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政府严捉酒驾 代驾服务乘势而起
专题| September 22, 2020代驾 喝酒 酒驾 
分享:
随着2020年陆路交通(修正)法案于8月26日在国会下议院三读通过,从今以后,任何人在酒精、毒品影响下做出鲁莽驾驶行为,继而致死他人的话,初犯者和重犯者将分别面对最高刑罚15年与20年监禁,后者更有可能被判吊销驾驶执照长达20年。就在我国政府加重刑罚以对付酒驾人士的同时,亦有一门新兴行业逐渐在我国崛起,那就是——代驾。

你听过“代驾”吗?顾名思义,代驾是指由某人代你驾驶汽车,譬如大家熟悉的“代客泊车”(valet parking)其实也算是代驾的一种,只是其“代驾时间”非常短暂,基本上只是由代驾司机为顾客寻找停车位,仅此而已,而这个服务通常需要额外付费。此外,在出国旅行时,你或许也使用过“代驾服务”,即由当地司机代你驾驶你所租借的汽车,俗称“包车”。

如今,我国执法当局加大力度取缔酒驾司机,由交警设立的路障更是“随处可见”。此时此刻,专门为喝酒人士提供的代驾服务,不失为人们在喝酒后,正愁着要怎么回家时的一个好选择。

“爱の代驾”是由丘锦翔、刘书扬以及萧伟雄于2020年8月共同创立,专门在巴生谷一带提供代驾服务。从事不同行业的三人,为什么会合力创办代驾公司?丘锦翔告诉《访问》,契机其实来自于一场偶然的谈话。

“人家是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们是说做就做的创业!”

丘锦翔笑称,他们三人原本只是坐在一起聊天,但刘书扬突然提起代驾这个新兴行业,问他们俩有没有兴趣一起创业,在经过短暂思考后,抱着“放手一搏”的心态,丘锦翔和萧伟雄一致答应了好友的创业邀约。“就连公司名字也是当天就想好了,就叫做爱の代驾!”

丘锦翔表示,爱の代驾既是取“代价”的谐音,即使用代驾服务必须付费,又因为与张艾嘉所演唱的歌曲〈爱的代价〉同名,因此更容易让顾客留下印象。(图片来源:受访者)

从确定要成立代驾公司,到开始提供代驾服务,丘锦翔一行人前后只用了不到一星期的时间,甚至印有三人手机号码和代驾收费的公司名片,也在三天内就制作好,一切准备就绪。

“这个决定也算是快狠准,虽然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客源是以认识的人居多,但做了三个星期,我们接到的订单数量是往上增加的,而且是倍速成长。”

究竟代驾是怎么运作的?司机在安全载送客人回家后,要怎么解决交通问题?

丘锦翔解释道,“假设顾客是在 Pavilion 叫代驾,我们就会把负责代驾的司机载过去,如果顾客还清醒,可以给出明确的地址,那司机在接顾客时,就会直接先把顾客的住址发给我们,要不然就是等司机把顾客载到家后,再把确切的位置发过来,我们就会跟着地址去接司机。又或者,如果那天只有一组顾客,我们的车就可以直接跟在后面,当司机把顾客送到家后,我们就把司机接走。”

丘锦翔一行人在讨论是否要创业的当天,就已决定好公司名称和代驾收费,可说是“快、狠、准”。(图片来源:爱の代驾脸书专页)

刘书扬透露,在他们目前所接送过的客人中,以40岁以上的男性为主,而大多数客人在使用代驾服务时,其实都还算清醒,因此没有碰到什么太大的问题。不过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平日的订单反而比假日来得多。

“我们原本以为,喝酒后要找代驾的人,周五、周六会比较多,结果怎么等也等不到,反而是周一到周四接到很多订单。我们后来分析得出的原因是,因为平时每个人都是开车去上班,有时是下班了朋友突然‘揪’去喝酒,有时是有生意上的应酬,所以喝了酒就必须找人代驾,把车开回家。至于周五、周六,他们的心态可能是:我可以喝得比较晚,就会先把车开回家,再出来喝酒。”

当问及是否看好代驾在我国的发展时,丘锦翔语带肯定地说“趋势是人造出来的”,他相信,当有人开始进入这个产业,就会有人陆续踏进来。

“其实喝了酒也可以选择坐Grab回家,只是你隔天还要再回到同样的地方拿车,所以有的人为了省麻烦,或担心停车的地方不安全,宁愿使用代驾服务。我觉得喝了酒不开车,也是一种负责任的行为,所以我们的顾客通常都是有家庭的人,当然也有顾客认为,比起冒着坐牢或被罚款的风险,花这笔钱叫代驾,其实更划算。”

