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网课一周年:我留学留了个寂寞
专题| February 24, 2021大学生 居家学习 新冠疫情 留学生 网课 
分享:
2020年年初,全球爆发新冠肺炎疫情,各国政府相继封国锁境,导致准备出国留学或已经出国深造的留学生被逼留在家上网课。一年过去了,这些留学生经历了什么?长达一年的网课生涯,带给了他们什么启示?他们得到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网课真的很没有大学学习的氛围,我很难集中精神。”中国清华大学的物理系大二学生陈子贤如是说。

2019年秋季学期结束后,留学中国的学子返马过年,但却没想到这一趟回乡,就遇上了新冠疫情爆发,无奈之下被困在家中线上上课。

到如今,他们已经在家上网课一年了。

相较于西方国家,中国大学的教学方式是更加传统与保守的。在疫情开始前,只有少数大学有线上教学平台,有些大学的教室并没有录播设备,一切需要从零开始摸索。

这就让许多留华学生,在转换成线上教学的过程中的体验较差,甚至有同学因此退学。

大学教师的硬体设备是网课成功的先决条件(图片来源:Mainichi)

网课无法实践——“期待”变成“厌倦”

一开始,陈子贤对网课是有些许期待的。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上过网课,对于这一种新常态下的上课模式,他抱着好奇心。但是,他根本没想到疫情会持续这么长的时间。

现在,他对网课的心情,已经从“期待”转换成了“厌倦”,上网课变成了薛定谔的猫。

有些人认为学生缺乏自律,导致网课成效不大,但是这并不能全然将网课难熬的责任怪在学生无法自律身上,因为对于理工科而言,大学课程不仅是学习专业知识,更是需要从各个实操和实验课中实践出真知。

对陈子贤而言,他每一个学期都有实验课,但是由于无法返校,他只能将所有课程推迟,待返校后才一次性修完。

这样的困境同样发生在中国山东科技大学就读通信工程科系的留学生罗莎玛(Loshama Ramas)身上。

罗莎玛今年已经大三,按理明年就可以毕业了,但是所有实践课都需要推迟到返校后才能进行,她对此感到忧虑。

“在乐观的情况下,我预计大四时能够返校,但是纵然能够返校,过多的实验课程会让我感到吃力,学习的成果不如预期。”

理工科的实践课不可能难以通过网课形式呈现(图片来源:123RF)

不仅是理工科学生,所有需要实操和实践的科系学生也深受网课的困扰。

在中国同济大学建筑系就读的大二学生梁安怡则说,建筑系常常需要自己动手制作手工模型,但是在网上教学的情况下,要实现模型制作难如登天,因此自己的专业能力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

在中国传媒大学修读广播电视编导的陈国妗更曾因为网课而一度考虑休学——无法线下参与剧组拍摄,加入到节目策划当中,一味的“啃”下知识让她学习体验大幅下滑。

“疫情之下,人生像场脱序的剧本。”陈国妗感慨地说。

网课需要各方配合(图片来源:national herald)

网课还有什么不好?

其实网课最大的问题,并非是课程本身,而是在于实现网课的技术和老师对国际学生的关注度。

“我们学校负责录制的是技术部,老师只是负责教书,所以很多技术上的东西老师也不是很在乎,因为对于他们而言,教书才是最重要的。” 今年大二的北京大学学生陈思勇说。

在北京大学修读国际经济与贸易的陈思勇认为,网课体验好坏,取决于老师是否足够关心所有学生的上课情况,如果老师只是顾及课堂上的同学,那么网课体验自然谈不上好。

网课的形式很多种,最常见的是直播和录播的形式。但是无论是哪一种形式,都需要老师的配合。有些老师仅仅关注课上的学生,整节课都忘了开麦克风、或是没有开摄像头,对于线上学生的反馈不闻不问,或是不愿意花时间调试设备,让线上同学“读唇语”或是仅仅听声音看不到课件。

“其实一开始和内地学生一起上网课的时候,老师对我们的反馈比较敏感,有任何问题会马上解决,但是当大部分学生都返校上课时,线上的同学就很容易被忽略。” 陈思勇说。

有些老师一直忽略线上学生的诉求,让学生的网课体验极差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无独有偶,就连同济大学的梁安怡和中国传媒大学的陈国妗,也同样有这样不愉快的体验。

对于陈国妗而言,学校的管理风格更是她的心头刺,她常常戏称管理风格过于“艺术”。她所就读的中国传媒大学国际生人数较少,国际生和内地生的管理人员因缺乏沟通,让他们成为在各部门之间踢来踢去的“皮球”,有问题无处可诉。

