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乐在其中

我也曾经想过一了百了……

支持 Sponsored by  

前言:这是这个专栏的第十二篇稿子,一年就这么过去了,天啊。原先要交的稿子早早就写好了,然而从五月下旬起,明天和死亡哪个先来的问句总是反复来逼供。精神和意志直堕深渊,泪涟涟注视深渊顶上的出口,假装看不见深渊意味深长的目光。

完全不想和任何人说话的时候,唯一愿意听到的人声是歌曲,也只能以字抒发。在这个专门讲听歌的事的专栏,有你愿意接住这些歌,以及这些心事,是江愚万幸。

谢谢你,谢谢访问

槟威大桥的自尽事件突然接二连三的那阵子,变故的暴风骤雨来凑了热闹,而偏偏四年前那段撕心裂肺的往事也陪同在侧,心绪一沉百踩。

先回到四年前。

那是大学最后一个学期,正为了毕业论文和自己过不去。日日夜夜地忧虑写不完、写不好,无法解释写论文的意义何在,却提不起劲解决问题。指导老师的召见不去,因为没有进度可供批阅;不想见到同班同学,因为一见面就是无止境的论文话题。除了不得不上的课、周末回家的车程,绝对不出门,终日软烂瘫在宿舍里与天花板对望,或是一动不动盯着电脑萤幕上跳动的打字光标,恐吓自己一定毕不了业,十万块的延毕罚金缴定了,甚至生出不负责任的逃避念头。

或许十万块罚金真的是笔钜额,也或许是妈妈某天贴心装好的加热就能吃的饭菜,也或许是坠落的尽头已到而得以反弹——反正转机有时真的很细微。后来竟突然生出力气来,说服自己要振作、要坚强。于是主动开口向早早写完论文只待老师批改的同学求助,也敲响指导老师房门给老师赔罪,一小步一小步呈上方向逐渐明朗的论文,而后论文甲等,顺利毕业。

然而旦夕祸福确也是世间定律。

毕业后一边愉快地打零工当家教,一边存钱准备来场毕业壮游,周末和朋友们爬山锻炼体力,日子纵使清简然而心情轻快。直到某一天,一星期只开三天的、停放在公共停车格的车子被世间的某种恶意盯上,两个星期内,两颗蓄电池、一条备胎和一扇车窗就被不问自取。第一颗蓄电池离开的时候尚可以痛快看开;然而第二次的恶意更恶,彻底击溃最后一点坚毅,崩塌了对这世界勇敢保持的信心与爱意。发现第二次事故的那天晚上,情绪风暴着陆,咬着牙流了一夜的眼泪,不停质问何以自己真心与世界为善却得接二连三遭逢灾厄,不如归去的念头一再涌现。

第二天一早,再见到车子,只把它看作吸食人世所有快乐能量与灵魂的摄魂怪,于是安了新蓄电池后,马上把没有车窗的车子送回三百公里外的家里,鸵鸟心态地求个眼不见为净。而旁人听闻这等倒霉事故,要不大开玩笑说怎么会有人这么衰,要不指责不该为省钱把车放在公共地方。没人问过当事者遭受过的精神凌迟,而龟缩起来的当事受害者不敢问世间怎会有人这么坏,反而检讨起自己,接受了所有结果来自每一个选择,这般下场也是咎由自取,硬是把这颗苦果生生吞下肚。

自此以后,观看万物总带着黑暗的底色。乐观来想,这是老天爷好意的教导,好事只是偶然的瞬间,所有人都在坏中抱着一点点好过活;然而总是悲观,了悟人生的考验至死方休,愚迷如己只能一关关打怪破解。当然了,打的怪哪里是什么外在恶意,那也不是说要打就打得到的,只不过是自己与自己的偏差、错误、弱点、执迷——那些很少遇见的自己——的和解罢了。

