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活动云端化可行吗? 线上举行大选可能吗?
专题| July 13, 2020云端化 大马政治 政治 新冠肺炎 线上国会 
分享:
在疫情爆发前,人类怎么也想象不到当全世界的人都不能出门时,生活会是怎样的。但在行管令期间,现代科技的发达让人们渐渐意识到只要有了网络,即便不用出门,也能轻易地与日常生活无缝接轨。然而,是不是所有活动,比如政治活动,都适合通过网络来完成?国会在线上召开会议行得通吗?大选可以在网络上举行吗?政见发表会、政治辩论、投票等活动,有办法“云端化”吗?如果马来西亚要真把政治活动“搬上”网络,应该要有些什么准备呢?

新冠肺炎的出现犹如按下了让世界停止运作的按钮,让原本繁华的都市瞬间人烟稀少,飘渺的落叶在昔日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显得格外冷清。人类怎么也没想到,几乎所有的实体活动在这个紧急又特殊的时期被迫暂停,几乎所有活动都网络化,在线上进行,“云端化”成了当前社会最新的发展趋势,各种各样的线上活动就如雨后春笋般地冒现。

在行管令期间,人们碰巧发掘到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现代科技的发达让人类渐渐意识到只要有了网络,即便不用出门,也能轻易地与日常生活无缝接轨。然而,有那么一种活动在行管令期间也不完全被禁止,也就是政治活动

在各国接二连三封国的情况下,政治体系身为一个国家的中枢,在这个时候显得更为重要。由于涉及到庞大群众,例如负责制定政策的政治人物、负责传达资讯的记者、各个政府部门的公务员等,在疫苗还没研发成功之前,政治活动都会是一个隐患。

这让人不禁开始思考,政治活动有可能“云端化”吗?

在行管令期间,老师为了不耽误学生的学业进度,把教学“搬上”网络。(图片来源:Pixabay)

新冠肺炎网络使用率增    刘镇东:疫情期间政治活动可云端化    

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接受《访问》访问时表示,其实,早在新冠肺炎爆发前,政治人物已经开始利用视频会议软件来讨论议题,媒体也在各种网络平台如脸书、YouTube等邀请政客上他们的政论节目讨论当下课题,只是当时民众的参与度还不是那么高,因为他们还无法适应线上形式的政治活动。

不过他们也和民众一样,在行管令期间行动受限而无法随意出入各种场合,因此在疫情之下他们不得不妥协,为了不耽误政务,他们更加频繁地使用视频会议,而在新冠肺炎的推动下,网络媒体一起拍摄政论节目的邀约也在这个时候增加。

他坦言,在这段期间内民众由于不受地域限制,涉及在这种政论节目的机会也更高,因为大家在这段期间,早已经习惯了线上活动。

刘镇东参与东方Online的政论节目。(图片来源:东方日报脸书)

对于线上国会,刘镇东认为,只要政府制定好规则或条例,线上国会是可行的。当然,这些都需要有一个稳定的网络,才能进行地比较顺畅。

他认为政府也要去关注乡村或偏僻的地区网络发展,尽力地完善网络设施,让大马各地能够轻松地交流。

“当然如果要我去选择的话,我当然比较偏好线下国会,因为可以更直接地跟人讨论、交流。但是在像新冠肺炎这种特殊情况下,采用视频会议的方式去进行国会,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然而对于线上大选,刘镇东认为这方面的技术还不是很完善,因此极需各方的配合和探讨。

在线上投票系统还没成功被研发前,他认为能取代现场投票的方式不只有网络,选举委员会还可以考虑其他方法像是由邮寄选票的方式来进行选举。

国情不允政治活动完全云端化    刘惟诚:议员年龄偏高不谙科技

拉曼大学政治与新闻讲师兼时事评论员刘惟诚表示,线上国会的可行性主要需要考虑几个因素。

第一是电子设施和网络设备的发达。倘若是在城市地区从政的州议员,能够及时参与线上国会并同时保持通讯顺畅,对他们来说这并不成问题。

相反的,在偏远地区如沙巴、砂拉越内陆地区这些网络设备不齐全的地域,在地议员将会时常面临网络问题,“其实线上国会的性质跟网课是差不多的,议员们也会遇到和学生们一样的困扰。”

国会议员的平均年龄都偏高,所以对于科技不熟悉的议员更多不胜数,而且从政多年的他们,已经习惯了现有的问政方式。如果大马以网络的方式进行国会和任何政治活动,届时他们将因为不谙网络而叫苦连天。

“他们需要很长的时间去适应这种办公模式,这将大大降低他们的办事效率,使整个政府服务系统变得缓慢,无法及时服务大众。因此如果落实线上国会将带来一连串的负面影响。”

