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再度实施行动管制令,校外班还有把握应对吗?
专题| August 7, 2020新冠肺炎 线上教学 美术画室 行动管制令 补习中心 
分享:
虽然新冠肺炎疫情减缓了,学校也分阶段恢复上课,校外进修课程也获准线下教学了,但是我国近期却出现疫情反弹的迹象,新一轮的行动会否重启说不得准。各界是否已经做好面对另一波的疫情的准备?


其实,吸取了上一轮行动管制令期间的经验,校外进修中心如补习班或才艺学习中心早已未雨绸缪,随时恢复“线上教学”的作业模式,务求做到线上线下都要做到学生安全,家长安心。

座落于首都吉隆坡的布谷补习中心(BUKU Learning Centre)创办于2019年7月中,提供小学全科制教学,运营不到一年,便碰上了行动管制令。

创办人廖诗弦告诉《访问》,一开始她只打算以“一对一”的方式教学,然而学生人数渐增,她才决定创办补习中心,除了提供学生舒适的环境学习,也让学生以实惠的价格来补习,享受学习的乐趣。

由于补习中心在行管期间不准开课,已导致不少业者因无法负担开销而被迫结业,但廖诗弦表示,虽然她的补习中心在行动管制期间流失了10%的学生,但因为本来规模就小,人数仍只维持在30至40人之间,算不上是大幅度下跌。

布谷补习中心在行管期前的上课景象。(图片来源:受访者)

廖诗弦认为,学生人数骤减的原因莫过于在疫情间,家长需在处理工作与家务间来回奔波,无暇兼顾孩子(上网课)。

但也有家长在行管期间失业,无法负担学费才中断了补习。“主要是家庭收入受影响,再来又是有些学生无法在网课上专心。所以家长会选择在这时候暂停他们的补习,或是减少补习课目。”廖诗弦说。

廖诗弦:早已做好准备面对第二波行动管制

虽然政府早已准许校外进修课程复课,奈何近来疫情有反弹之势,难免让业者担惊受怕,恐政府重启第二波行动管制令。

“其实我没有因此特别的去招学生。”廖诗弦坦言,比起招收新学生,更希望能够维持现状,她坚信只要做好口碑,日后经家长间口耳相传,自然会有新的学生报名。

她补充说,由于中心老师熟谙电子设备,加上早前已有通过电子会议软件来上课的先例与经验,所以这次的线上教学软件用起来得心应手,自然不惧怕重启行动管制令一事。

廖诗弦在线上教学中穿插小视频,借此达到与学生之间的互动。(图片来源:受访者)

毕竟线上教学只能单靠屏幕上的解说,难免觉得乏闷。为了让学生更专注于屏幕前,廖诗弦除了将幻灯片动画化外,也加入时下流行元素,如:当红偶像、网络迷因等,望能够在线上增加师生间的互动。“不可能再用黑白的幻灯片,否则学生会感到无聊。”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业绩倒退,可她并没有放弃继续运营的念头。“生意虽然有影响,但情况没有糟糕到你不能撑下去。”她坦言,也许是自身规模不像其他连锁补习中心那么庞大,所以成本相对低,加上家长仍旧愿意支持,才让他得以避免面临结业的窘境。

廖诗弦说,布谷补习中心获允复课后,将在短期内同时进行线上与线下教学。(图片来源:受访者)

廖诗弦说,以线上教学而言,短期内效果是非常可观的。但在疫情前就已有这一模式的存在,之所以没被大众悉知,皆因国人只在无法上补习班的时候,才会选择线上教学,可事实却是无法上补习班的人少之又少。

由于担心疫情回升,廖诗弦表示短期内仍旧会双管齐下。毕竟家长给予的反馈充斥着对孩子的担心,故决定暂先维持线上教学模式,待疫情稳定,才逐渐恢复线下教学。

“因为疫情不稳定,倘若不幸再次爆发,还是要走回线上的模式。”她表示,中心的线上教学系统已在行管期间得到完善的建立,故此决定保留,一切视情况而定。

叶健一:绘画方式没有框架,线上线下教学重质不重量

拥有24年绘画经验的画家叶健一,在友人建议下,从上门家教转至店面发展,于2011年成立叶健一画室(Jane Yap atelier)。主打小学生,内设木彩、蜡笔、水彩绘画课程。

叶健一向《访问》表示,画室旨在从小培养孩子的想象力与创造力,而非强行灌输绘画技巧。“绘画方程式没有框架,所以不应说几岁的人就该画几岁的画。”她补充,好在家长没有对她非主流的教学方式而产生质疑,反之皆赞同她的教学理念。

为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画室在复业后已将学生分成两批,以轮流制的方式,线上线下交换进行。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波疫情让她发现线上教学的可行性,欲将画室业务扩展至线上。她强调,即使真的有第二波疫情到来,也会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去完善她的线上画室的业务。

叶健一画室自3月起实施线上教学。(图片来源:受访者)

对于画室学生人数在疫情期间骤减,除了常见的家庭经济问题外,家长也曾向她表态,认为学校已为孩子配置足够的线上课程,不想孩子再因校外进修班徒增压力,故决定将其暂停。对此,叶健一并无采取任何行动来宣传招收学生。除了害怕学生人数过多无暇兼顾外,还担忧反倒因此失去原有的教学品质。“怕宣传了效果太好,反而兼顾不来。”她打趣说道。

