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你係得嘅!

与许友彬探讨“流血教学法”

支持 Sponsored by  

几天前在面子书上看到许友彬几段很有趣的文字,他说他早前写了一篇文章,但有人读后批评他文里没有写成语,而认为他没有写到重点。许爷爷虚心接受,形容对方的评论“真是一针见血”,还特别强调“一针见血”这四个字,因为这正是一句成语也。

他8月就要应聘去新加坡一家大学教书了,说如果到时要教学生明了“一针见血”这成语,就得从源头开始,先教那句“铁杵磨成针”,让学生知道“针”是如何产生的,这岂不是越扯越远?

我忍不住在他的面子书留言道:“你教学生‘一针见血’时,最好当场用一支针刺向自己的手指,让他们真的见到有血流出来,这才会印象深刻,事半功倍。这叫课堂实验示范。”

其实我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完,且在此继续补上,希望许爷爷可以看到。

有些拍电影的演员,为了让观众获得“最佳视觉享受”,就不惜牺牲色相暴露肉体示人,还美其名为“为艺术牺牲”。假如许友彬为了教成语“一针见血”,真的不惜当场用针刺到自己的手指流血,就可说是“为教育牺牲”了!当年史泰龙拍了卖座名片《第一滴血》(First Blood)而红遍影坛,几个月后许友彬若在狮城的大学课堂也流出为教育而奉献的“第一滴血”,便可能在教育界大红,甚至有机会被奉为现代版的“万世师表”!

当年史泰龙拍了卖座名片《第一滴血》(First Blood)而红遍影坛。(图片来源:imdb)

最好就是有学生即时在现场摄录下他自刺手指的血腥过程,还把他手指仍然滴着血的珍贵镜头剪辑成短片在网上播放,一定更加轰动。这辑短片的片名可以叫《血滴指》,跟何梦华和刘伟强两名导演都先后拍过的武侠名片《血滴子》互相辉映!

须知用针刺手指是痛入心脾的,只要听过林子祥唱的〈千枝针刺在心〉便会明白。但无论怎样痛,许友彬也得死忍,千万不能痛到流出眼泪那么丢脸。到时又可再教学生这几句谚语:“男人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以及:“头可断,血可流,学问不可不追求!”

万一许友彬真的很怕痛,没有勇气自刺,也可以退而求其次,叫个学生出来示范。最好精挑细选一个颜值高的美女,才能吸引住学生们的注意力,聚精会神边看边听课;要是叫个“麻甩仔”示范,其他学生“睬你都戆”,可能眼尾都唔“睄”一下!

结果被叫来示范的女学生被针刺到手指流血,痛得像梨花带雨般洒泪大哭,许友彬立刻又以此为例,再教学生另一句成语“有血有泪”!

只怕这女学生回家后向家长投诉惨遭老师“糟质”,于是她的老粗爸爸第二天便杀上大学课堂来,一见到许友彬就挥起像砂煲咁大的拳头痛打……说时迟那时快,幸好有两个护师心切的英勇男同学冲出来阻挡,岂知他俩就这样代许老师挨了那两拳!打人者被大学保安人员押走后,许友彬便细心护理那两只“代罪羔羊”的伤势。原来第一个被打到额头破损,冒出血来;第二个则被打脱了门牙!许友彬内疚之余,还不忘把握良机,再以这些活生生的例子继续教学生成语,第一句教的是“头破血流”,第二句是“打落门牙和血吞”,还有第三句“血光之灾”……

到了这般田地,许友彬才醒悟到李系德这个“损友”向他介绍的“流血教学法”简直系“屎桥”,分明“指条黑路佢行”,“带佢去荷兰”,便决定从此不再用。但不涉及流血的其他“课堂实验示范”尚可照用,于是他便转教 “铁杵磨成针”,带了一根一端粗一端幼的铁杵来,在课堂上亲身磨给学生看。可是从上课磨到下课,铁杵依然是铁杵,并没有变成针。不要紧,所谓“有志者事竟成”,第二天上课,他又继续示范磨针。就此天天上课,都只是在磨针,不用浪费口水讲课,十分轻松“他条”……哗!咁嘅笋工,去边度揾呀?!

延伸阅读:李系德专栏《你係得嘅》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李系德

原名李英华,著名杂文作家,资深编辑。1972年开始在各报章上发表作品,至今不辍。著有杂文集《有冇搞错》和《古灵精怪集》。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