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亲人都离开了,我该如何lock down我的悲伤
发噏疯| November 8, 2020亲情 人生 新冠肺炎 生死 
分享:

我向来都紧守着一句话过日子,说出来有点冷血,但却很管用,起码我活了大半辈子,这句话几乎成了我人生的座右铭。

“如果不会有人死的话,什么问题都不成问题。”

这就是我面对问题时的心态,在我的眼中,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不管问题有多难,迟早都会解决掉。

但是,如果问题牵涉到生命和死亡的话,我就只会干瞪眼,因为这是超出我能力范围以外的事情,我无能为力,我软弱无助,我什么也做不到。

可想而知,我今年过得怎样?

三月中,我的妈妈骤然而逝,星期一早上她身体不适,送进医院检验后,发现她的脑血管爆了一条,还没来得及施手术,星期三凌晨三点多,她就永远离开我们了。

她出殡后的第三天,首相宣布全国实施行管令,我把自己和悲伤都封锁起来,只透过文字宣泄对妈妈的思念,然后,每个早上我回老家上香时,就跟她聊聊日常,像以前一样,谈天说地,唯一不一样的是,我只听见我自己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而已。

自从爸爸在八年前不告而别之后,妈妈就搬来我家过夜,白天她回去老家,去巴刹买菜、跟老街坊在茶室吹水、到邻居家打麻将、追看她的大陆电视剧、下午四点多煮晚餐,直到傍晚我的老婆载她回我的家,她继续追看她的大陆剧,我下班回来,时间早的话,我吃饭,她会走过来挟一些菜吃几口,我迟回来的话,她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但是,电视机还开着。

每天早上,我上班之前,都会先载她回老家,也只有在这一段时间,我们靠得最近,聊得最多,当她离开之后,我最不习惯的就是我驾车时,转过头,再也看不见她了。

在我还沉浸在悲伤中的时候,六月初,我也进了医院,我患上骨痛热症,那时候新冠肺炎正在横行霸道,我被逼接受检验,等候检验报告出来时,我睡在隔离病房,每天都有穿上太空衣般的医护人员替我量体温、验血和吊水,直到我的检验报告呈阴性,才将我送去普通病房休养。

我的主诊医生说她手上在处理着好几个骨痛热症病患,她说有一个比我迟一天进院的病人,发烧退了,血小板升回,但最后还是撑不下去,就这样走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医生要跟我说这些,我一个人在病房独力跟病魔拼命,她不是应该说一些鼓励我的话吗?幸好,我睡了三个晚上后,第四天就出院,在家里休息一个星期后,才恢复上班。

坦白说,我在医院时已做了最坏的打算,万一我就是这样离开的话,我可有遗憾吗?当然,我最放不下的就是我的老婆,我担心她承受不了打击,我也没有什么遗产留给她,只希望两个儿子会孝顺她一辈子。

还好,我活过来了,身体虽然虚弱,但意志却很坚强,我一出院后就上香给妈妈,她几天不见我,我不想让她担心。

十月初,我敬爱的姨丈病逝,我从小就羡慕表姐妹有一个这么出色的爸爸,阿姨在五十多岁就离开人世,姨丈一直都很照顾我们一家人,尤其在我们经济拮据时,他在金钱上帮助我们度过难关。所以,我们兄弟姐妹在他的灵前也不停鞠躬致谢,我相信这也是妈妈希望我们帮她传达的心意。

十月尾,我老婆的大姐突然离世,这一个像天使般的女人在毫无预兆之下,飞回上帝的身边,留下我们陷入悲凄、失措和惊慌之中。她只有短短五十八年的人生,我们无法接受一个这么好的人为什么离开得如此匆忙?这一种不告而别的方式,彼此都没有好好说这一声再见,这将会永远成为我们心里的缺憾。

(图片来源:Pixabay)

三天前,在大姐逝世后的一个星期,我的岳父在家里晕倒,失足跌地,左脚脚趾骨应声折断。接到消息后,我心里痛喊:“去你的2020年,你放过他老人家吧!”他刚刚失去他最爱的女儿,现在还要承受皮肉之痛,接二连三的锥心之痛,何时才会终结呢?

前几天,公司小朋友羊对我说:“很多人都问我:你还好吗?”他们看见我不停面对丧亲之痛,觉得我今年过得特不容易。

真的,我确实过得不好,非常不好,在这大半年内,我最爱的亲人接二连三地离世,我初愈的伤口再被插一刀,连血液也沁满忧伤。

我也厌倦了“珍惜眼前人”和“活在当下”这一类警世名言,是不是非要有人死去我们才会醒悟这些人生道理呢?当有人离开时,我们都会用这些话来安慰别人,但是自己却有没有身体立行呢?直到下一次又有人离开时,我们再重复说一样的话,过一样的生活,直到最后轮到自己也要离开时,可能你才发现到自己也从来没有“珍惜眼前人”和“活在当下” 。

我没有愤怒,我只剩下忧伤,在死亡的面前,我们一律平等,我们不堪一击,在亲人接连离开时,新冠肺炎带来的低气压也让人透不过气,很多人死去,很多人患病,很多人失业,很多人受困,很多人破产。我说这是我人生中最低潮的一年,许多不如意的事情都不约而同地堆在今年发生,朋友说再过两个月就是2021年,新年新气象,就会摆脱2020宏怨年,但是,换掉一个旧日历,日子就会变好了吗?

我不是悲观,我只是面对现实,就像我面对悲伤一样,我做不了什么,也没想过要做些什么,就让思念亲人变成日常活动,习惯成自然,就会慢慢地接受他们已经不在身边的事实了。

我不懂有没有人像我这样固执,我总是相信一些坏事的背后还是会带给我们一些提示或醒觉,我不喜欢被坏事彻底击败的感受。

在黑暗中看见微弱的光芒,总好过四周一片漆黑,比如新冠肺炎的发生,我们是不是应该重新审视和看待生命、家庭、健康、金钱和工作的真正意义呢?

就像妈妈、姨丈和大姐的离开,我失去了他们,但却感受到他们遗留下来的爱,他们对身边的人无条件地付出和帮忙,让我看见这世界上原来还有真善美的存在,那我这个扮演一直接受爱的人,是不是应该也将爱传送给别人呢?

那一天收到患癌的老朋友的简讯,她说:“看到你写温暖的文字,特别感动,多点写,给人带来希望吧。”我很听她的话,没多久我就多写了一篇,她再传来简讯:“老朋友,谢谢你那天写的那篇爱与希望的文字,有看到,这几天我是踏着阳光去电疗的。”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文字的力量,老朋友这一番话,让我庆幸自己还懂得用文字去抚慰别人,同时也在疗愈自己。

现在是十一月了,我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会结束,我也不知道丧亲之痛什么时候会消失,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不管日子多难过,还是要好好地过下去──你们也一样要好好地,让我们一起撑下去吧。

延伸阅读:曾子曰专栏《发噏疯》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1 / 5. 评分人数: 26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1. Many thanks very significantly for the high top quality and results-oriented help. My partner and i won’t consider to support your blog page post to be able to anybody who wants and desires support about this place.

  2. 我爸爸在29/11/2019 确诊癌症。 短短的四个月, 就在MCO lock down 29/3/2020就撒手人寰 。两位妹妹, 经过重重难根烟, 才被批准回国参加爸爸的葬礼.。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