然而,对于像新冠肺炎的这种特殊情况而言,人们被迫不能群聚时,线上国会也不是不能列入考量当中。但线上国会只适用于短期的替补方式,在网络设备不好的国会议员可以到州内设备比较良好的地方去暂住几天,以便于开会。

刘惟诚认为议员老龄化是线上国会的绊脚石。(图片来源:Pinterest)

对于线上大选,刘惟诚则表示网络安全是最大的隐虑。他认为没有一道“网墙”是攻不可破的,即使像美国那样科技和网络技术先进的国家,也对线上投票这样的系统没有信心。虽然人手操作也是会有选票作假的可能性,但是相比起线上投票,他认为线下投票造假的可能性更低。

而对于线上提名,刘惟诚认为这会是一个不错的提案。他认为线上提名除了不用政治人物亲自到场以外,这也方便了选委会去调查他们的背景,以更快的方法去确定该人物是否有参选的资格。有了线上提名,数据库能更快的为选委会整理和核对资料,不会再出现拥有双重国籍的政治人物在提名后又被取消资格等的问题。

刘惟诚也向《访问》提出了一个很特别的大选形式。除了邮寄选票,他认为选委会若要在规模小但是人群又集中的选区实行线下投票,可以考虑增加投票站,以此分散人群。

刘惟诚认为线下投票比线上投票可靠。(图片来源:BBC)

除了增加投票站,他也提出“移动投票站”这个新概念。他建议选委会可以在选举的前几天安排民众到特定的地点去领取选票和信封,在选举当天选委会到特定的地点去收集选票,民众可以到特定的地点去提交选票。在提交选票的当下,选委会的工作人员会在民众的眼皮下进行一些与线下大选一样的作业程序,让民众可以确保选票不被篡改还是丢弃。

当然,刘惟诚也坦言,这种方法只适用于小型选举,因为要调派去协助的人力资源一定会比平时多。但如果经过妥善的安排和策划后,这种形式的大选可以是在疫情下的不错选择。

大马网线不稳定    孙天美:线上国会不如实体国会有效率

拉曼大学中文新闻媒体系助理教授孙天美认为,线上国会无法达到与实体国会一样的有效率,这其中的原因主要是大马的网线一直以来都不是那么的稳定。

网线的不稳定会使国会的辩论环节无法顺利地进行,因为在这过程当中,可能会有议员出现技术上的问题例如掉线、慢半拍等的情况。因为表达意见时的不完善,很有可能导致国会议员的论点会被误会,甚至被放大来报道。

网线不稳定是不能召开线上国会的因素之一。(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除了网线的问题,线上国会还有很多要考量的因素。孙天美表示,倘若真的要落实线上国会,其作业程序与规则也应该列得清清楚楚。线下国会现有的规则,必须经过各方的谈论后重新拟定成符合线上国会形式的规则,“例如线下国会的禁言和驱赶议员的规则,在线上应该要以怎样的方式去进行呢?这些事项都必须在落实线上国会前必须要有慎重的考虑。”

她指出,加拿大和英国曾在这段期间内采用线上国会,但是其中发生了很多问题。像英国前些日子在举行线上国会时,负责相关议题的议员到了讨论环节时联络不上,使国会无法顺利进行。在国会结束之后便以网络不顺畅作为无法参与线上国会的理由。这起事件在英国引起了热议,有英国网民认为,该名国会议员为了逃避责任而给出了这样的借口。

同样的,如果马来西亚也实行线上国会,难保我国的议员不会做出一样的行为。

线上国会的另一个弊端,是没有办法让全民参与其中。在此之前举行线下国会的时候,政府将透过网络直播整个国会的过程,如果落实线上国会,他们可能会使用市面上现有的视频会议软件召开国会。但现有的视频会议软件都有人数上限,这将导致届时想聆听国会的民众因人数的限制而少了一个管道去听证,因此丧失了公民应有的权利。

但她也不否认实施线上国会这将带来不少的好处。线上国会除了完善了地理上的缺陷,也为国库省下不少的住宿和交通津贴。不过先得解决上述所说到的问题才能带来这些好处。

孙天美认为线上国会不如线下国会有效率(图片来源:Malay Mail)

当被问道关于线上大选的可能性时,她的看法是虽然线下大选也存在一些技术问题,但由于历史长久,线下大选的机制是一届一届地在改善当中。而且线下投票让民众可以轻易地监督整个开票过程,提高民众参与度的同时也使选举更透明化。民众也被允许在计票中心当检票员,这大大降低了黑箱作业的可能性。

相反地,线上大选无法提供一个平台供大众监督整个流程,这会使线上大选不如线下大选一样来的透明。此外,她也认为骇客如果有意去破坏线上大选的系统是有可能成功瘫痪整个系统的。不只是本地的骇客,外国势力如果想要提拔一位候选人,也可能雇用外国科技专才去骇进系统,左右选举成绩。

如果在疫情期间要举办线下选举还是可行的。选委会可以做的是安排民众分时段投票,把投票站的人潮控制在社交距离的标准下,并确保公用的工具及时消毒。只要政府加派人手维持民众的秩序,并时刻提醒选民保持社交距离和佩戴口罩的话,这就不会爆发新的感染群了。

孙天美认为,倘若真的采用线上投票的方式举行选举,只要民众也自觉地遵守防疫指南以及疫情期间选举的规则,民众还是可以放心地投下神圣的一票。

孙天美认为倘若举办大选,选委会须拟定好作业程序。(图片来源:Selangor Kini)

科技没问题    吴文彬:但政府准备好了吗?

