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你知道马来西亚的电力是怎样来的吗?

2020年12月,中国各地传出因供电不足而必须“限电”的消息,不仅影响了工商业用电,民众的生活作息也大受影响。在看似物资充足的21世纪,你或许难以想象自己生活在一个必须限制用水或用电的世界,实际上,就连跻身世界大国的中国,尚且会出现供电不足的情况,马来西亚在能源安全(Electricity Security)方面,是否拥有万无一失的应对方案?作为国民,你又是否知道我国的电力究竟是怎样来的?

每个国家的主要电力来源并不相同,有的国家是以水力发电为主,如挪威、加拿大;有的国家是以核能发电为主,如法国;有的国家则是以火力发电为主,透过燃烧化石燃料(天然气、煤炭、石油)的方式,将热能转化成电能,如美国、中国、澳洲以及俄罗斯等。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资料显示,在众多的发电方式中,以火力发电最为普遍,透过燃烧煤炭和天然气取得电能,是大多数国家所采用的主要发电方式,其次为水力发电,再来则是核能与风力发电。至于近年来备受看好,作为替代不可再生能源的生物燃料和太阳能,两者的发电量亦是逐年增加,只是所占比例仍不高。

在众多的发电方式中,以火力发电最为普遍,透过燃烧煤炭和天然气取得电能,是大多数国家所采用的主要发电方式。(资料来源:国际能源署)

那么马来西亚的主要电力来源究竟是哪一种呢?答案是——以燃烧煤炭与天然气来获取电能的火力发电为主。

为何大部分国家选择使用燃煤来发电?

提到燃煤发电,很多人的第一观感或许会是“啊?那不是会造成空气污染?”,尤其是阻止地球暖化变得越来越刻不容缓的现在,使用燃煤发电的争议也变得越来越大。然而,你是否想过,为什么我们总是能听到“节能减碳”的口号,也时常会在报章或电视新闻里看到专家们或联合国组织要求各国响应“减少碳排放量”的呼吁,但直到2020年,许多国家仍然主要使用燃煤来发电?这些国家又是出于什么样的考量,选择使用燃煤来发电?

毋庸置疑的,在所有发电方式当中,煤炭的发电成本最低,由于蕴藏量丰富,相较于石油与天然气,煤炭的价格也最为稳定,是化石燃料中最经济的选择,这也是过去10年间,我国的燃煤发电比例大幅度成长的一大原因。

担任发电厂调式工程师已有10年的林家永告诉《访问》,采用燃煤发电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燃煤发电厂的电力输出最稳定。

林家永担任发电厂调式工程师已有10年,同时他也是一名技术顾问,合作过的发电厂不仅限于马来西亚,也包括越南、新加坡以及泰国的发电厂。(图片来源:受访者)

“由于天然气的输气管道无法保持在一个固定的压力,因此输出的电量不比燃煤发电来得稳定,但如果跟可再生能源相比,煤炭和天然气发电都是属于电力输出稳定的发电方式。像太阳能的话,只有在早上有阳光的时候,才能够产电,阴天及晚上则完全无法使用,加上电力是无法储存的,所以我们不能完全只依赖可再生能源来发电,因为这些不确定因素都会导致电力无法稳定输出。”

那么,倘若电力无法稳定输出,会造成什么后果?对个人或家庭用户而言,或许影响不大,只需要按照配电时间来改变日常行程,然而,对于国内数一数二的“用电大户”——水泥厂或钢铁厂来说,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在本地一家水泥厂担任高级经理的赖先生在接受《访问》专访时就表示,他们非常重视电力供应是否稳定。

“我们是用电大户,电源的提供对我们的生产计划非常重要,如果用电的时间不能按照我们或市场的需求,而是要按照供电的限制来做生产计划的话,供应链会受到很大影响,我们也会因此承受不同程度的亏损。”

根据大马能源委员会的2019年数据,我国在1998年时,主要的发电来源为天然气 ,直到2018年时,燃煤发电的比例已大幅度提升。(资料来源:大马能源委员会)

若仔细观察上述图表,你或许还会有这样的疑问:“如果燃煤是最便宜、稳定的发电方式,为什么只占了43.4%?不应该是100%吗?”答案其实很简单——不仰赖单一电力来源,才能更好的确保能源安全。

举例来说,我国燃煤发电厂所使用的煤炭100%都是从国外进口,一旦我国无法从国外进口煤炭,又没有其它的替代发电方式,发生“全国大停电”这样的灾难性事件也并非不可能。因此,保持多元电力的发电组合(Electricity Generation Mix),亦是确保能源安全的关键因素。根据大马能源委员会于所发布的2019年数据显示,我国在2018年的发电组合主要来自三种不同的电力来源,分别是煤炭(43.4%)、天然气(39.1%)以及水力(15.6%)。

选择燃煤发电固然有其因,包括燃煤是最便宜的发电方式、煤炭蕴藏量丰富让电力供需趋向稳定,同时降低了电价突然飙涨的风险,但使用可再生能源来发电亦是大势所趋。过去几年,如何利用可再生能源发电、如何降低可再生能源的发电成本以及如何替代库存有限的化石燃料等,都是世界各国所关注的议题,毕竟唯有成功解决能源问题,才能在永续发展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马来西亚不用燃煤发电,可行吗?

林家永认为,单就稳定度而言,燃煤与天然气发电对我国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发电组合则是越多元越好,而他也相信,多元的电力来源将促成良好的市场竞争,国人也极有可能因此而享受到更优惠的电价。

虽然燃煤与天然气发电仍然会是我国在未来几年内的主要发电方式,但这并不代表大马政府或我国的电力公司无意改变现状。以国能(TNB)为例,国能早前便宣布,该公司在2019年投产的东宜麦发电厂(Jimah East Power Plant),是国能在我国建立的最后一家燃煤发电厂,国能在未来不仅不会再投资全新的燃煤发电站,该公司燃煤发电的收益也不会超过国能营业额的25%。

与此同时,国能还相继成立了子公司GSPARX与TNBR,致力发展可再生能源,为改变我国的发电组合铺路。

值得一提的是,国能于2019年所投产的东宜麦发电厂,采用了超超临界(USC)燃煤机组,不仅能够将燃煤的效益最大化,也降低了环境污染。传统燃煤发电厂的效率是约30%至36%;超超临界燃煤发电厂则可达40%至45%,碳排量比传统燃煤发电厂少约30%。(图片来源:Burnsmcd.com)

至于签署了《巴黎协议》,承诺会共同减碳的马来西亚政府,亦针对可再生能源领域制定了目标——在2025年,把可再生能源在我国发电组合的比例提高至20%。

随着近十年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尤其是光伏发电在技术与材料方面的进步和成熟,太阳能发电的价格变得日益低廉,加上政府推行的净电能计量(NEM)广受好评,这不单让参与这项计划的公司与民众省下电费,也为环保出一分力。

一个国家能否发展,能源是必不可缺的元素,但各种发电方式都有其优缺点,什么才是最佳能源组合,若加入了政治、地缘、社会、经济、环境等因素,相信各国得出的答案也会不一样,就我国而言,目前的发电组合或许已是经过多重考量后,最折衷的能源配比。至于发展与环境何时才能结束永无止境的拔河战?只希望各国菁英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上,尽早有更多的新突破,让可再生能源能够尽快成为一个具经济效益的发电选择。唯有搭配着多元化的发电能源组合,这样才能确保国家及人民在拥有可持续及稳定的电力下持续发展。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25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关家汶

《访问》编辑兼记者,不喜欢想太久远的事,短期目标是——写对得起自己的文章。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