有像你这样的人,让我对这世界稍微有些期待了

五月最后一个星期起,代步上班的单车在两个星期里爆胎三次;难得不用工作的周末,一个人去骑行时又一根两寸长的钉子穿透后轮(是的你没算错,总共是四次爆胎);接获重要故人的音讯,被迫立即放下许多积压已久的心事、来不及说的话,自责于所有的来不及,以及自以为倔强却永远铸下的遗憾;在与人为善的好意下,被存心占便宜的人狂妄得逞后扬长而去,在原地错愕惊诧了好一阵,每次回想都深深自责、惊恐,怪罪自己没有防人之心、没有及早察觉;尽管挫折与打击连番迎面敲打,但心底折叠抑郁后只在脸上若无其事,结果带伤与至亲互生嫌隙,“对越亲的人越是放肆”地出言锋利,伤人伤己,悔不当初,越复大力对自己怪罪指摘。

第四次爆胎,宁愿钉子穿透的是身体。问友人不知老天爷究竟想对我的人生嘱咐什么,友人说他老人家只是想表示马来西亚的道路很危险。本来在流泪,还是笑了出来。(图片来源:作者)

遭恶意、厄运与内心黑洞席卷,体内化学物质水平轻易失控,加之社会事件激发维特效应,四年前的可怕念头如强力胶紧紧吸附。泪流后迷惘,迷惘后呆滞,坚信生命没有意义,善良于运气无益,努力只是徒劳,所谓万物意义只为美化一切终将化为虚无的事实。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失衡的化学物质不住分泌焦灼绝望的因子,源源不绝往被封死的思绪输送;每天从住处远眺槟威二桥,盘算如何一蹴而就地离开。讯息不回复,来电不接听,关怀不回应,责问不辩驳,把自己隔绝在一切之外,不愿再置身局中。

然后偶然点开《终极后人生》(After Life),沉默流着眼泪看完每一集。

男主角托尼丧妻后陷入抑郁,尝试随妻同去,只是总被两人同养的狗儿所牵绊。遭逢巨变后,在社区报社上班的他,从此与世界及从前的自己为敌,鄙夷奚落为搏社区报版面而干尽无聊蠢事的受访者,随意欺凌报社里浑浑噩噩、话不投机的同事,拒绝礼貌回应生活周遭的陌生人,原因是他认为当个友善诚实的好人并不能阻止巨变发生,甚至只会被其他恶人占尽便宜,所以当个占别人便宜、损人利己、随时一了百了的坏人才能保护自己免受伤害。

但是当他意识到身边所有选择当好人的人们,也有各自的悲哀与伤痛,却没有因此愤世嫉俗,反而同理与关心他的处境,努力陪伴他走过这段低潮期,才觉悟:既然自己还未放弃一切,那就还有好起来的希望。

剧中有句台词,像闪电一样劈进已经胶着的脑袋:

不是每个人都想找你麻烦,大部分人都只是那天过得不顺,但他们的初衷只是想活下去。好人没好报,坏人却有好报,有时候,这不是谁的错。

你也正在深渊里吗?想质问何以未曾为害世间却总被突如其来的恶意暴击吗?曾经认真想过一了百了吗?

小时候读范文有一句老话“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意思是明白,可成了局中人后才终于体悟。纵有不甘,不如平心与破事共处,并用以自嘲玩笑,证明喜剧确实源于悲剧。练习从自己建的焦虑惊恐的牢笼出狱,看清事情没有荷尔蒙和化学物质所说的那么坏,就算真的坏,也得体认所有处境都来自选择,自己也有责任。

他们说,每一道疮疤代表一个故事,疮疤累累的人生,才是充满故事的人生。看,终究得美化破事,终究得赋挫折以堂皇名义,说服自己:撑过这一趟,值得。

所以,去用血泪积攒故事吧,浴血奋战蛮帅的,不是吗?

延伸阅读:江愚专栏《乐在其中》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1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江愚

前电台DJ,现在在科技厂当社畜的文字人。十七岁那年一听张悬悟终生,从此在另辟蹊径的音乐清单里一去不回。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