Mystartr创办人暨首席执行官吴文彬认为当今的科技绝对有办法完成线上国会和线上大选的,但最关键的因素是——大马政府准备好了吗?

他表示,政治活动是否能够云端化这完全取决于政府的决心。倘若政府准备好了并想把国会转移至线上,是绝对可行的,但是事前他们应该要考量所有的东西要如何进行。政府必须拟出一些步骤让议员参考,例如使用哪个伺服器。

在技术这方面,吴文彬建议政府可以找顶尖的程序员制作专用于线上国会的新软件,也可以跟精于研发视频会议应用软体的科技公司例如Skype、Zoom等等合作,跟他们洽谈并要求他们提供最顶尖的科技和拥有可信又安全的特别方案供线上国会使用。

吴文彬认为线上国会是通过视频会议的方式来完成。(图片来源:Pixabay)

准备好了所有的技术后,政府也需给予议员们一定的培训,让他们能够最大化地使用这些软件。在正式采用线上国会前,教导国会议员如何根据自己现有的电子配件正确地使用线上国会软件是非常重要的。他相信议员们在行管令期间内已经对网络的使用有了足够的探索,议员们并不会因为不谙网络生态而无法适应新的国会模式。这将使他们在线上国会的培训后,能够完正确地掌握线上国会的使用方法和规则。

其实落实线上国会可以比喻成开网店。当你想开网店的时候,并不是有了那个平台就能开网店了。你要还是需要去调查产品、设定价格、确定物流等等。在开始的时候总是有很多东西要去安排妥当,才能使整个网店能够顺利地运营。国会也一样,议员们必须在一开始的时候拟定并了解“游戏规则”和会议流程,才能把线上国会的效用最大化。

他认为落实线上国会绝对是利多于弊。倘若实现了线上国会,这将一定大大地减少所需的人力资源。举个例子来说,国会不再需要记录官,因为线上国会会以视频的方式自动记录整个会议,也能让错过观赏时段的人民得以观看早前的记录。

倘若以科技角度出发,吴文彬认为线上大选绝对不是无稽之谈,现有的科技就能完成这项活动。吴文彬向《访问》介绍,现在有一项科技名为“区块链”(Block Chain),因为去中心化,所以无法轻易被第三方仿照。因此,如果政府使用这项技术去落实线上投票的话,灌票、幽灵选票等技术上的问题不会存在于线上投票系统的。

他更解释,区块链身为比特币背后的重要科技至今无人可破,即使是量子计算机也很难攻破它的网安。倘若真的有有心人蓄意利用量子计算机改写区块链程序,也得花上好几天,甚至是好几个星期,届时也将无法改写结局因为大选成绩已经公布。

区块链是支持比特币的重要科技。(图片来源:Pixabay)

当选委会掌握了这项科技后,教育普罗大众便会是落实线上大选的相当重要一环。教导民众如何使用线上投票系统、查询自己的选区等等,使民众适应新的系统。唯有在民众适应投票系统后,线上大选系统才有存在的意义。

他无法很确定地保证区块链这项技术能否长久地屹立不倒,一直站在科技的顶端而不会有机会被破解,毕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但他很确切地认为,但凡哪一天区块链成功被破解,必然有新的科技可以替代它在线上投票系统的位子。

新加坡疫情亮绿灯    局势允许举办线下大选

同样的政治活动,其他国家又以怎样的一个形式在这段期间进行国会和大选呢?

以邻国新加坡刚在7月10日举办的全国大选为例,为了不让民众暴露在危险之下,新加坡为此次大选下了不少功夫,为各国提供了非常有意义的参考方案和指南。

在这次的大选中,候选人提名的方式在做出了更改,新加坡选举局允许身体不适或接受隔离或须履行居家通知的候选人,可授权另一名人士代表他提呈提名表格。

根据新加坡媒体8视界新闻的报道,为了避免疫情扩散,在这次的大选中,新加坡选举局也严禁政治人物和政党举办群众造势大会,取而代之的是政府在竞选期间内提供候选人直播场地举办线上群众大会。

此外,新加坡选举局还增加了电视广播宣传时段,更首次增设选区竞选广播,以弥补不能举办线下集会的缺失。

新加坡大选在新冠肺炎下的新规则(图片来源:8视界新闻)

