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你係得嘅!

三美威鲁——又威又鲁莽?

支持 Sponsored by  

从1979年至2021年担任了31年国大党主席,堪称在位最久的敦三美威鲁,9月中在住家安详逝世,享年86岁。尽管他曾是一名备受争议的政治人物,但也的确有对国家和印裔社会作出过贡献。

也有报章把他的大名Samy Vellu译为沙米维鲁,我却认为如果译成“三美围炉”,会有更美丽的意境,令人遐想有三名美女围著一个火炉,在“打边炉”吃火锅。但若存心恶搞,译成“三美为虏”、“三美畏鹿”、“三美尾露”甚至“三美猥露”,就未免有点过份了。

看到一则报导说,1963年马来亚联合邦与新加坡、砂拉越及沙巴组成马来西亚时,破坏了印尼总统苏卡诺欲组织一个包括马来群岛在内的“大印度尼西亚”计划;苏卡诺一怒之下,展开对抗行动,与大马断交,我国驻印尼大使馆还被烧毁。

那时年方27岁的三美威鲁在国大党黑风洞区部担任要职,他与后来成为巫统国会议员的卡立尤努斯率领示威群众,闯上吉隆坡的印尼大使馆,扯下印尼国旗,带去时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的官邸,把东姑请出来,促他踩踏丢在地上的印尼国旗。东姑心想:“叫我踩印尼国旗?这岂不是等于侮辱印尼及得罪所有印尼人民?呢两条友仔分明挖个氹畀我踩落去!”于是一口拒绝,谁知三美威鲁等人竟直接扛起东姑,把他置放在印尼国旗上……这两名带头者后来各被法庭罚款两块钱,三美威鲁此举虽然够威风,但也过于鲁莽,真不愧叫“三美威鲁”也!

三美威鲁大选时在和丰国会选区胜出八次,有个绰号叫“和丰之狮”,似乎想藉此“打响个朵”,跟名气响当当的“日落洞之虎”卡巴星互相辉映。不过他既没有英国“狮心王”李察的威望,也不如《倚天屠龙记》里“金毛狮王”谢逊的勇猛,更缺乏“河东狮”罗斯玛的霸气,倒有点像《绿野仙踪》那只胆怯的狮子——特别是在为印裔子民争取权益时,最懂得看巫统老大哥的眉头眼额,一见老大哥不悦,就立刻“收嗲”;像马华诸公的原则一样:“识时务者为俊杰,千祈唔好得罪大佬!”

担任工程部长期间,三美威鲁在全国各地开设大道收费站绝不手软,总之有杀错冇放过,任何窿窿罅罅都要收“买路钱”,害到人民荷包大出血,引起民怨冲天。好像看过一幅虚构的讽刺漫画,画三美威鲁“冇有识死”,竟在时任首相马哈迪家居的必经之路也设立收费站,结果被老马骂到狗血淋头,一味头耷耷。那时有个作曲家针对收费站事件创作了一首名叫〈Ayoyo Samy〉的歌嘲讽他。数十年来我国政坛猛人中,似乎只有三美威鲁唯一一人有代表性歌曲,就连历任首相都冇佢咁威!

〈Ayoyo Samy〉还有华语版本〈哎哟哟沙美〉,里面形容他有无数个“机关”(收费站)布满千里,从南到北,再由东路到西;部分歌词是这样的:“哎哟哟Samy,哎哟哟Samy,可知道罗里摩多和德士,都为了生活,也为了生意,天天出钱,也为你叹气。哎哟哟Samy,哎哟哟Samy,人们都处在水深火热里,交了路税,再加上路费,还要免费,经过无情的艰钜。Samy请你做做好模样,让人们都过得欢喜。收费站要放弃,让我们行个便利,Samy的名字一定了不起……”歌曲的后段转为梅艳芳那首〈坏女孩〉的曲调:“Why why tell me why,应要生活愉快,难道Samy不能做个乖乖?Why why Samy why,哎哟哟实在奇怪,给了路税还要给多一块!”

众所周知,三美威鲁头发几已掉光,变成光头佬,后期都戴著假发露面。资深报界老友黄迪兄告诉我一件趣事,说三美威鲁脱发脱至无法可施也“无发可梳”的当红时期,国大党里有个亲密党同志“衰多口”推荐他采用一种草药植发,谁知施药后毫无功效,反而“衰多几钱重”头发脱得更多。他认为此人存心靠害,便采取报复,迫到那同志退党另起炉灶。因他一人的“发事”导致国大党分裂,也属奇闻。

也有人把他比喻为“政坛上的小丑”,真的很难把狮子和小丑这两个各走极端的形象联想在一起。只怪他有时讲嘢唔经大脑,噏得出就噏,闹出的笑话有一大箩。我觉得最好笑的是这两则:

一,当大马邮政司推介Pos Laju快邮服务时,三美威鲁帮忙敲锣打鼓“卖膏药”宣传道:“明天寄,今天就收到了!”

二,有次全国大选,三美威鲁在某选区的竞选活动口出豪言说:“我们将大力发展此地,会为乡民兴建一座大桥。”有个乡民立刻站起来问:“我们这里根本没有河流,为什么需要建大桥?” 三美威鲁只好“跌落地揦番拃沙”死兜:“别担心,那我们政府就先为你们挖掘一条河出来!”

延伸阅读:李系德专栏《你係得嘅》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3 / 5. 评分人数: 1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李系德

原名李英华,著名杂文作家,资深编辑。1972年开始在各报章上发表作品,至今不辍。著有杂文集《有冇搞错》和《古灵精怪集》。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