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记者假冒“代写枪手” 揭露大学作业代写交易内幕

大学作业“代写枪手”(Assignment Writer或Assignment helper)是这个年代衍生出来的“新兴行业”。他们专门为不想完成论文的大学生完成大学作业,并靠这类服务赚取额外收入。在这个网络发达的年代,代写作业由地下浮出表面,随意在谷歌或脸书或其他网络输入“Assignment Writer”或“Assignment helper”,便能找到提供这项服务的人。他们到底是如何成为或被筛选成为“代写枪手”的呢?对大学生而言,这种服务可靠吗?《访问》潜入代写枪手圈子,揭露他们作业的程序……

为什么要上大学?上大学对很多人来说,是为了汲取有用的知识、累积实用的经验,以便将来能够轻松在社会上拥有一席之地。但在高等教育普及、大学生比比皆是的年代来说,上大学似乎成了大部分人必修的课程。而大学文凭逐渐演变成了一张进入社会的门票,没有了大学文凭就如手无缚鸡之力,很难在竞争激烈的社会上立足。为了获得通往社会的钥匙,有的人凭着自己的实力修完大学;也有的人却走旁门左道,付钱让人代写大学作业以顺利毕业;没错,是“付钱让人代写”大学作业。

大学作业代写枪手(Assignment Writer或Assignment Helper,)是在这时代下衍生出来的“职业”。他们主要为有课业困扰的大学生完成大学作业,甚至是毕业论文,以从中牟利。付钱找人代写作业,被一些大学生视为作弊的方法之一,虽然不诚实明确不容易被发现。而代写枪手则打着“让学霸利用知识赚取金钱,让学渣利用金钱换取成绩”的名堂,合理化这类交易,以取得大学生的信任。

代写枪手以“各取所需”为由,合理化代写服务。(图片来源:Pixabay)

虽然这种交易在很早之前就已经以地下交易的方式存在了,但在这几年随着网络发达,只要在网络上搜寻关键字,就能找到数个大学作业的代写平台。而这些平台都有在持续经营,不仅会上传顾客好评的截图以博取潜在顾客的信任,更大方公开电话号码招揽顾客。

如何成为“代写枪手”?

为了窥探和了解这个行业的生态和运营方式,访问网记者化身成想要加入代写枪手的大学生,透过脸书联系了几家大学报告代写平台,并询问他们是否还需要代写枪手。在发出“求职短信”后不到两分钟,有一个代写组织负责人便回复了短信,并要求记者转移至通讯软体Whatapps上洽谈详情。

首先,代写报告组织负责人先介绍自己名为“G”,之后便要求记者先介绍自己,并阐明想要加入代写枪手圈的原因和能为顾客提供的服务。在这之后,G便“雇用”记者成为代写枪手了。整个过程非常简单,G并没有要求记者提供一些证件和成绩单来证明自己是合格的代写枪手。

接着,G发出了一条很长的信息,里面列出了一系列必须遵守的条款,让记者在加入之前必须仔细阅读。第一个条款是说明在接下工作前,必须先确定那份作业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所能完成的,而且他们认为提供品质好的作业,是他们的“商业道德”。

再者,代写枪手必须在指定时间内交上作业,不能迟交。整份作业的抄袭率只能低于10%,而且必须注重作业格式。

关于“薪水”,G则表示:作业内的每个字是以5仙为酬劳。

大学报告代写平台中间人G要求记者在加入枪手团前细读的条款截图。(图片来源:访问网)

在读过条款内的内容后,记者便照着信息尾端的指示回复了“是的,我已经阅读并了解了所有条款,我已准备好接下工作了”。随后,G便发了一份种族关系(Hubungan Etnik)的作业过来,让记者去完成。在详列了顾客的要求后,G便要求记者在两天后提交“成品”。

记者跟G闲聊时便问G,为什么敢于向别人透露自己的名字。G反而认为,这件事情不是在贩售毒品或是杀人放火,并没有触犯到道德底线,所以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在这之后,记者基于好奇,还询问G现在的职业,G便回答他现在正在修读着博士学位(PhD)。

中间人抽佣比枪手高三至四倍?