根据新加坡媒体《联合早报》的报道,新加坡选举局也根据疫情所需,设计好了投票日当天的流程。为了避免人群在投票站外涌现,新加坡选举局会在发给选民的投票卡和政府电子密码手机应用里的电子投票卡上,注明分配到的投票时段。每位选民将获得两个小时的时间投票,但并不会强制选民一定要在指定的两个小时内投票。

而65岁或以上的选民,也获允许优先在早上时段进行投票,新加坡选举局也不建议65岁以下的选民在早上时段,也就是早上8时至中午12时去投票,因为他们可能会需要等待很久。

新加坡选举局还推出了一项系统,让民众在前往投票前,可以上网查询投票站的排队情况而决定要不要出门。这样即避免了人群聚集,也让民众节省了不少时间。

新加坡新冠肺炎期间的详细投票程序(图片来源:联合早报)

显然,新加坡当局不把大选“云端化”,而选择进行线下大选。然而,新加坡这次的大选极需有关当局拥有能够在当天灵活处理的能力,虽然新加坡大选还没到来,我们并不知道这次新加坡大选是否会爆发新的感染群,但哪天马来西亚要在疫情之下举办选举,这将会是重要的参考之一。

加拿大和英国采纳线上国会

为了不成为新冠肺炎传染链之一,加拿大不久前举行了线上国会,加拿大国会议长罗塔更表示,这是具有历史性的一天。每个星期二和星期四,加拿大的338名议员在约定好的时间共同使用Zoom视频会议应用软体召开国会。

但是在国会会议的第一个阶段就出现了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有的国会议员在会议的过程中一直询问道“你们听到我的声音吗?”,有的在发表意见的时候忘了开启麦克风,有的更说“你们可能会听到我儿子的声音,他可能在背景听起来不开心”等等状况出现。

除了技术上的问题,由于线上国会要求议员们保密而决定不向民众公开整个议程,反对党的国会议员开始出现反对线上国会的声浪。他们认为加拿大政府不应该用疫情作为理由,而让加拿大人民无法享用他们应有的公民权。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认为如果要在疫情期间还坚持举办线下国会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他也坦言,有的议员会在遵守社交距离的情况下相约在线下讨论课题,这就取得办公平衡。

加拿大学者认为,线上国会让整个国会没有办法正常运转,因为这会削薄反对党的职责,因为执政党会私底下与他们的议员开会并达成共识,使得占少数的反对党议员更加无法认真地听政。另外,加拿大学者也认为,要在线上国会当中让国会议员当下问答问题,是非常尴尬的。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正在回答来自反对党的疑问。(图片来源:NewAge World)

和加拿大相比之下疫情更为严重的英国,倘若照样举办线下国会,只会让疫情更加不受控制。在英国首相约翰逊证实确证了新冠肺炎后,为了不耽误政策,英国迫于无奈之下也只好在疫情期间也采取了线上国会。但不同于加拿大的是,英国进行线上国会的同时,也同步地进行线下国会。

650位国会议员里,议长会根据上届大选各政党获得的议席比例,筛选50位国会议员参加线下国会,120位参与线上国会。在国会议院里,议员们都被要求遵守社交距离,座位也被隔开来。议院墙上的电视机也同步的播放参与线上国会的的视频会议。

虽然人数比平时国会减少了至少一半,但这也没有让英国国会在这种形式下更顺利地进行。和加拿大一样,英国“半线上半线下”的国会出现了很多技术上的问题。网络不稳定是其中一个因素,因为没有提前彩排,很多国会议员不谙线上视频会议的使用方式而出现了人为的技术问题。有的议员不知道如何使用摄像头,有的议员更不会打开麦克风。

英国国会在遵守社交距离的情况下召开国会。(图片来源:U.K. Parliament/AP)

其实不难发现,现有的线上政治活动都有一个共同点。为什么它们比起大选和国会更容易云端化呢?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虽然这些活动都会涉及到大量民众,但只是主办方单方面发表意见交流。人们可以选择参与与否,也可以选择在活动中保持沉默,或是发表意见与疑问。

而参与国会是议员们不能随意推卸的责任,而且他们需要在国会上有双向的交流。线上国会倘若要实行,必须事前研究好流程,不能让网络的不稳定成了议员逃避责任的借口,或是成为辩论环节的绊脚石。

而线上大选让人觉得不可实行的原因则是网络安全问题。投票是身为选民应该履行的神圣责任,因此不允许有人在背后操控选举成绩。比起线上投票,看得到、摸得到、更算得到的线下投票,更让选民有信心。当然,如果有一天,马来西亚掌握了能够实现线上大选的技术,有关方面也必须让民众信任,才能达到大选云端化后真正的实质意义。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2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