几,连附近的中国餐馆都关门了,餐厅继续营业,原本的服务员也没有停工,只是需要戴好口罩和手套。”在她住家附近的超市依然正常营业,日常用品和新鲜食材都没有缺货。有时候不想下厨,就会约朋友出门用餐。”

韩国正值开学季,大学附近会许多开学聚会,但现在人流明显减少。(图片来源:愉惠)

3月是韩国大学开学季,但是都延迟了两个星期开学。愉惠就读材料科学与工程系,而她所在的高丽大学是第一次实践网课,因此在第一次使用时出现系统问题,像是学生开了视频,系统检测不到,影响了出席率。她说,开学后的两个星期都实行网上教学,后来疫情没有好转,又把网课延长一个星期。

虽然对于课程没有太大的影响,愉惠这个学期的课程从16个星期缩短至15个星期,“目前无法确定正式回校日期,很多在实验室里的课程无法进行,甚至有些课因此被取消。”

通过愉惠的观察,首尔的公共场所都有定期消毒,也有提供干洗手消毒液。韩国政府也提供免费检疫和电话咨询服务,并且每日更新确诊个案的行动路线。校方也经常提供关于医药保险的相关信息。

她感叹,“韩国不封城不会造成恐慌。虽然确诊人数不断增加,但被治愈出院的患者也在增加。总的来说,就是一天比一天好吧!”

意大利留学生——Chloe:担心回乡途中受感染

意大利一度是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高的国家,就读都灵理工大学的建筑学硕士班的Chloe(27岁),目前依然住在意大利都灵市的校外宿舍,由于住的宿舍靠近医院,她和室友几乎每在一天都不断的听到救护车的警笛声。

“这真是令人感到沮丧,”Chloe说。

今年二月,意大利疫情突然爆发,死亡人数至今仍在攀升,而死者大部份为老年群体。然而,一直到3月10日,意大利政府才宣布封城,关闭所有非民生相关的商店与公共场合,但公共服务照常运行。

尽管意大利的防疫措施不够严谨,Chloe还是拒绝了大使馆的遣返要求。(图片来源:受访者)

对于意大利政府采取的行动,Chloe说政府的举动是正确的,“但或许可以在早期就实施更严格的规定来控制这种情况。”

现在,Chloe会限制自己出外活动,只在真正需要购买东西的时候才出门。她在出门购买日常用品的时候,发现超市已经开始限制进入购物的人数;但她同时也观察到,一些市民依然不太关心预防措施,邻居甚至还到公园散步。

“两周前去超市,我是唯一一个戴口罩的人,但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意大利的口罩短缺的关系。”

戴口罩这一防疫举动,在意大利似乎不被重视。而在3月7日的国会上,甚至有意大利议员因为戴口罩被嘲笑。疫情爆发后,意大利的市长们想方设法,纷纷拍摄影片,甚至在家中做饼干,劝告民众少出门。

尽管意大利的防疫措施不够严谨,Chloe还是拒绝了大使馆的遣返要求。她担心回家途中感染病毒的几率会更高,而父母也同意她的选择,因为马来西亚的情况也不是很好。

Chloe说,校方目前正在实施网课。听教授说,网课可能会持续到这个学期结束,也就是六月末。

“我认为这有点影响我的课程,因为建筑学需要互动交流,面对面的沟通更有利于设计过程。”

她的学校推迟了学费付款的截止日期,政府也延长了居留许可的更新日期。如果外国人真的不幸感染,会有健康保险可以索赔,在申请意大利居留许可的时候务必购买。

美国留学生——俊宇与品蔚:留在美国继续网上修读

如同黄愉惠与Chloe般,目前还留在美国的马来西亚留学生林俊宇(23岁)和林品蔚(21岁),都不想因为在回途中感染病毒,进而影响家人,而选择继续留在异乡。

早在3月16日,美国宣布关闭各大城市商店,以减少民众聚集活动,但是为什么美国会突然居首全球疫情严重的国家?

