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所有的立法都一定能达到理想效果

因为言论自由而导致网络霸凌,所以我们就应该把管控网络的权力交给政府,然后这样就真的可以确保霸凌的现象永远不会发生吗?

这点我真的不敢保证,但是我能确定的是,政府已经把对SOP违规的罚款提高至1万令吉,但新冠肺炎的确诊人数仍然不减反增,所以每一项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都把球踢给政府,这些事情就一定能治本吗?其实还真的不一定。

虽然该对网红夫妻已经在自己的脸书专页道歉,表示这起事件是摆了个乌龙,还望民众可以原谅,可是道歉了,联署的表格依然还是在进行中,这意味着如果人数一旦达标,政府就有权力管控我们的网络言论自由,到时候,我相信就连创作者的题材发挥也应该会受限。所以由此来看,这件事并不是道歉就能直接了事的。

再举个例子,之前很红的“食人森林”事件,该网红随后也表示这只是个恶整节目,还说道:“我一年只拍一次恶整,为什么那些一年到头每天都在拍恶整的人,你们不说反而来说我,我们这叫坚持做自己……”等等诸如此类的话,随后过了不久,他自己也拍了一支道歉影片,并且鞠躬将近1分钟以表诚意。

其实当身为民众的我们看多了这些所谓“第一次做错,然后又道歉”诸如此类性质的YouTuber的SOP的时候,我们会不禁想:他们到底是否真的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然后真心诚意地道歉?还是只是纯粹为了打铁趁热似地蹭热度,为了挽留那些“所剩无几”的粉丝不要取关?

照我看,应该是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不然2021年还未过半,马来西亚的网红已经在我们的社会起了翻云覆雨般的风波了,比如说:年头的抄袭事件、白娃娃事件、网红分手不断地消费女方事件、网红教导男生如何舒服地恋爱、绿茶婊打官司事件、女钢琴家暴走事件、食人森林差点“整”出人命事件,再到今天的网红卖包事件……

这以上提到的每一点都跟网络霸凌脱不了干系,当然网红本身也有错误的地方。经历了那么多起事件,难道网红们不觉得自己本身其实也需要检讨,而不是把全部的责任归咎于网络霸凌吗?然后希望政府的介入来当自己的护身符,以合理化自己以后所有“政治不正确”的言行举止吗?

我们常说,网红的影响力很大,即使做错一点点小事,对于不会分辨青红皂白的小孩来说,他们只会照单全跟,且会影响他们以后的一举一动。那既然网红的影响力那么大,其实他们可以靠自己的能耐来举办呼吁不要霸凌的活动,或者制作一些影片来灌输大家霸凌的严重性,电影《少年的你》就是讲述霸凌的最好例子,或许可以拍个马来西亚版本的来改善大马乌烟瘴气的霸凌风气,而不是直接要求政府管控。

认真来看,在很多小孩已经学会唱白娃娃的粗口谐音梗的时候,就算冒着被罚款1万令吉的风险,还是依然有很多大人出门在外并没有遵守1米的社交距离。按照这样的逻辑,网红们,你们觉得请愿书比较有效,还是直接用你们的影响力来呼吁以及教育民众制止霸凌比较快呢?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1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