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婆婆妈妈

厨房小帮手

支持 Sponsored by  

从疫情开始,儿孙来跟我们一起住,厨房就变成我的“办公室”,孙女的游戏场。每天我上班,她就是我的私人助理,如影随形地跟着我上上下下。不论我在厨房里做任何事情,她都有兴趣插一手,我的耳朵从早到晚听到的都是:

“奶奶,让我做一下,好不好?”

孙女是在她爹的保护政策下长大的。换句话说,从她会走路开始,就这个不能动,那个不许做;厨房,不用说,更是她的禁地,绝对不准越雷池一步。儿子的说法是,厨房里有炉火、有高温的食物、有锋利的刀……这些对孩子来说,都非常危险。为免不幸的事情发生,一切最好都要防范于未然。

儿子的话当然有道理,连君子都要远庖厨,何况不懂事的小孩呢?但是,我这个另类奶奶,虽然自诩君子,却也反对因噎废食。我觉得只要教导孩子小心,注意安全,不逾越规矩,在奶奶我的监控下,孙女还是能够跟着我一起“办公”,甚至早早学会料理自己的饮食,将来生活不求人。儿子跟我意见不同,不过惧于母威,只有心不甘情不愿地让步,从此,他闭住双眼,孙女属我管辖,厨房变成我们祖孙的乐园。

作为厨房小师傅,孙女的动作是稍微慢了一点,但是每一样工作她都能够好好完成,而且不时还会发挥创意。(图片来源:作者)

从儿子解除行动管制那一天开始,孙女每天一大早起来,就充满期待地问我:“奶奶,我们今天做什么?”看她兴奋的神情,我心目中枯燥的柴米油盐也都改头换面了。为了让她开心,我煞费苦心经营菜单,因此很多平时不足为奇的事物都发出了不一样的光芒。 而一向都是在厨房孤军作战的我,有了她这个叽叽喳喳的小帮手,日子也柳暗花明,充满活力。虽然有她在旁边,我要多花精神注意她的安全,多花时间帮她做一些准备工作,但是看她站在小椅子上,聚精会神地洗米洗菜;小心翼翼地削胡萝卜、黄瓜、马铃薯,我也不自觉地沉醉在这美丽的画面中。

孙女喜欢吃蛋,三餐无蛋不欢。番茄炒蛋,煎荷包蛋、鸡蛋沙拉、乃至蒸蛋、煮蛋她都吃得津津有味,而我在准备各种蛋料理时,坐在料理台旁边的她,当然也一定要动手体验。

番茄炒蛋,要切番茄、洋葱。切东西得动刀,这可犯了儿子的大忌,怎么办?于是我用大刀切洋葱,给孙女一把牛排刀切番茄,这样既可满足她切的欲望,也让她学习了简单的刀工;接着打蛋液,那就更容易了:首先把碗放在桌上,接着教她把蛋敲开,蛋打好了,让她慢慢搅拌,这些她都没问题,而且可以把蛋打得像模像样。

等到要炒蛋了,我示范开火、锅里放油,把炒蛋的过程一一展示给她看,然后跟她说,你身子不够高,手不够长,现在只能把所有的步骤好好记牢,等你再长大一些,才当主厨做给大家吃。孙女听了骄傲地点点头说:“奶奶,我明年就读小学了。”言下之意读小学就是她“长大”的开始。好吧,不论如何,我都拭目以待。

作为厨房小师傅,孙女的动作是稍微慢了一点,但是每一样工作她都能够好好完成,而且不时还会发挥创意。好比说,跟我一起做四方形的面片,她不按牌理出牌,喜欢做三角形、梯形和滚几个小圆球…她神气活现地对我说:“奶奶,不要都做一样的嘛,您看,我做的不是很好看吗?“

我包饺子,师承外婆,我包的“元宝‘形,大概也是外婆的外婆传授给她,再由她传给我,不知已经延续了多少代了。可小孙女不想当我的传人,她要自己做主:不是把饺子捏成一朵花,就是做成一条船、搞成一个小皮包,新奇的造型,让我不得不下结论:奶奶做的是食品,孙女做的是艺术品,她,青出于蓝胜于蓝,奶奶甘拜下风。

一个多月下来,小孙女会做的中西菜式不少,连做披萨,卷日本寿司也难不倒她。看到他宝贝的表现,儿子忘记了保护政策,他抱着还不会走路的老二,不怀好意地笑着对我说:“妈妈,您的确教导有方,我看这样吧,疫情解除我回去上班,这两个我就一起都交给您训练吧!“

延伸阅读:永乐多斯专栏《婆婆妈妈》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 / 5. 评分人数: 3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永乐多斯

马来亚大学博士,曾在马大和拉曼大学任教,编写过华小和中学华文课本,出版过八本散文随笔、七本儿童小说,如今是电台节目《思想泉源》主持人。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