除了查探代写枪手的运营模式,记者也伪装成顾客去调查一份报告的价格,以计算像G这样的中间人到底赚了多少差价。记者从在籍大学生手中得到了一份大学报告指示,并以另外一个脸书账号和手机号码联络了G。

负责人G在接过报告大纲后,给出了这份报告的价钱和可以提供的服务。(图片来源:访问网)

从上图可以看到,一份字数1,800至2,000字的报告,售价是500令吉。由于记者是第一次购买此项服务的客户,G给出了折扣价,只须付费400令吉即可。

假设今天这份报告的字数为2,000个字,而收费为400令吉,换算过来一个字收费20仙。扣除掉给代写枪手的酬劳5仙一个字,这代表中间人G还可以净赚一个字15仙,是枪手的酬劳三倍之多。

大学生怎么看作业代写服务?

另外,《访问》也针对100名来自不同高等学府的大学生进行了一项匿名的问卷调查,发现有多达90位大学生是知道报告代写这项服务的。虽然高达九成的学生知道代写服务的存在,但曾经购买过或参与过这项服务的大学生只占8位。

那么大学生有没有曾经想过要购买这项服务呢?57位大学生表示没有想过要购买或是参与这项服务;有20位大学生在很多大学报告要同时完成时,想透过购买报告代写服务来减轻负担。12位大学生在写不出报告时萌生过这种想法,另外9位则表示,当他们不想做大学报告时曾想过联系报告代写服务。而2位大学生认为“如果他富有的话”,便会购买这项服务。

一半以上的大学生从来没有想过要购买这项服务。(图片来源:访问网)

当这批大学生被问到关于这项服务的看法时,有65位大学生认为这是不诚实的行为,因为涉及欺诈;而另外35位大学生则认为,这只是各取所需的交易而已,并没有触犯到道德底线。

那么大学生对报告代写服务的信任度到底有多高呢?在这100位大学生里,对代写服务信任度保持中立的占大部分,总共有41位。而其余的是5位极度信任,20位略微信任,17位略微不信任,17位极度不信任。

代写服务属作弊行为

一名不愿具名的大学讲师称,购买代写报告的服务可能会让你一时轻松,但却会为你带来一生的负面影响。虽然在他们的诱导下,这看起来只是一件“各取所需”的服务而已,但他们绝对不会提起购买代写服务所带来的风险。

“这种不诚实的行为一旦被校方发现,除了会作废该学生的论文或是科目的分数,有的还可能依据情况开除学生,断送前程之余,还会让一心栽培你成龙成凤的父母伤心欲绝。”

代写报告服务涉及欺诈,严重可能会被校方开除。(图片来源:Pixabay)

他认为,如果真的那么幸运直到成功毕业为止,购买代写服务一事没有被校方发现到,这也依旧会为你带来不好的影响。当你踏出社会之时,你会意识到你比别人更加缺乏竞争能力,因为身边的朋友都能将大学到的知识运用在职场上,而你却一无所知。不只无法跟上社会的脚步,还浪费了大学难能可贵的自我增值时光。

假如代写服务被广泛使用,这也会为雇主带来巨大的困扰。雇主无法凭着唯一可靠的毕业证书或成绩单聘请到适合的毕业生,因为这些证明将无法反映该应聘者真正的学历和实力。再来,这可能导致大学的普通学位文凭不再可靠。人们必须花更多时间修到学士以上的的学位,才能让自己的能力被认可。

频繁使用大学代写报告服务会导致出社会工作之时,缺乏足够的竞争力。(图片来源:Pixabay)

对代写枪手们而言,这是没有任何的负面影响,因为他们仅仅是把完成好的报告递给你而已,并不承担任何“售后服务”和“售后风险”。

学习本来就存在着不同的梯级和深度,因此也就意味着人有自我增值的可能。与其把大学报告交给代写枪手完成,不如靠自己的能力,一步一脚印的完成。这样的大学生涯不止带来回忆,还带来成长。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4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