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人间烟火

女神节我倒想做个女神经——听上野千鹤子说女权

上野千鹤子是日本最酷的老奶奶。

作为日本女性学第一人,她是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写过三十多本书,虽然不婚不育,但却鼓励年轻女孩“多多谈恋爱”,因为那是你看世界的路,要在交往的过程中享受并成长。

她主张的女性主义并非厌男,而是要求女性可以做自己不被定义,有自由、有选项,且被尊重。

75岁的她,染着一头时尚鲜艳红的利落短发,身型偏瘦却精神抖擞,穿着干练却笑容可掬,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语。

在东京大学新生致辞时,上野千鹤子犀利抨击日本主流的“卡哇伊文化“,质疑没有攻击力的可爱,为什么值得推崇?可爱算什么魅力?

她认为,可爱的潜台词就是被疼爱、被选择、被保护,暗含了绝对不会威胁到对方的顺从意味,因此女生不敢说自己就读东京大学,只说是东京的大学,害怕高学历会吓跑男士们。

我想起当初到南京大学读博时,我的指导教授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有男朋友吗?结婚了吗?同门师妹后来告诉我,那是因为在中国只有男人、女人和女博士,女孩子学历太高、能力太强,就会嫁不出去没人要。

而我在把自己活成第三物种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博士毕业后我决定回电视继续当新闻主播。人们对高学历又漂亮的女主播存有幻想,期盼你光鲜亮丽又不食人间烟火,既是白月光,又是朱砂痣,外表内涵都完美无缺,才配得上当人间四月天。

但我们华丽的袍子里,只有自己知道爬满了虱子。为了在镜头前保持知性优雅、又瘦又美,我们不得不进行节食减肥、读书进修,不能有丝毫懈怠。但谁能躲得过岁月这把杀猪刀,最后我们和广大姐姐妹妹一样,活成了容貌焦虑、身材焦虑、年龄焦虑、饮食焦虑、睡眠焦虑,照镜子时各种嫌弃的自己。

现代社会对女性是严苛的。在不失去女性特质的情况下,要在职场上乘风破浪,压力大得没患点焦虑症都不正常,这还没算上事业家庭两手抓的职场妈妈。

而上野教授却在女权基础上,为女孩开辟了新的一条道路。她说:

女性主义不是要你厌男厌女,也不是非得强势独立,你也可以示弱,可以喊痛。女性主义不是让女人变得像男人一样,也不是让弱者变成强者,而是追求弱者也能够以弱者的姿态受到尊重。

在她心目中的女性主义,是追求自由的思想,只要自由自在地活着,怎样都可以。

你可以力拼事业,当霸气十足的御姐,也可以不化妆、不戴胸罩、不穿高跟鞋,甚至摆烂发呆,做个废人柔弱一些。

刘亦菲在《有风的地方》饰演许红豆一角,辞职后到云南短住,并在入住有风小院后,结识了带着不同经历和故事来到这里的租客们。(图片来源:新浪网)

一部反内卷的治愈系电视剧《去有风的地方》就因此引起无数共鸣。活得累了,就逃离生活,有钱就去旅行充电,没钱宅在家里也能有吃好睡好,拒绝情绪内耗。因为不是每个女孩都能像美剧《致命女人》中的大女主一样,遭人冷嘲热讽,还给出最有力的回击,底气十足又淡定自如地说一句“but my life is perfect”(我活得好好的,关你什么事)。

不精致、不优雅、不自信,真的没关系。

联合国今年为国际妇女节定下的主题是“拥抱公平”(Embrace Equity)。平等(Equility)和公平(Equity)不同,平等是指所有人不论条件,都能达到相同的机会和资源分配。而公平则是根据各人的条件,得到相应的机会与资源分配。因此,女人不管是强者或弱者,都应该得到公平的机会,也应该被社会容纳和尊重。

不必非得美貌与智慧并重,还懂事乖巧。痛的时候可以哭喊,累的时候可以耍废,你可以拥抱不完美的自己,不用总活得那么用力、那么累。

这几年,三八国际妇女节被“商业冠名”,成了“爱她就要买买买”的女神节,似乎每个女孩都应该立志当女神,似乎我们砸钱买下服饰鞋帽和保养品,就能立刻拥有青春美貌,靓丽逼人。在“恐弱”怕输的这条路上,我们越来越回不了头。

但恐弱本身就是一种“慕强”,比如颜值崇拜,就催谷了烂大街的美容院整形项目,加剧容貌焦虑,只为换来别人一句赞美。

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形成的,就像上野教授所说的,没有攻击力的kawaii,算不上魅力,女孩为什么要被教导“可爱比成绩好更有魅力”?由商家告诉你的“女神标准”又是什么标签和定义?