丘锦翔表示,目前他们三人还足以应付顾客的代驾需求,若未来要聘请司机,将会优先考虑司机的人品,毕竟公司声誉至关重要,必须让顾客能够继续安心将汽车与自己的生命交付予爱の代驾。(图片来源:Unsplash)

正所谓“万事起头难”,爱の代驾不仅是丘锦翔一行人所开设的新公司,他们所提供的代驾服务,在马来西亚亦是一门无前例可参考的新兴产业。也因为如此,丘锦翔免不了要向律师咨询,究竟提供代驾服务还得注意哪些事项。

“不做的话,我们永远也不知道会面对什么问题,所以我们是一边做,一边记录要改进的地方,再慢慢改善。我们也有咨询律师,譬如要设立怎样的条款和规则,才能够同时保障司机和顾客的权益。与此同时,我们也在计划做一款APP,让顾客可以透过APP来订我们的代驾服务。”

不止雪隆区   柔佛新山亦涌现代驾公司

35岁的周谊喜原本在新加坡从事品质管理工作,工龄长达10几年,岂料突如其来的疫情与边界封锁,让周谊喜被迫要在马来西亚寻找新的收入来源,以维持一家子的开销。

来自新山的周谊喜因疫情关系,失去原本的收入来源,加上政府宣布加重酒驾刑罚,决定从事代驾。(图片来源:受访者)

“刚好MCO没有工作,又看到政府加重酒驾刑罚,就想到要做代驾,因为也不需要额外的资本,只要有一辆车,可以开车送人回家就可以了,所以就跟两、三个朋友一起开始做代驾,成立了鸿喜代驾。”

周谊喜与友人所提供的代驾服务,跟爱の代驾相差无几,顾客会透过电话或WhatsApp“下单”,说明需要代驾服务的时间与地点,而司机会根据Google地图所计算的距离向客人收费,把客人安全载送回家后,就会自行离开。

“从顾客的角度来说,他不会在喝了酒后,随随便便找人来帮他代驾,对我们司机来说,也不敢随随便便载一个喝了酒的陌生人,所以目前我们的顾客都是通过朋友介绍的比较多,这样会比较高保障,顾客也比较放心。”

周谊喜表示,从开始提供代驾服务至今,他所载送过的客人并不多,这或许与新山的喝酒文化有关。

“我认为新山的代驾需求没有吉隆坡那么高,因为在新山,大家通常是开车回家后,再坐Grab出去喝酒,而且新山属于经济受影响的重灾区,其他州都是靠本土人消费,但新山很多时候都要靠新加坡客人和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来刺激经济,所以新山现在的经济状况其实很差,晚上也比较安静,加上有SOP,很多酒吧都没有开门。”

此外,周谊喜也提出,与吉隆坡相比,新山的路检较少,因此很多人在喝酒后,依然会抱着侥幸心态,选择自己开车回家。“执法的严厉度也会影响到这个行业的发展,但我们主打的是:安全载送客人到家,避免罚款。”

周谊喜所成立的鸿喜代驾以“放心回家”为宣传标语,希望顾客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图片来源:鸿喜汽车代驾脸书专页)

目前,周谊喜对代驾行业能否在新山发展起来,仍保持观望态度,不过他也不局限自己仅靠代驾维生,而是妥善利用剩余时间。

“除了做代驾,我也有在做网卖、代购等等,都选时间比较自由一点的工作。在马来西亚,如果只做一份工作,很难维持一个家庭的开销,所以必须在同个时间多打几份工,还有老婆孩子要养嘛。”

我国尚未开始管制代驾服务

交通部长魏家祥早前在受访时亦曾公开鼓励国人从事代驾。他表示,由于这个行业非常新,因此尚未有任何管制,等到越来越多代驾公司出现后,有关当局才会针对代驾制定相应的法规。

然而,即使代驾在我国是一门朝阳行业,在国外如韩国、中国,代驾却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因此,本地的代驾公司或代驾司机不妨多跟国外取经,让代驾这个产业能够更快速地发展至成熟阶段。

以韩国为例,代驾服务已存在约二、三十年,应代驾产业而生的“代驾险”,就是一旦司机在代驾时发生车祸,在法律上必须承担肇祸责任的司机,能够找保险公司理赔,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司机的权益。

除此之外,在使用代驾服务前,若能事先签署注明司机与顾客权益的合同,解决顾客在使用代驾服务时会衍生的顾虑和疑问,相信会有越来越多人对代驾公司有信心,能够放心使用代驾服务。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9 / 5. 评分人数: 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我要留言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