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他们都是斜杠青年? 为什么他们拒绝朝九晚五的生活?
专题| March 11, 2019斜杠青年 职业 
分享:
近几年来,出现了一群像弯弯一样“身份多重”的年轻人。《纽约时报》专栏作家麦瑞克·阿尔伯将这样的人称为“斜杠青年”,意指社会中那群不满足“专一职业”的生活方式,而展开多重职业、多元生活的年轻人。

“我们歌颂梦想,是因为坚持到最后的人不多。”

许多在追寻梦想途中转身的人都说,梦想不能当饭吃、工作时间不允许,仿佛梦想与现实只可选择其一。可我眼前这位穿着红白波点上衣的大女孩,却以另外一种方式,在现实中守住了理想。

我还没推开咖啡店的门,就见她向我用力招手。她叫弯弯,今年28岁的她,仍然无法以单一职业将自己归类,她并不是没有工作,而是她的身体里装了四种不同的身份。她同时是副导演、演员、制片,也是平面设计师。

28岁的弯弯有四种不同的身份,她同时是副导演、演员、制片,也是平面设计师。(图片来源:受访者)

你为了什么而生活?

“斜杠青年”对弯弯而言,重点不在于职业的多寡,而是在于就业的意义。

她认为选择斜杠生活的人,多不是为了“多专业、多职业、多收入”,而是想要生活得到平衡,想要生活不那么乏味,并非只有金钱取向。

“我会想,如果我的生活很平淡,一辈子就是一种人生,(有一天)我就这样死了,退休金就留给我的小孩……哈哈……不行啦…… 我认为生活需要一些故事。我总不能告诉我的孩子,我做过最厉害的事就是逃学吧。好废。”

弯弯高中毕业后,也曾经像大多数的毕业生一样,要不找份全职、要不就继续升学。她先是跟随爸爸的脚步,成为全职平面设计师,后来再到公司做营销、当会计。朝九晚五的生活虽然给了她稳定的收入,但她心里却一点也不踏实。

也许是直率的个性,她从来不会委屈自己身处不喜欢的环境。

“有的人可以抱怨,甚至抱怨很多年后还在原地。但我不是。如果你听到我抱怨一件事、一份工作,不久后,你就会看到我离开了。每天八点半上班、固定坐在办公桌上工作8小时对我来说是一种煎熬。”

弯弯略带自嘲地说:“我从小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哈哈哈……但是我知道我自己不要什么。我开始意识fulltime不是我的路,就慢慢寻找别的方向、别的方式。成全我的生活和梦想。”

离开全职人生后,各种面向的身份也随和她的流动性而在不同人生阶段不断加入。有的身份是在意料之内的,有的则是意料之外。她因为平面设计的背景,接了不少工作;一天,她去试镜,被选上了出演本地电视剧;有次,她因为朋友的介绍而当上了副导的机会。

无论如何,她说,“你必须要搞清楚你的目的是什么?”

让人生没有遗憾,比稳定好玩多了。

今年33岁的Raymond在跳脱全职框架之前,是全职舞蹈老师。(图片来源:受访者)

“我也走过专业的路”

“有一些全职的专业人士会认为,我们样样都会,但不精…… 而我曾经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我再专(业),又能专(业)到什么程度?”

有的人选择斜杠是为了让生活更有意义,而今年33岁的Raymond在跳脱全职框架之前,是全职舞蹈老师。他曾经当了3届《Astro Battleground舞极限》的顾问,也曾开班教课,生活相当稳定。

但好景不长,他的舞蹈教室因为合伙人问题而触礁,“我经历一段事业低潮后,我想,我专门跳舞,又能跳到哪里去?如果我再专业,它也是在那边(顶端)。我拿了全国第一,全世界第一之后,我还能在哪里?没有了。”

穷则变;变则通。他当时问自己,难道我还是只是在舞蹈混吗?还是我能从舞蹈这个产生出新的东西?

死守专业无法改善他当时的经济情况,“我自己会觉得自己一直钻牛角尖……我后来在想,我的(舞蹈)专业其实也能发展其他专业,我其实还能做别的事,在其他方面吸取不同的元素。”

离开全职老师的身份7年的Raymond一贯穿着嘻哈,但今天的他已从原来的街舞专业发展出不同的斜杠身份,从街舞老师、到主持、服装品牌创办人、旁述员、YouTuber到教会同工。一天只有24个小时,他却在这五种不同的职业中穿梭。

走过低潮后,他说:“生意这个东西不是在你plan之上的,所以你一定要分散投资。当你涉及不同领域的时候,它能给你不同的灵感,有不同的东西可以去学。我从工作找刺激,让(各个领域间)相互开拓。”

在少了公司福利制度与固定收入保障的情况下,斜杠青年就得透过不断提升自己的知名度与价值,来增加自己的收入。(图片来源:受访者)

除了“多职”,还有“坚持”与“自律”

有很多人听到“斜杠青年”这四个字,就会认为他们都“多才多艺”,更会想到他们“多钱多生意”。我见过的斜杠青年都悄悄地说,斜杠的日子确实较少“钱的烦恼”,但这一切都是有相对代价的。