美国,是目前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确诊病例(截至3月29日)已超过14万例;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保持社交距离等关于新冠病毒指导政策的有效期,将在美国全境延长至4月30日。

俊宇和品蔚其实都想要回家。品蔚说,她本来想要回家,但是从美国回到马来西亚需要一天的路程,感染几率大,回家上网课也会有时差,她说:“家人非常担心,但留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同样的,林俊宇选择不回家,家人也支持他的选择。

有时候俊宇也会邀请朋友来家里一起吃饭。(图片来源:受访者)

俊宇在美国堪萨斯州卫奇塔州立大学学习航太工程,现居住在校外公寓,公寓內包括他共住了三人。除了跟室友一起做饭、玩桌游,偶尔出门购买食材,基本上日常活动只能在住所进行。有时候俊宇也会邀请朋友来家里一起吃饭。他说,我和我的朋友都不随便出门,所以我会很放心的邀请他们过来。他们都会开车,然后尽量都不跟外界有交集。

“在我眼里,朋友在这里就是家人,照顾彼此是应该的。”

对于比较喜欢面对面教学的俊宇,线上教学少了一些互动,也影响了课程,无法完成团体作业。他说,“教授认为学生已经学习到课程的纲要了,接下来的步骤会等教授的指示。”

品蔚说,从美国回到马来西亚需要一天的路程,感染几率大。(图片来源:受访者)

就读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商学的林品蔚也认为,网课比起到学校上课失去更多乐趣。“改成网课之后,生活作息不一样了,无法专心学习。”在她的学校,有些老师使用Zoom软件跟同学们上课,有些老师没有下载该软件,只能看着老师录制的视频学习。

俊宇说,美国的防疫措施比起其他国家更加缓慢,应该早在疫情刚爆发的时候就行动。“美国的医疗保险昂贵,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担,所以大多数人不愿意到医院检查和治疗。”他提议,政府应该想出策略解决这些问题,否则会愈发严重。

林品蔚表示,她所在的学校只是劝勉学生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她观察到当地居民照常活动,就跟往常一样,似乎没有严谨看待这次的疫情。当问到“如果真的不幸感染,是否有医疗保障?”她无奈地说,“只有学校的基本医疗保障。”

英国留学生——罗嘉敏:英国防疫措施不够严谨

修读心理学的罗嘉敏(21岁),现居住在英国雪菲尔大学校外学生宿舍。该大学已经取消了所有团体活动,每个科系也可以各自决定上课模式,校方也非常鼓励留学生回国。

罗嘉敏的科系原本打算实行网络教学,但在实施一个星期后宣告暂停,也将该学期推迟一个月,原本的暑假也提前了。她说,“校方的回答是,老师们需要时间适应网络教学的模式,一个月后才继续,考试也会通过网络进行。”嘉敏对此感到苦恼。

该校大部份的马来西亚留学生已经回国了。罗嘉敏笑说,“十根手指都数得完,现在只剩下一个要好的朋友相依为命。”在这种情况下,免不了想家,但是嘉敏不希望回家后不能与家人团聚,所以选择留在英国。

“现在人潮不多,至少安心了许多。”

嘉敏有的时候会跟朋友去喝奶茶,但疫情限制了她们的户外活动。(图片来源:受访者)

罗嘉敏说,她看见同校的中国留学生在疫情发生后非常谨慎,“戴口罩、手套、护目镜,还穿淋浴帽,超会自我保护!”她说,虽然亚洲面孔偶尔会被当地人殴打和责骂,但大家都会出手相助,不会袖手旁观,让她感觉很温馨。即便如此,嘉敏还是担心外国留学生是否能接受平等的医疗体系。

