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2000年诞生的千禧宝宝们,他们还好吗?

你还记得1999年12月31日临近凌晨12时的那一刻,你正在做什么吗?一些新闻记者或许会有着这样的难忘回忆:正熬夜留守在医院内,等待“千禧宝宝”的降临,毕竟对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我们来说,能够见证人类历史的第二个一千年,绝对是件头等大事,而诞生于2000年的宝宝们,更因此被冠上了“千禧宝宝”的头衔,在世人的期盼与祝福下诞生。一晃眼,21年过去了,曾经的“千禧宝宝”也已经长大成人,就不知道曾经备受期盼的他们,如今对这个世界又有着怎样的期盼?就让《访问》特约记者——同为“千禧宝宝”的郭碧容带你逐一认识其他四名“千禧宝宝”,看一看他们有什么话想说吧!

2000年,人类迎来首个具有集体意识的千禧年。在全球对千禧虫危机严阵以待的同时,千禧宝宝也在人们对新世纪的展望中诞生,我也是其一。我们在成长过程中被称呼为千禧宝宝、Z世代、00后,被贴上各种诸如屁孩、“被社媒养大”等标签。至今,我仍时不时能在脸书看到00后相关迷因,多从网络跟风现象下手,给00后定下“无脑”“幼稚”的诊断。

这两年来,世界各地疫情肆虐,我们也在这场全球性的灾难中,悄悄跨过少年转大人的时段。在2021即将结束的现在,我们作为00后第一批成年人,有些话想说。

大学教学与现下市场需求不一致

林清燕目前正在就读室内设计的学士课程,她在课上所学到的,并不足以支撑她即将踏出社会的工作,这让她感到未来的就业困难。

图为林清燕与孩童时期的自己的“合照”。(图片来源:受访者)

“只上过一堂课,只教了最基本的建模软件操作,就希望我们能建造一栋宏伟的大建筑,这是有点不切实际的。”她说。

她也说,目前在西马,行业内对设计师的要求与大学内所教授的并不一致,比起SketchUP(一3D建模程序),他们会选择精通另一软件3ds Max的设计师。

“个人认为,其实没必要一开始就读学士课程,应该从文凭课程开始。相较来说,学士课程会更加看重设计师的思维,文凭课程则更看重技术上的实际操作,在成为一名设计师之前,应该拥有作为工匠的技术,才不至于一头雾水。”

人工智能与网络,可以取代设计师吗?

疫情期间,设计师的许多事前准备都要在网络上完成,这之中包括了实地考察。

“我透过谷歌地图‘考察’相关地区,这很方便,但是却不够精准。有些细节只能在现场,不断寻找角度,用肉眼才能捕捉。这是无法被取代的,网络也好,人工智能也好,它们最终都只是工具,回到设计本身,我相信人类大脑拥有无限的可能,以及具备温度的思维。”

实践出真知

“路是人自己走出来的。”黄律戈(化名)说。

目前在跨国网购公司上班的他,回顾自己这两年来的求职路,感到辛苦,也感到庆幸。在技职求学的他,一开始抱持着不想输给学术课程的人的想法,到如今已经释怀。

“我周围的同龄人都很被动,但是读技职并不代表低学术一等,反而是自己要很努力,我很庆幸自己踏出了第一步。”

他形容最初工作的一年,堪称地狱。巨大的工作量与来自上司的压力,让初出茅庐的他不知所措。但也正是这一年的工作经历,让他能在如今走上自己期望的发展道路。

“这个行业看重的是你过去的工作经历,比起学历的高低,你的工作方式与经验是否吻合公司的步调更为重要。”

儿时经历形成未来志愿

“从小时候开始,我每次搬家都会搬到没有架设无线网络的地区,于是只能自己存钱购买流量上网。我暗暗发誓,以后的生活一定要实现‘网络自由‘。因为我见证了很多网络带来的便利,也由此诞生了我的梦想——成为网络工程师。”

如今,他正在一步步迈向自己的理想。

“以前家里经济条件其实不太好,我曾经见过几次父母为了金钱而争吵,那时就决定,未来要经济独立,并且不让下一代承受我过去受过的痛苦。”

在他最初上大学时,他打过好几份工,每当半夜下班回家时,他都觉得那段漆黑的路很漫长。现在,为了不重蹈覆辙,他努力让自己能够学以致用,甚至自嘲自己变得有些过度理性。

“到了21岁,我们已经无法再依靠父母,所有事情都要独立完成。每段痛苦的经历,都能从中学习到不一样的东西。”

“就好比说,你不能想象一间公司,派两个实习生去和别的公司谈合作,当下我真的要很醒目,才不会给公司丢脸。这些为人处世,都是需要磨炼的。”

