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知道学校里还有私会党吗?
| December 25, 2019发嗡疯 收保护费 曾子曰 校园私会党 校园黑帮 
分享:

两年前,我朋友的儿子升上中学,开学不到一个月,他回家跟我朋友说他要转校,因为他在学校受到恐吓,他上厕所时,被高班同学拦住,逼他加入私会党。

“他说现在入会就免费,但日后要脱离时就要付一千令吉。”我朋友心有余悸地转述她儿子的遭遇,她担心儿子受到霸凌,不到半个月,她办好转校手续,快快将儿子搬离那一个罪恶现场。

其实,私会党侵入学府并不是新鲜事,在我念中学时就常跟私会党学生打交道,我念预备班时就当学长,那时候我尚未发育,个子矮小,但却被派去管理初二最差那一班,也就是私会党徒最多的一班。

所以,年纪小小的我,就学会如何跟私会党学生打成一片,就像香港警匪片的卧底一样,只要跟他们说同样的语言,才可以得到他们的信任和合作,我的脏话就是在那时候突然变得突飞猛进。

在我求学的那些年,我也常在巴士站受到私会党徒的青睐。我记得第一次遇上一位一边大口吃着炸鸡腿的男子一边死跟着我要跟我拿钱,另一次遇上一位个子长得比我更小的少年也敢敢走过来要钱。

他们通常会先问:“你系边度嚟?(你从哪里来?)”

校园黑帮电影《热血高校》。(图片来源:网络)

开始时我没有经验,就会直接回答我从旧巴生路来。其实他们是在投石问路,看看你是不是私会党徒,如果是同道中人,就会放你一马。

这是后来学校里的私会党学生告诉我,我才知道十八仔、华记、洪门、小三王、789这些都是各个堂口的名称。不过,我也不敢冒认自己是私会党徒,一入洪门深似海,我只想出于污泥而不染。

后来跟其他同学谈起,原来大家都曾经试过被人“笃镭”,不过,坦白说,可能我在学校跟那些私会党学生混久了,面对那吃鸡腿的男子和那小个子少年,我一点都不怕,我不但没有给钱,我还捉住那少年狠狠地教训一顿。

另一次是在大家购物中心外,有一位烂仔凑近我身边问:“你系边度嚟?”我假装听不见,他再问一次,不过就改用华语:“你从哪里来?”本来我想唱“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但灵光一闪,我将计就计,放大喉咙叫道:“我冇钱!”

当年大家购物中心的大门外,像是一个集合点, 很多人都会约在这里会合,我故意大声夹恶,引起大家注意,那烂仔果然知难而退。

事后我抹一抹冷汗,因为那烂仔刚才用一硬物顶住我的背部,不懂是刀子还是香蕉,我也是胆搏胆,买大细,最后看来他使用的硬物果真是一条香蕉。

如果不是我朋友的儿子在学校受到私会党学生的欺凌,我还以为私会党在学校里早已经销声匿迹。我那个年代就时常发生两帮私会党开片、跟老师大打出手、恐吓学生这类恶行,我当学长时也常被他们警告:“出到书馆你小心啲!” 但是,这些事情我从来没有跟家人说过。

(图片来源:网络)

所以,如果你家里有小孩,不妨问问他们在学校里有没有被人强逼加入私会党或者他们有没有逼人加入私会党。

我记得我以前捉过一名时常逃课的私会党学生,后来训导主任会见他的父母时,他母亲一脸不可置信地说:“他在家里是一个好孩子来的!”我转头看看那学生,他对着我露出狡猾的阴笑。

老实说,你知道你孩子在学校里做过什么吗?

延伸阅读:曾子曰专栏《发噏疯》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温馨提醒 疫情肆虐与行动管制期间,如果没事,就乖乖听话,留在家中看看戏、听听歌、读读书,多多浏览《访问》吧!如果被逼出门,也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出门戴好口罩,减少出入公共场合。大家做好防范措施,受感染的机会就会更少。大家一起抗疫,一起加油!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