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知识产权如同保护有形资产——你的企业名字与标志真正属于你吗?

你的企业名字与标志真正属于你吗?不少人认为,知识产权只和创意领域挂钩,其他行业人等可以置身事外,但只要稍加留意全球新闻,不难发现世界各地的商业侵权案件逐年上升,且关注度不少。保护知识产权理应和保护有形资产一般理所当然,而非等到掀起风波,才惊觉丧失自己资产的拥有权。

在人手一台智慧型手机的时代,社交媒体营销效果提高,各类制图应用程式普及化,创业门槛比以往的年代来得低,在弹指之间“产出”自家的图标并非难事。然而,在为日益提升的业绩欢喜、看着银行账号数额渐渐增加的同时,你保护了自家的知识产权吗?

根据马来西亚知识产权局(MyIPO)数据显示,马来西亚在2018年至2020年期间,共有21,376项专利申请、127,087项商标申请;外观设计申请为5,281项,另有21项地理标志申请。逐年稳定增长的数据说明了知识产权在现今时代备受重视,也可见商家对于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提高。

大马知识产权事务所Dreven Capital创办人杜泓威接受《访问》专访时指出,一般提及商标申请,商家都会以“先试市场水温”为由而延迟申请。倘若来得及在其他竞争者抢先申请商标之前注册,固然无所谓,但往往事情并不在自己掌握之中。

杜泓威与其团队经营知识产权事务所,为顾客提供一条龙专业服务。(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这样的案例很常见,而新马民众最为熟悉的大概是今年3月初,新加坡艺人王雷的“卖鱼哥”商标在中国遭人盗用抢先注册事件。王雷自2019年3月疫情肆虐期间,专攻网络平台直播带货。靠直播卖海鲜爆红的他,获大马网友替他设计“卖鱼哥”商标。岂料却有者看准他在中国爆红,而于同年7月在中国正式提交“卖鱼哥”商标注册申请,仅仅迟了一周时间,他就白白失去该商标持有人的身份。目前王雷还会提出上诉,但倘若此次上诉被驳回,就唯有重新设计商标。

王雷的“卖鱼哥”商标在中国遭人盗用抢先注册,导致他无法以该商标将产品带入中国市场。(图片来源:王雷面子书专页)

杜泓威表示,当他在职场上告诉客户说公司名字取得很好,建议他们先花钱注册时,很多客户会这么回应:“不要,我要先测试市场反应……”

“这倒没关系,只不过当遇到类似‘卖鱼哥’事件的时候,所花的商标注册费用和最终损失的价值根本不成正比。”

“商标注册费用为两千至三千令吉,一次注册为期十年。”他打趣说道,注册数额除以每个月,连每月电费都比不上。每个月仅以二、三十令吉就能保护自家品牌名字,不值得吗?

注册商标和购买意外保险的道理相同,当事情发生时才想起自己没做充足的保障,一切都太迟了。

日常生活最容易犯下的侵权行为

他继续解释,一般的商标注册申请需要12个月时间,而所需的资料为企业成立文件证明和企业图标(Logo),并列明企业所属的行业类别。

“假设我开设一家媒体公司,和制鞋行业并无直接关系,那我们就不算是竞争对手,同样名字两方申请并不会造成太大问题。但换作是知名品牌,则属例外,即使不是同行竞争对手也不能重复申请同一名字。”

受承认为知名品牌也有一套验证标准,例如该品牌在某国家成立时间多长、产品销售量、入驻每户家庭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曾在媒体投入多少的广告、所吸引的流量等等,都是评估该品牌知名度的标准。

“企业的无形资产不外乎是信誉(Goodwill),知识产权估价师基本会从三个部分来进行估算,即投入成本、市价和未来估值。”

Whole Foods Market被誉为有机产业的“爱马仕”,主打有机天然、无添加物无加工健康食品。(图片来源:Whole foods market)

他以美国电商亚马逊(Amazon)在2017年以137亿美元(565亿5356万7787令吉)收购天然食品超市Whole Foods Market为例,其中最值钱的正是信誉。Whole Foods Market被誉为有机产业的“爱马仕”,主打有机天然、无添加物无加工健康食品。即使产品价格比起市场其他同类型产品高出至少三倍,仍拥有一群忠实顾客。品牌信誉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立,而是经过日积月累的投资造就今日的价值。而很多时候,消费者买的不仅仅是产品,买的还包括感觉和标签。