叶健一认为线上教学最大的优势是能够无视距离问题,让偏远地区的学生前来上课。“曾经有一位来自芙蓉的学生因为距离问题,无法来我们画室上课,但是因为行管令我们开启了线上教学,所以才让他有机会可以来上堂课。”

叶健一表示线上教学能节省许多时间,但她也十分怀念线下教学的日子。(图片来源:受访者)

另外,原定在今年9月举办的学生画展也因疫情而被迫喊停。她透露,这两年一回的画展在过去10年不曾间断,没想到今年却因疫情而打乱了流程。庆幸的是,在行管令间所掌握线上操作,都成了她能与团队顺利筹备的关键,画展也预计将在今年10月,以线上的形式进行展览。她补充,由于展览是以线上的方式进行,所以即使政府重启第二波行管令也不怕受影响。

除了传统的线下教学,这次疫情也加速了线上教学的发展,二者相比各有千秋,但叶健一更倾向于线上教学。她坦言自身个性较宅,对于线上教学结束后可径直回归日常,这点让她感到非常方便。

同样身为家长的她认为,仍有部分课程适合线上教学。例如:纯理论课及无需互动的视频教学。另外,对于孩童数众多,且皆在不同上课时段的家庭,线上教学替他们节省了许多时间。“假如所有课都能够在家里上的话,这样会节省了很多时间分配,也不需要把时间花费在路途上。”

钟芷蕙:督促学生反复练习,方使乐技熟能生巧

2016年“晋升”全职妈妈的钟芷蕙,在家中“任职”三年后,发现自身仍对音乐抱有热忱,决心为自己拓展创业之路,最终在2018年9月10日创立“School Of Music”。在新加坡修读音乐系的她,早先就曾以家教方式上门授课。她补充,学院课程包含钢琴、小提琴、吉他、乌克丽丽、单簧管等。

“自行管令开始,学院便已转为线上教学。”

她坦言,学院受疫情影响人数减半,现今仅剩25人左右。在与家长洽谈后得知,除了家中宽频覆盖率不足,家长认为孩子无法在线上教学中专心致志,难以吸收。更有家长表示正处于待业状态,无法负担学费,无奈下只能将孩子的校外进修班暂停。

从传统课堂教学,被迫转为线上教学,难免会不适应。她表示,线上教学初期因天气问题导致网络延迟、甚至掉线等,让她十分困扰。欣慰的是,线上教学的画面并无任何模糊不清的情况发生,只是会有自制力较弱的学生需家长从旁协助。

钟芷蕙在行管期间使用线上教学软件(ZOOM)来进行一对一线上教学。(图片来源:受访者)

她坦言,由于不曾使用过线上教学软件,所以操作起来有些繁琐。在面对年纪较小的学生,及其家长不谙电子设备的情况下,她会从下载软件至操作软件,逐步教导家长,望学生能顺利上课。

对比线上线下,钟芷蕙表示更倾向线下教学。“面对面会比线上教学还要好。”她指出,倘若学生在演奏过程中发生失误,尚能够及时且准确地纠正他。反观线上不仅不能及时作出调整,在示范过程中也变得更具挑战性。

另外,尤其是音乐类的远程教育,对设备的要求更是比普通课外班来得高,特别需要面对面教学,才能够达到高品质的教学质量。但并非所有学生都具备线上教学的条件。她表示,有些学生因家里没有乐器,而无法参与线上教学。

“原本学鼓的学生,因为家里没鼓所以无法线上上课,有鼓的话也很困难,鼓的声音通过电话再传到我这里,可能会有误差,所以就没采用线上上课。”加上师生在时间配合上无法达成共识,学院最终决定废除古筝与鼓的课程。

对于无法参与线上教学的学生,为避免复课后技巧生疏,她表示会持续跟进,交代他们谱练习,并表示遇到问题,可私下联络她。“毕竟音乐的东西是必须反复地练习,因为practice makes perfect”。

即使面对无法参与线上教学的学生,钟芷蕙也会持续跟进。对此她表示,“音乐的东西是必须反复地练习,因为practice makes perfect。”(图片来源:受访者)

随着疫情发酵,身边同行纷纷陷入倒闭的窘境。钟芷蕙说,即使是这样,她也不曾想过放弃。毕竟音乐是她最大的兴趣,她也为此付出了很多金钱与心血。令她欣慰的是家长和学生都愿意给予配合,才让看似操作复杂的线上教学,变得游刃有余。

她指出,我国政府让学生复课这一决策,的确会引起不少家长不安,而近日更分别传出幼儿园与小学发生确诊案例。对此,卫生总监拿督诺希山表示,一旦出现确诊病例,便会下令关闭学校。

即使目前大多数的家长都向她反映,希望能够让孩子重回学院上课,只有少部分家长希望孩子继续线上学习。但他并未因此放弃线上教学这块大饼,反之他深谙疫情仍有回升的可能,故打算在复业初期,线上线下两头跑,好好利用在行管期间所悉知的技能来应对可能即将到来的第二波行管令。

经这次疫情,国人更加熟悉线上教学模式,这不仅让我们了解到国家的教育短板,也让我们看见国家的教育发展潜力。值得一提的是,文中三位创业者在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但没有萎靡不振,反而与时俱进,无论线上或线下教学,皆恪守教育质量至上的精神。

不难看出,业者在经历过这一次行动管制令的“磨炼”后,除了丰富卫生安全意识,在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方面,也不马虎。他们也能够与家长共情,不强迫学子一次性回归线下。综上所述,相信他们已经做足准备,倘若行动管制令不幸再次重启,他们也能够应对自如。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我要留言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