资本主义下的“姿”本时代,就像古时候女人裹小脚才高贵的观念一样,畸形又扭曲。影响着万千少女的偶像剧,要么是霸道总裁“甜”宠剧,要么是大女主升级打怪“狠”逆袭。但现实哪来这么多狗血?

”我们不会甜得只剩恋爱脑,也不会狠得非当女强人,更不会像《艾米丽在巴黎》的女主角穿着性感时尚小套裙,踩着五寸高跟鞋走遍街头。“(图片来源:Netflix)

我们不会甜得只剩恋爱脑,也不会狠得非当女强人,更不会像《艾米丽在巴黎》的女主角穿着性感时尚小套裙,踩着五寸高跟鞋走遍街头,还能随时随地艳遇法国帅哥,享受法餐,连拍个美景上传社媒都能意外成为网红。

一双舒适的球鞋走天下才是常态。

镜头下你看不见的办公室里,女主播们个个素颜朝天,对着电脑盘腿皱眉,披头散发赶新闻。就算来得及在出门前,挑上一件落落大方的迷人职场女装,也会被穿在外面的厚外套或羽绒服所遮盖,因为办公室实在太冷太冷了。我们每天都在跟时间赛跑,三餐吃不定时,谁还顾得上打扮得花枝招展,招摇过市?

在累成狗的社畜小日子里,我们努力拼成了别人口中的“人生胜利组”,却忘了从一开始,只想要活得有意思,并不是想要成功。不过到最后,世俗却逼着我们朝成功的方向奔跑。

在2021年,有一部挪威电影横空出世,斩获多个奖项,并被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列为最爱的电影之一。但剧情没有任何高潮迭起,只是讲述了一名30岁的大龄女人茱莉一事无成,不断改变主意又后悔莫及的故事。

茱莉因为医学院门槛高,努力考上并成为了一名医生。但有一次进行手术时,她发现,自己感兴趣的一直是人的心灵而不是身体。转读心理学之后,她又意识到自己热爱的是拍照,转头又去当了摄影师,同时在书店兼职维持生计。

除了频繁换工作,她还频密换发型、换男友。每一段感情都爱得轰轰烈烈,刻骨铭心,却仍架不住她会突然爱上别人。朱莉活成了世人眼中的“人生失败组”,而这部影片就叫《世界上最糟糕的人》。

故事没有结局,朱莉依然在“不断选择又不断后悔”的循环中,自我沦陷。导演想要表达的是,尽管与过去的时代相比,女性获得了更多的自由,但却不快乐。

我们不再像母辈那样早早步入婚姻,也能接受高等教育、在职场上驰骋,甚至可以选择不婚不育。但即便是在发达的北欧社会中,有自由又有选项的女性,在探索自己、成为自己的道路上,依然面对很多的困惑和迷茫。为什么?

因为我们被赋予了自由,却依然没有完全摆脱社会对于女性的隐形期待。

所以,优秀女孩有考上东京大学的自由,却不敢承认自己就读的学校。经济独立又精神独立的中国女性有在职场上与男同事竞争的自由,但到了30岁仍不得不去相亲。

茱莉是勇敢的,她挣脱了世俗的牢笼。虽然可以自由恋爱并成为医生,但她最终选择孤身一人,在书店打工,养活自己和热爱的摄影事业。活成了世界上最糟糕的人又如何,她自由且快乐。

上野千鹤子强调,女性主义一直主张的是,不需要男人的认可,也能做好我自己,我的价值由我创造。不管你恋爱不恋爱、结婚不结婚、生育不生育,那都是你个人的自由,而你的这份选择,将获得尊重。

只有懂得爱自己,才有“变幸福”的能力。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延伸阅读:王钶媃专栏《人间烟火》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9 / 5. 评分人数: 6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王钶媃

大马首位获博士学位新闻主播,暂退新闻线去当田野的守望者,只想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读灿烂的书,听澎湃的雨。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