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天下至健

史上任期最短首相——慕尤丁的败笔是什么?

支持 Sponsored by  

根据首相署部长礼端的说词,国盟首相慕尤丁将会在周一8月16日向国家元首呈辞。这意味着慕尤丁将会是马来西亚历史上任期最短的首相,马来西亚政局也将面临重新洗牌。新首相会是副首相伊斯迈,或反对党领袖安华、政坛老将马哈迪、东姑拉沙里,都还是未知数。

自2020年喜来登政变以来,媒体、国会甚至是整个政坛,都把目光转去国会,国会所有的一举一动也无疑被放大。这也是因为慕尤丁的政权是经由元首的委任。在没有选举的情况下,在国会提呈信任动议就变相成为“确认慕尤丁首相合法性”的唯一途径。

我国国会不时被誉为“橡皮章”,这不仅是因为国会制度上的缺陷,最根本的原因是——历来首相在议席上拥有绝对且稳定的多数支持,也因为如此,在国会的任何表决也变相毫无悬念。然而,倘若首相没有多数的支持,就算犹如在马来西亚国会不完美的制度下,国会也可以扮演起制衡弱势首相的角色。

从巫统11人的叛变开始,慕尤丁的相位已是危在旦夕,而在首相于国会失去一定的支持下,召开国会提呈信任动议确实是符合议会民主程序,把决定首相去留的权力归还给国会。然而,慕尤丁此举并不是以尊重议会民主程序或国家利益为前提,反而召开国会提呈信任动议是慕尤丁在别无选择下的唯一选择。

在政权还算稳定和巫统还没发难之前,慕尤丁就理应提呈信任动议以正当化他的相位。如果他的“多数支持”可以经得起国会的考验,那他也不至于在最后时刻要沦落到在电视直播,以跨党派共识来寻求反对党支持。相反的,以希盟之名中选的首相慕尤丁,理应在他初期任相之时就把改革建议提呈上国会,好让国盟和反对党在国会表决。这除了可以以国盟兑现希盟的承诺和迫使反对党对改革表态之外,也有助于以改革之名证明他在国会拥有多数的信任。这橄榄枝理应在相位没被威胁和在国会上提出,不是等到首相在危急关头提出。

慕尤丁的2020预算案虽以111对108三读通过,慕尤丁在国会惊险过关。然而,慕尤丁的相位并没有引来今时的万般置疑,反而预算案三读通过的矛头指向了一众反慕的希盟和巫统官司派。

慕尤丁之后提呈的紧急状态无疑是想避开国会表决,但慕尤丁这不符合议会民主的决定也无疑壮大了巫统内部反慕的势力。倘若没有紧急状态,慕尤丁就不会因此而搞砸了行政和皇室的政治关系,首相署国会及法律部长达基尤丁哈山也不会因撤销紧急状态,而被指责逾越元首特权。这一系列国盟的政治过失都可归咎于慕尤丁没有取信于国会。慕尤丁虽以争议性的方式拜相,但他的最大败笔也间接让他丢官,全然是他执政时期都只着重于凌驾或逃避国会,视议会民主为无物。

延伸阅读:郑至健专栏《天下至健》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9 / 5. 评分人数: 1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郑至健

政治评论员。诞生于怡保,热爱研究政治,足球和英伦的一切。企图以文笔写出一片天空。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