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包上山卖咸鸭蛋
专栏|你係得嘅!| April 7, 2020广东文化 广东话 粤语俚语 香港 
分享:

为防新冠肺炎病毒传播而施行的行动管制令下,所有民众皆不可上餐馆堂食,只准把食物外带返家吃用,大家都知这叫“打包”,即把餐点包起来带回去。

但许多年前我到香港旅游时,有一晚到一家茶餐厅购买宵夜外带回酒店吃,跟那卖面佬说:“打包。”他却反应极大地纠正道:“乜嘢‘打包’呀?带返去食叫‘拎走’,或者‘行街’,唔係‘打包’!你知

‘打包’係咩意思吗?医院如果死咗人,用白布将条‘咸鱼’包住送去殓房,就叫‘打包’了!”

唔係‘打包’!你知‘打包’係咩意思吗?医院如果死咗人,用白布将条‘咸鱼’包住送去殓房,就叫‘打包’了!”(图片来源:Pixabay)

哗,原来香港人有此禁忌。不过叫“行街”也很奇怪,食物没有脚,又如何“行街”呢?总之是人死掉才能用“打包”。其实广东话中还有很多形容死了人的鬼马特殊字句,且一一列出教精你:

“香咗”——人死后尸体发臭,因迷信避忌,就改用“臭”的相反词“香”。死尸叫“咸鱼”,如果硬说是香的,是否应叫“霉香咸鱼”呢?

“钉咗”——死后尸体装入棺材,下葬前得先盖上棺木盖,再用长长的棺材钉把棺盖钉稳封紧,所以“死咗”便叫“钉咗”。

下葬前得先盖上棺木盖,再用长长的棺材钉把棺盖钉稳封紧,所以“死咗”便叫“钉咗”。(图片来源:Pixabay)

“瓜咗”——瓜类是在土裡生长的植物,而死人要埋入土中,就像瓜一样,因此“死咗”就叫“瓜咗”;把一个人杀死,则叫“做瓜佢”。另一说法,指这“瓜”字是源自北方人以华语“挂掉了”形容死掉变音而来的。

“瓜直”——死到直直,也可用来比喻完全失败或彻底完蛋。

“瓜老衬”——“老衬”是指那些土气、愚蠢、很容易上当受骗的笨蛋;用“瓜老衬”形容死,显然带有贬意和谐谑色彩,似是指死得不明不白,浑浑噩噩。但也有专家说其原字应该是“瓜老榇”,“榇”是棺材的意思,“瓜咗”就要瞓棺材了。

“榇”是棺材的意思,“瓜咗”就要瞓棺材了。(图片来源:Pixabay)

“瓜柴”——可能是形容一个人“瓜到直坦坦”,像一条直身的木柴一样。但木柴也可用来比喻棺木,“瓜老衬”后装进棺材,就叫“瓜柴”。

“拉柴”——既然柴是指棺木,人死后装进棺材内拉走,顺理成章就叫“拉柴”。

“玩完”——像打游戏机那样“Game Over”输掉完蛋了,不能再玩下去。人死后一生也就完蛋,一样是“玩完”。

“冇货卖”——小时候听电台的李大傻讲古仔,一讲到有人死掉,便说他“冇货卖”,相信是象徵生命已完结,无法再继续生存,没戏可唱了。

“返去旧时嗰度”——世人相信一个人诞生时来自何处,死后便会回到以前那裡去,因此当有人死掉,便被形容为“返去旧时嗰度”。

“割咗米牌”——英国殖民政府在马来亚紧急状态时期,採取米粮配给制,按户籍分发购米准证给人民,称为“米牌”,在限定时日内人人只可购买若干份量的白米,以防有人偷偷买多馀的米粮来接济马共。当一个人死后,因不再需要买米,当局便把他的“米牌”割除,于是人死了就叫“割咗米牌”。

英国殖民政府在马来亚紧急状态时期,採取米粮配给制,按户籍分发购米准证给人民,称为“米牌”。(图片来源:Pixabay)

“唔食广东米”——广东以前除了自产广东米,还输入外国米,因那是“鬼佬”的米,便叫“鬼米”。如果有人过世,变成了鬼,理所当然只可吃“鬼米”,所以就促狭地说他“已经唔食广东米”了。

“上山卖咸鸭蛋”——这可不是像许冠杰名曲所唱的“尖沙咀Susie”那个勤力的老窦那样,在街市卖鸭蛋。“卖咸鸭蛋”其实也是死掉的意思,因为鸭蛋经过醃製之后失去生命力,等于已死。而摆卖时堆放出来,就像坟头一样。加上“上山”二字,是指上了“大伯公山”。

所以,如果有谁不幸被“打包”了,就得送上山头“卖咸鸭蛋”了。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温馨提醒 疫情肆虐与行动管制期间,如果没事,就乖乖听话,留在家中看看戏、听听歌、读读书,多多浏览《访问》吧!如果被逼出门,也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出门戴好口罩,减少出入公共场合。大家做好防范措施,受感染的机会就会更少。大家一起抗疫,一起加油!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2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