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正考虑罢看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

支持 Sponsored by  

犹记得2002年是我人生首次接触世界杯,2002年6月2日英格兰对垒瑞典的小组赛,应该是我认真观看的第一场球赛。在“死亡小组”的英格兰,靠着队长贝克汉姆44分钟点球得分而战胜宿敌阿根廷所发生的一切,我至今还历历在目,可惜打败阿根廷的喜悦所换来的是,英格兰被巴西止步于八强。

当英格兰出局之时,身为支持者的我也不知为何留下了一堆眼泪。这应该就是足球的魅力和犹如信仰的号召力,它往往可以把球迷的心情从地狱带到天堂,又从天堂打回十八层地狱。当然我身为足球狂热粉丝,在看球过程也尝遍了喜怒哀乐,其中四年一度的世界杯,更是对我最为重要的足球盛节。

近日,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正如火如荼进行之际,德国足球队在与冰岛的赛前集体穿上印有“人权”字样的T恤,以抗议世界杯主办国卡塔尔的人权问题。随后挪威和荷兰也在各自的赛事前,穿上印有“在球场外球场内都要人权”和“足球支持改革”的T恤;在北欧足坛,少数的专业足球员、政治人物和人权社运份子,也因卡塔尔恶劣的人权纪录,呼吁国家队杯葛2022年世界杯。

近来,世界各地的社运人士频频抗议世界杯主办国卡塔尔的人权问题。(图片来源:adhrb)

在探讨卡塔尔为举办世界杯所衍生的人权问题之前,卡塔尔在2010年赢得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本来就是一个具备国际争议性的决定,有者还认为过程中必然有诈和涉及贿赂成分。

首先,无论在地理环境、公共和体育设施或足球历史上,卡塔尔并不具备历来世界杯主办国的必备条件。更为讽刺的是,卡塔尔的主办权是以投票方式选出,其竞争对手为美国、韩国、日本以及澳洲,上述任何一个国家在主办一场重大的国际赛事方面,毫无疑问都优于卡塔尔。

而且自从卡塔尔赢得主办权之后,国际足联(FIFA)的高级官员就频频被贿赂丑闻缠身,至少三名高级官员被美国司法部指控在竞选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过程中收受了贿赂。这无疑是对国际足联一项强烈且有理据的指控,也暴露了国际足联以足球之名贪赃纳贿,并非以促进国际足球赛事或公正廉明管理世界杯的一切事务为目的。

但这不是为什么德国、挪威以及荷兰近来选择抗议卡塔尔世界杯的原因。事情的导火线源自于——卡塔尔为了迎合即将来临的世界杯所需的设施,罔顾外籍劳工的福利和人权。英国卫报指出,自从2010年卡塔尔获得世界杯主办权以来,就有超过6500名外籍劳工丧身于卡塔尔。最为人心寒的是,这6500条断送的生命跟足球息息相关。

卡塔尔为了让世人看到他们也可以举办世界杯,不惜在十年内以大规模建设企图“重造”卡塔尔,以符合先进国标准,当中包括建设了7个世界级体育场、连贯卡塔尔的全新公共交通系统、在各区域增设国际机场,以及为世界杯而设——从平地而起的全新城市卢塞尔(Lusail)。以上种种的大规模建设计划,都是在2010年卡塔尔胜选后拍板决定,并且要在2022年前完工。

卡塔尔政府计划动用450亿美元来打造全新城市卢塞尔(Lusail)。图为卢塞尔的城市规划图。(图片来源:Businesse Insider)

再者,卡塔尔的经济建设95%主要依靠外籍劳工,也是全世界外籍劳工比例最高的国家。为了迎合世界杯这个国际舞台,卡塔尔在这十年内史无前例地引进大批外籍劳工来填补这些重大建设项目的劳动需求。然而,卡塔尔国土一直以来都缺乏符合国际人权标准的劳工法律,更没有兑现之前向国际足联所承诺的劳工改革。这导致近十年来数千名在卡塔尔的外籍劳工,继续受到剥削或诈骗。除了环境恶劣的劳工宿舍,外籍劳工还需支付高额的招聘费用、面对护照被雇主没收与工资扣押种种不人道的剥削伎俩。

诚然,劳工剥削不是卡塔尔独有的人权侵犯个案,但卡塔尔的外籍劳工死亡人数却是令人无法接受的。正是卡塔尔炎热无情的气候,以致负责建筑的劳工需要在50摄氏的高温下工作,许多年轻力壮的外劳也因不敌卡塔尔的严酷气候而忽然猝死。可惜的是,卡塔尔尽管受到各方谴责,仍然对劳工权益无动于衷。

卡塔尔的一群劳工为避开酷暑,在日出之前就开始建设工作。(图片来源:卫报)

著名德国球员托尼克罗斯也直言,基于外籍劳工受虐的状况下,卡塔尔得以举办2022年世界杯“是个错误的决定”。话虽如此,他随后也坦承,杯葛世界杯不会为任何人带来任何改变。我相信这也是国际足球最高决策人的想法,因此2022年世界杯也应该会如期进行。

每当新闻出现有关卡塔尔世界杯的负面新闻时,我也会责问自己:是否应该继续观看和支持这场不止涉及严重贪污,现在还赔上了数千条宝贵生命的国际赛事。

难道我们观赏球赛的欲望,远胜于那些为了一餐温饱,冒着生命危险远到卡塔尔工作的印度、尼泊尔、孟加拉、巴基斯坦以及斯里兰卡劳工的权益吗?

我深爱足球这门运动,但身为人权工作者的我也无法视卡塔尔世界杯的人权问题为无物。

此文不是号召各位罢看或抵制卡塔尔世界杯,我只期望明年11月21日,当大家打开电视机欢庆2022年世界杯之时,也务必记得:这个世界杯是建立在无数劳工的生命上。

延伸阅读:郑至健专栏《天下至健》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郑至健

政治评论员。诞生于怡保,热爱研究政治,足球和英伦的一切。企图以文笔写出一片天空。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