询及日常生活中最容易犯下的侵权行为,杜泓威不假思索地说:“在打造品牌的时候,‘假冒’(Passing off)其他品牌误导消费者的情况最为普遍。”与版权、商标、专利等知识产权的法令不同,“假冒”是根据普通法控告他人侵权,以保护商誉。

“Red bull”和“Wild cow power”两款能量饮料的外观设计相似,容易让消费者产生混淆。(图片来源:Google)

他指着“Red bull”和“Wild cow power”两款能量饮料的外观设计,点出六大足以构成侵权的抄袭层面,分别是同为金黄色背景、红色字眼、绿色彩带、红色牛印在瓶身、铝罐外观形状和行业类别皆一样。

“结果当时法庭以‘假冒’判决Wild cow power侵权,因为无论是商标或整体感觉,都容易误导消费者,混淆视觉感官。”

“另外,大约在六年前,雪州蒲种靠近IOI商场附近有一家韩式墙纸公司名为‘Korea Wallpaper’,而在它开业不久后,大道对面开了另一家韩式墙纸公司取名为‘New Korea Wallpaper’。这种把自己的货品、服务或业务失实陈述为与另一名商人或其货品、服务或业务有密切关系,从而导致索偿人商誉受损,索偿人便有权控告前者假冒。最终,后者也另取其他公司名字。”

Korea Wallpaper曾被顾客询及是否在附近开设第二家分店,始知同行在附近开了一家名字相似度极高的公司。(图片来源:Korea Wallpaper)

保护知识产权其实是在保护创作者持续创作的热情

当社会不断出现抄袭侵权事件,我们不仅仅是要以法律制裁涉事人,同时也需要更多的讨论与教育,提高民众对于抄袭与侵权的认知。杜泓威表示,知识产权是个日新月异的行业,过往不受保护的电路版图设计、植物品种研究、游戏玩法等如今已有成功诉讼的案例,未来有没有可能从服装设计、房屋设计,甚至是生意模式、餐饮菜色研究都获得保护呢?

“我敢断定这是有可能的事,因为2019年中国就出现了这样的案子,即使游戏重新设计角色、画风等等,可是游戏玩法雷同也算是抄袭。虽然这个游戏模板的抄袭对游戏创作者而言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这样的风气会抹杀创作者持续创作的热情。”

他认为,创新是一种态度,而不是单一作品,但很多人会很在意是因为毕生只有一个作品。当一个人花了很长的时间和心思打造备受瞩目的作品,一生也只有一个作品时,别人凭什么来抄袭?

“但坦白说,现今时代节奏迅速,某些想法、概念被取代也在短时间内发生,这个年代无法再以一个创新思维维持十年风潮,以前阵子还流行的奶茶风潮为例,今天还能继续生存的剩多少间?”

说到新兴行业或产品风潮,必定少不了时下崛起的网红趋势。

“首先,网红必须先把自己的名字注册为商标,这是个人标志,因为大众是通过这个名字认识你。其次,就是声音商标,例如手机、电子产品品牌的开机声音,让民众可以通过声音商标辨识来源。”

中国知名带货直播李佳琦在去年4月为自己在直播间的口头禅‘Oh my god,买它买它!’提交声音商标注册申请,惟却在同年12月被驳回,至于是否还会重新申请则不得而知。

“关于李佳琦‘Oh my god’声音商标申请被驳回的理由,需要咨询专业人士。但根据《商标审查指南》,有害于宗教信仰、宗教感情或者民间信仰皆不能注册商标。而‘Oh my god’中有‘god’(神)这个词汇,可能产生宗教冲突。界面新闻查询过去的商标争议发现,不少涉及宗教的商标注册案例都被驳回或宣告无效,比如“泰山大帝”、“摩诃池”、“茶行僧”等商标都不成立。”

无论上述案例成功申请与否,都能够作为各界的借镜,保护自己的无形资产应该和保护有形资产一样理所当然,否则你取的企业名字再好听,只要一天未注册商标,它都不真正属于你。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2 / 5. 评分人数: 1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罗咏琦

《访问》编辑兼记者,因为善忘,所以想要好好记录眼前的故事,当时代的见证者。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