疫情中勇敢创业

就读烹饪与酒店管理的林威琮,在即将实习的最后一个学期遇上疫情管制。他的生活被频频卡住后,毅然决定放弃大学文凭,踏入社会工作。

林威琮原本就读烹饪与酒店管理,不料在实习的最后一个学期遇上疫情管制,生活大受影响,最终毅然决定放弃大学文凭,直接踏入社会工作。(图片来源:受访者)

“我不觉得放弃大学文凭是一件可惜的事,很多人都劝我说,到了最后一个学期,再撑下去也不迟。但老实说,在现今社会,那张纸张(文凭)并不能代表什么。毕竟我该学的其实都已经学了,那张文凭,它只是一张纸而已。”

这样的思考,除了来源于他对学习经历的塑造,也来自他在疫情中所看到的现状。

“疫情中,很多公司都在转型,也在大量裁员。我个人认为,现在大多数行业更需要的是有经验、有手作能力的人。”

他从中学时便在中式快炒店打工,那段每晚大汗淋漓的经历,让他在退学后仍能找到工作,不至于闲置在家。经历了一年的沉淀,他和一班朋友在2021年3月共同筹备开设一家实体餐厅。幸运的是,他们找到一家因疫情而倒闭的早餐店,愿意将店铺内的厨房器材留给他们使用,省却了部分启动资金。

我相当敬佩他在疫情下仍决定开店的魄力,尤其在听闻他从一家因疫情倒闭的餐厅手中接过器材的事迹后,不由感概,有些人因疫情而被迫闭店,也有人反而逆流而上。我问他:“你们不怕吗?”

“当下,有一股劲儿推着我们去做。就是那股劲,就够了。”

温度的流失

“外卖很便捷,但是当它送到顾客手上时,温度已经流失了,它不是菜肴刚出炉时的最佳状态。这一点是很可惜的,我相信每个厨师都会这样想,”林威琮说。

他承认,外卖是如今餐饮业的一大趋势,是无可避免的。但他也认为,无论是做菜的厨师,还是吃饭的顾客,在店内就好像是一次次人与人透过菜肴的交流。这样的温度,是外卖难以取代的。

当他提起对未来的向往时,这样的人文主义思维也潜藏其中。

“我希望我会在一个更加民主,政府制度更加健康的环境下去成立我的家。”

当下发生的许多政治乱象,在他眼里是本末倒置的。更加重要,且更加急迫的事情没有被处理,反而是不断翻旧账,这让他对于国家的未来冷感。

“如今的我,没想过要去抗议或示威,毕竟就算做了,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他说。

面对未来,他的斜杠人生

正在大学最后阶段的李伟俊,目前身兼GoXuan兼职DJ、个人网络生意、讲座讲者等多职。

图为李伟俊与儿时的自己“合影”。(图片来源:受访者)

“我一向来有每晚静下心,好好思考的习惯。就在昨晚,我问自己:伟俊到底该怎么做?”

他相信,自己未来会是一个斜杠青年,在媒体、销售、内容创作中创建自己的收入管道,实现经济独立的同时,仍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我的家人仍希望我有一个铁饭碗,拿稳定的薪水,从小职员做起。但在经过自己的网络生意后,我发现这其实是一个‘谎言’,疫情过后,我发现根本没有‘永远的工作’这回事。你跟别人工作,永远都是帮别人工作,他们用你的时间换取他们的价值,你用你的时间换成那几份工资。”

他非常鼓励还没负担房贷车贷的年轻人去看见更大的世界,参与更多正能量的人际圈,发现人生除了工作买房外,更多的可能性。

窍门,是每件事都努力对待

“我19岁那年,在一个药局做咳嗽药水的销售员。工资不高,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成为当日最高销售量。当天结束时,其他地区都只卖了四至七罐,而我卖了三十罐。”

就在那天,该公司的经理恰好伪装为顾客到店内巡视,当即和他拿了联络号码。

“他和我说,下次我的活动全部找你。”

在这之后,他努力完成所有的工作机会,也在这之中遇到了其他的贵人,由此逐渐增加了更多的收入来源。

“但是,这个理论只套用在你认为经济利益很大的,或是你自己真正乐意享受的事情上。你看准某个有意义的事情,然后坚持去做,它一定有回报的,因为机会处处都有,”他补充。

他也发现,许多同龄人仍不清楚自己的所学为何物,沉溺于娱乐。

“当然,我不认为娱乐是错的,毕竟人生来娱乐。但是来到人生的这个阶段,我认为,我们是时候规划,十年后的我们要变成怎样的人。”

“十年后,我想成为能够发自内心自信,并且为自己工作,为‘伟俊’的品牌工作的人。”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郭碧容

一个向往自由、文字、以及剧场的00后,毕业自新纪元大学学院戏剧与影像系。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