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天下至健

有了《反跳槽法》,就不会有喜来登政变?

支持 Sponsored by  

马来西亚国会下议院在7月27日提呈《反跳槽法》获得朝野双方支持,这无疑是因为马来西亚人在2020年“喜来登政变”所看到的分裂、恶斗、背叛、跳槽与种种政治的乌烟瘴气,已让他们对政治,甚至是民主程序冷感无望。

试问人民所选出的议员可以视民意为无物,那每逢五年的民主运动,人民老早去投票选议员、选政府的意义又在哪里?但是,这个由朝野双方经过协商所提呈的《反跳槽法》,就真的能防止喜来登政变事件再次重演?

《反跳槽法》的确可以某程度限制国会议员去投靠另一个政党。在《反跳槽法》下,那些在希盟执政期间,从巫统跳槽土团党的国会议员就会即刻丧失议员资格。换言之,《反跳槽法》会管制有离巢之心的国会议员,而且议员也不会因为一时的政治利益,而冒险失去议员资格与再次竞选的权利。有者就认为,假设土团党无法依靠巫统的青蛙议员来巩固其在希盟内的实力,那身为土团党主席的慕尤丁,就没有发动“喜来登政变”的本钱。道理上,《反跳槽法》也促使土团党只能享有13个国会议席,在国会数字上,无法钳制47席和42席的公正党与行动党。

然而,《反跳槽法》并不会解决希盟内部的主要矛盾,那就是马哈迪应否尽快退位给安华。这也是触动喜来登政变的主因之一。在希盟执政时期,马哈迪收编巫统议员的用意,就是要土团党以国会数字在希盟坐大,克制以安华为首的公正党与行动党。就算是有了《反跳槽法》,这也无阻土团党违背民主精神去招收叛将。马哈迪和当时的内政部长慕尤丁,可以以种种行政方式来绕过《反跳槽法》,并“合法化”跳槽。现有的《反跳槽法》保留了:议员不会丢失席位,倘若其政党解散,因此马哈迪和慕尤丁就可以滥用社团注册局来解散巫统。而巫统旗下所有的议员也将以独立身份“名正言顺”加入土团党。巫统主席扎希就在高等法院坦承,当时的希盟首相马哈迪,在2018年6月就曾告诉他巫统已经没有未来,应该尽早解散巫统,然后国会议员应全部加入土团党

巫统主席扎希说,马哈迪曾在2018年6月告诉他,巫统已经没有未来。(图片来源:南华早报)

《反跳槽法》还有一个奇怪的条文,那就是保障了国会议员被所属政党开除的权益。若国会议员遭所属政党开除,他不会丢失其席位,而且遭开除后,成为独立议员也应该有其自由,加入任何政党。换言之,喜来登政变的幕后策划者之一的阿兹敏,也不会因为我国的《反跳槽法》而遭到处分。因为在喜来登政变闹得沸腾之际,阿兹敏和其他10位国会议员,实际上是表明继续支持马哈迪任相,直到下一届选举,但阿兹敏的举动是彻底违背了希盟对选民的承诺和集体共识。根据《当今大马》的说词,阿兹敏与其余10位国会议员是在被公正党革除之后,才宣布退出,这也意味着,《反跳槽法》不能处分阿兹敏背叛希盟的行为。

《反跳槽法》的最大问题在于,此法律可否在“约束国会议员的结社自由”和“政党借用《反跳槽法》制衡其议员”上找到平衡点。马来西亚因经历了喜来登政变,开始觉得《反跳槽法》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但我们也要接受议员跳槽,有时也是出于原则和理念。当巫统在2016年被1MDB丑闻缠身之时,众多的马来西亚人不也呼吁当时还在巫统的马哈迪、慕尤丁或沙菲益“弃暗投明”?

从议员在国会针对《反跳槽法》辩论的言行举止,可见他们最在意的其实不是《反跳槽法》可否一次过杜绝跳槽,而是要以《反跳槽法》让人民对政治重燃希望。这也是为何国会议员一再强调有了《反跳槽法》,就不会再有喜来登政变的说词。最低限度,选民可能会因为《反跳槽法》的成立而选择再次投票,但我国独特的《反跳槽法》并不会担保在喜来登酒店所发生的一切或任何政治跳槽,不会再次重演。

你也可以看:

延伸阅读:郑至健专栏《天下至健》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0 / 5. 评分人数: 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郑至健

政治评论员。诞生于怡保,热爱研究政治,足球和英伦的一切。企图以文笔写出一片天空。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