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难忘之两公婆一起禁过的日子
专栏 | 发噏疯| April 8, 2020夫妻之道 新冠肺炎 曾子曰 行动管制令 
分享:

在MCO面前,人人平等。在老婆面前,我不敢叫她等,因为在老婆负责煮、我负责吃的饥饿时候,在朝见口晚见面的险峻时刻,行动限制令也在考验两公婆的相处之道。

所以,对于一个不会煮、不会做家务的大懒蛇,我现在乖乖听话到不得了,老婆煮出一日三餐,对我可是恩重如山,她说:“不懂今晚要煮什么?”我马上搭话:“你煮什么,我就吃什么。”她问:“我煮到好吃吗?”我不经大脑,就直接说:“不够咸,但还是很好吃。”

识时务者为俊杰,识说话者为生存,老婆煮到满头是烟,你还不醒目地在旁阿吱阿咗,你是不怕遭天谴,还是嫌命长?

我现在活得像一头不会煮只会吃的猪一样,但我这一头猪还是有点人性,我老婆这些时日在厨房忙得团团转,心里会觉得过意不去。所以,三头两日我就提议订外卖回来,让她停煮一餐,吊颈都要抖下气。

记住,不让老婆捱得咁辛苦,这是全天下老公的大志,尤其在这非常时期,更要醒醒定定,不然我们这些猪公最后连馊水都无得食。

如果你说我在家的地位很卑微,那又未必,当首相下令只有一家之主才可以出门买菜办货时,我马上抬头见人,男人最怕自己抬不起头,现在我大摇大摆地走出家门,必要时还会转身跟老婆点点头,表示“一切包在我身上”,心里浮起很不要脸的os:“如果不是我勇敢地走出去买菜,你什么都煮不出呢?”

话口未完,我一到巴刹,却发觉自己像个小学鸡,什么都不会,我在猪肉店里就上了一课“如何分辨猪的各部位”。

(图片来源:pixabay)

我排队入店时,看见店门外贴了一张今天有卖什么肉、没卖什么肉的告示,我看著那些上肉、中咀、猪曾、扇骨、五花骨、排骨、波仔肉、假梅肉、梅肉、猪剪、肉眼、花肉、花肉碎、上肉碎、中咀碎、瘦肉碎、尾骨和汤骨,看得我眼花撩乱。

即使后来那店员跟我解释什么斗肉、什么中咀、什么上肉、什么花肉,但是,在我的眼中,它们一样都是猪肉。付钱后,我的职业病发作,我当场指正猪曾是猪踭,猪剪是猪腱,即使我分不出猪肉部位,但至少我分得出哪一个是错字。

除了猪肉之外,青菜的身世也是一样扑朔迷离,一眼望过去,大家长相几乎一模一样。我在菜档看著这些似曾相识却叫不出名字的菜,也不敢轻举妄动,买回去给老婆取笑事小,老婆不会煮就事大。最后我只好捧了包菜和茄子回去,因为化了灰我都认得它们,包菜长得最福气,茄子长得最扭曲,我绝对不会买错。

还有那些姓葱的家族,我也是认不出,老婆的菜单中有大洋葱、小葱头和蒜头,我说他们都是一家人,很难认出边个打边个,老婆马上附上他们的玉照,然后我直接show给那小贩,她一边笑一边帮我选,我也只好站在那儿陪她一起笑。

(图片来源:pixabay)

后来,行走巴刹多了,胆子也大了,老婆没叫我买的,我都敢敢买,像三文鱼、虾只、小辣椒、辣椒干、青葱、日本照烧酱等,虽然老婆没有称赞我pandai,但是她却流露出嘉许的眼神,我心里再次浮起很不要脸的os:“我这一家之主不是盖的!”

男主外,女煮内,MCO期间我们两公婆各司其职,我感激她煮得身水身汗,她感恩我深入险地买菜回来,所谓的相敬如宾、互敬互爱、你侬我侬、耳鬓斯磨,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如果MCO解封后,我相信我们应该不会再有这么痴痴缠的机会了,至于能不能继续相敬如宾、互敬互爱、你侬我侬、耳鬓斯磨,我也不知道。不如你问问你的另一半,看看他是翻你白眼、睬你都傻?还是大叫倌人我要,大喊encore呢?

延伸阅读:曾子曰专栏《发噏疯》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温馨提醒 疫情肆虐与行动管制期间,如果没事,就乖乖听话,留在家中看看戏、听听歌、读读书,多多浏览《访问》吧!如果被逼出门,也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出门戴好口罩,减少出入公共场合。大家做好防范措施,受感染的机会就会更少。大家一起抗疫,一起加油!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3.8 / 5. 评分人数: 3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