更何况,网课虽然确保了学生能够跟上进度,但是却牺牲了课堂互动和社交活动。

“我是从别的系转过来的,但是我一转系就线上上课了,全班只有我一个国际学生,完全没有机会参与到班级活动当中。” 对于这样的情况,陈国妗感到无奈。

罗莎玛同样对此深有感触。

对她而言,她出国留学的目的就是为了体验国外的大学生活,广交朋友,网课的对她而言是得不偿失的。再者,网课限制了她举手发言的机会,许多不懂的知识点无法得到老师的及时解答。

除了师长提供技术性支持以外,学生们自身的学习状态也很重要。其中,陈子贤就对此表示:“(在家上课)让周围多了些干扰,注意力减少了,无法专心学习。”

然而,像他一样上网课容易被干扰的困境,几乎也是所有网课学生面对的问题。

对大学生而言,学习和社交是同等重要的(图片来源:Temple University)

网课真的一无是处?

但是几乎所有的受访者都认为,网课有一个显著的好处——提高了学习的效率。

与许多西方大学不相同,普遍上,中国大学都不会提供课堂录制,因病请假缺席、上课走神或是来不及抄写笔记,就会导致学生对某个概念掌握得不是很彻底,影响基础知识概念的掌握。

而网课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

纵然不是每一门课的老师都会录制网课,但是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在自己的设备上自行录课,并在课后按照自己学习的进度对一些课堂难点进行反复琢磨。

网课让学生有更多的空闲时间,挑战学生的自律程度和时间管理能力(图片来源:Bamboohr)

此外,网课让学生的时间管理更有效率。梁安怡认为,在线下上课的时候,学生需要从一栋教学楼赶到另外一栋教学楼,浪费很多时间,但是网课就没有这样的烦恼,学生可以利用课间碎片化的时间休息或是复习,不需要将时间消耗在路程上。

而中国大学普遍上较长的学习时间,也让许多人在学习的时候囫囵吞枣,没有精力好好消化知识。但是录播课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我半夜两点的读书状态可能有时候还好过早上八点刚起床时的读书状态。”陈国妗笑称,对她而言,更自由的网课让她提升了她的学习效率。

对于学生而言,学校安排的上课时间不一定是他们最有学习意愿和精力的时间(图片来源:Ilmkidunya)

梁安怡对此也是赞同的。因为线下上课往往不会全程上课——老师可能会在课上说着说着跑题、需要花时间回应同学的提问或是让同学们课间休息等,但是网课可以直接“去其糟粕,取其精华”,直接听重点内容,缩短学习时间。

而纵然网课的确让学生与其他在校内的大学同学的社交减少,但是陈思勇认为这并非是一件坏事,对他而言,网课只是让社交圈子的转移,并非让社交活动消失。

“我在这个期间不是说没有社交活动啊,只是我的社交对象就会变成家人、高中同学等等。” 他说到,而且他坚信“危机就是转机”,虽然一开始没办法适应网课生活,但是渐渐地,他开始自由地安排自己的时间表,在上课之余,也学习一些额外的知识,自我提升。

(图片来源:Indiana Online)

什么样的网课才是好?

相较于许多留华生的哀嚎,在英国留学的李洁静显得悠然自得。2020年八月,她在英国锁国前回到马来西亚,开始了她的网课之旅。

对于许多留华生反馈的校方忽视国际学生的情况不同,她所就读的利物浦大学(University of Liverpool)非常重视所有学生的上课体验,并且常常以问卷的形式了解国际学生面对的上课困境。

据悉,校方非常体恤学生。许多国际学生因身处不同时区而遭遇到时间上的困难,因此校方在了解情况后更改课表,确保英国国内和国外的学生的上课时间合理。

这样的待遇是留华生不享有的。在清华大学,许多身处不同时区的国际学生,甚至需要凌晨三点起床参与线上体育课,校方也不曾特别咨询国际学生的上课感受。

在家上网课不一定不好,大学生有更多的时间在毕业前多多陪陪家人(图片来源:BNESIM)

李洁静认为,英国大学原先的上课时长本来就不长,原本就已经有很多的自由时间去打工、学习等等,网课除了带来形式上的转变,其实并不会对她的学习有太大的影响。

“其实我觉得可以趁这个时候多陪陪家人很不错啊,虽然少了社团活动,但是我可以多陪家人。” 李洁静感慨。

任何事情都是双面刃,牺牲了在国外上课的时间,换来的是和国内家人亲友的更亲密接触。毕竟出社会后,学生不可能有这么多时间陪在亲友左右。

一言以蔽之,一个好的网课,除了取决于学生的自律程度,更多地是校方是否有给予国际学生合理的关心和支持。有了校方和师长的支持,网课也可以很顺利。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2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