根据BBC的报道,英国华人感受到当地人的隐形歧视,网络上也出现亚裔留学生在欧美国家被殴打的案件。早在2月份新年后,马来西亚在澳洲的留学生也遭遇这种情况,放假后回到澳洲的住宿发现行李被丢在门口,门锁换新了,也联系不上屋主。这无形中对身在他乡的游子造成压力。

嘉敏也发现当地的口罩和手套只能在医院领取,而且只有患者才能拿到。她说,“现在我们只好网上购买。”她对于英国不严谨的预防措施感到失望,民众甚至一如既往进行日常活动。

罗嘉敏发现当地的口罩和手套只能在医院领取,而且患者才能拿到。(图片来源:受访者)

英国的防疫措施属于自愿性质,首相约翰逊只是呼吁民众尽量呆在家,并且避免前往公众场所,并没有下令关闭。这项措施的防疫效果似乎不显著,从3月17日发布该项措施以来,确诊人数几乎直线成长

即便如此,英国近日开始注重防疫行动,例如在伦敦、伯明翰和曼彻斯特建立临时医院。虽然早前英国政府没有大力传播新冠肺炎病毒的相关资讯,在公众镜头下也没有实践劝告民众的事项。要让群众了解相关的资讯,是英国控制疫情的首要步骤。

日本留学生——廖彬铧:日常生活跟以往没有什么不同

日本在2020年疫情爆发开端就是新冠肺炎标题的“常客”。从备受批评的“钻石公主号”邮轮的疫情处理,到原定在今年七月份的体坛盛事“东京奥运会”;从首个中国大陆以外最大规模的新冠病毒疫症群组,到史上首次延期的奥运会,日本的防疫行动一直被全球关注。

廖彬铧(22岁)在丰桥技术科学大学念化学工程系,即将在四月开学,但提早回到日本作准备。“如果现在回马来西亚,很可能在开学前回不来,家人也支持我留在这里。”她住在校外的租房,并且该区有确诊个案,因此彬铧出门的时候会戴口罩,并且经常洗手。

廖彬铧居住的校外租房小区有感染个案。(图片来源:受访者)

日本政府有提供“国民健康保险”,这是该国公办的医疗保险制度,适用于留日一年以上的人,并且没有加入任何健康保险。另外,日本政府也为留学生提供“留学生的医疗费辅助”。有了这些保障,家人更放心地让彬铧留在日本。

“除了学校的一些活动被缩短时间或取消,日常生活跟以往没有什么不同。”彬铧说,有一小部分人还是会出门赏樱花、野餐,不理会政府给予的防疫建议。

疫情全球爆发的这几个月以来,除了“钻石公主号事件”,日本政府对于新冠肺炎疫情没有太大的防疫行动,也因而彬铧认为日本的疫情不至于太严重。早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记者会上咳嗽吓坏议员的搞笑影片,甚至在网上疯传。

进行采访后隔天,日本确诊人数突然暴增。3月25日和26日,东京都以及相邻的四个县纷纷下达“禁足令”,禁止民众外出,贩售生活必需品以外的店家也务必暂停营业,但该项“禁足令”并无任何附带的法律制度,如同马来西亚的“行动管制令”是根据《1988年疾病控制法令》及《1967年警察法令》而颁布。

截至3月29日,日本确诊人数直逼2000关卡。在疫情突然爆发的情况下,日本是否能成功控制疫情,还有待观察。

来自马来西亚的留学生们,为了家人与自己的安全留在异国,想法同样的都是“保护自己,保护别人”。避免远距离的移动就是防疫行动,极力配合当地政府的防疫措施。即便没有医疗保障,他们都知道如何保护自己。

你也可以看:

【全球抗疫】行动管制令再延长,马劳该何去何从?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温馨提醒 疫情肆虐与行动管制期间,如果没事,就乖乖听话,留在家中看看戏、听听歌、读读书,多多浏览《访问》吧!如果被逼出门,也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出门戴好口罩,减少出入公共场合。大家做好防范措施,受感染的机会就会更少。大家一起抗疫,一起加油!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1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