正常的上班族一天工作9至10个小时,但他们可能一天中有12个小时,或更长的时间都在工作。从公司独立出来的人,在工作与时间安排上的确享有选择自由。但在少了公司福利制度与固定收入保障的情况下,斜杠青年就得透过不断提升自己的知名度与价值,来增加自己的收入。

作为演员的弯弯说,自己这些年虽然换得了选择的自由,但却不表示自己拥有时间的空缺,“我一天可能12个小时都在工作…… 虽然时间表是我自己在调整的,但有的时候一整天下来都是会议。”

“其实,我要躺在床上一整天也是可以的。但当你不需要向别人交代,只需要对自己负责的时候,你需要更强的自制力。不然你接到的工作不会多。你该工作的时候你就要工作。当你不需要跟别人交代的时候,你就会有惰性。什么都说明天先。结果一整年下来,你什么都没做。”

但斜杠人生也需要时间经营,一旦强化了自己,就会有更多选择的权力。Raymond说他起初因为生怕失去了机会而什么工作都接,结果不但把生活忙翻了,也拉底了工作的素质。

“我以前还试过自己接的工作太多了,活动撞期都没发现。那时候是担心没有机会,认为应该是要接受别人,但现在不需要这样了。我知道什么可以推掉,可以安排优先次序。”

除了努力与毅力,在斜杠身份上的选择也需要一点技巧。Raymond说,自己的斜杠身份是“稳定”与“不稳定”参半。

“我有两个是属於稳定的工作,那就是衣服品牌与教会工作,所以我在金钱上面不会有太大压力。”

“要有管理的智慧,否则到最后就会被钱绑着。到头来,你还是做很多工作,可是却没有在工作中学习和享受,这不就跟打一份你不喜欢的工没差别吗?”

Raymond说他起初因为生怕失去了机会而什么工作都接,结果不但把生活忙翻了,也拉底了工作的素质(图片来源:受访者)

追梦不是苦情剧

无论是弯弯还是Raymond,他们都在自己的斜杠身份为梦想留了一个空间。梦想对他们而言并非单一存在的,反而更像是一座铁塔,梦想在顶端,底下由不同的身份互相支撑着。

弯弯身上不同的身份都有不同的分量,演员是她的心头好,导演是她长远的理想,制片是学习的管道,平面设计是金钱的来源。

“我虽然想当演员,但演员真的不是那种你努力就有成果的东西。而且你要耐得住等,演员就是不停地等。”

等是一个无期限词。弯弯等了一年,积蓄都花光了。她的人生也曾经像电视剧演的那样,户头只剩下两位数,天天啃面包。

弯弯(右一)的人生也曾经像电视剧演的那样,户头只剩下两位数,天天啃面包。(图片来源:受访者)

“那时只有30多块,要怎样活下去?我以前也有一条白面包吃三天的那种。如果你是新人、你不是主角。你一年的收入很有可能只有2千、3千令吉。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我什么角色都接,那时候也是很痛苦。你就会想,为什么梦想变得那么煎熬。”

“金钱的局限造成我在演戏的时候面对很大压力,导致演员变成一种负担。”

“我知道,演员是我的梦想。但演员不能让我有饭吃,我需要找一个能让我有饭吃的东西来支撑我的梦想。那时候我才开始摸索,副导、场记等等身份。”

弯弯说自己是个“现实”的人,但我觉得以“务实”是更贴切的形容词。现在的人都希望把爱好当成工作,但却又无法接受爱好没方法一起步就赚钱的现实,于是到最后也只能梦着、想着。

弯弯说自己是个“现实”的人,但我觉得以“务实”是更贴切的形容词。(图片来源:受访者)

追梦真的那么难吗?也许是我们把它想惨了。

Raymond说,“过年回家时,爸爸告诉我的钱很难赚。我说,其实不是钱难赚,是赚钱的模式改变了。现在平台不断发展,慢慢可以break成不同的skill、工作会随着平台不断改变。”

他笑说,“在马来西亚是不怕找不到工作的,最担心的是你找到的工作不能让你成长,只能让你生存,不能让你生活。”

无论在是对弯弯还是Raymond,梦想能否实现也不过是敢与不敢、要与不要的差别。

Raymond问,为未来担忧,未来就会变好吗?

“当走出来,经过很多不稳定、跌倒的磨练后,你会发现你的精神,你的意志力都是超越别人的。你很累的时候,你还是有工作的能力,这个就是意志力。”

“我跟全职员工不同的地方,就是我很坚定。我从来都不会说,6点之后一定是放工了,不能干涉我。没有。因为就算是加班,也是把我的时间花在我喜欢、我甘愿的事情上。”

就算是加班,Raymond也是希望把时间花在自己喜欢与甘愿的事情上。(图片来源:受访者)”

钻石因为磨出不同的棱角而多姿多彩,斜杠人生也是一样。

他淡淡地说:“久了,你会发现我身后很多刀疤,脑子里很多方法。到时,你散发出来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当人家还需要准备的时候,你都是随时都可以上了。”

“这是斜杠人生,给我不一样的意外提升。”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