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婆婆妈妈

孩子的保存期

支持 Sponsored by  

最近台北疫情严重起来,二儿子和媳妇都居家上班。在家工作不打紧,问题是他们三岁的小女儿幼儿园停课,小妞也居家“工作”了。这样大的小朋友他们的工作是什么呢?不外乎学习和玩耍。学习需要陪伴教导,玩耍需要监督,换言之,就是不算吃喝拉撒睡,她在家的时时刻刻都需要大人的关注。

可是大人都忙,怎么办呢?

媳妇拍了一段视频给我看。视频上,我看到儿子在线上开会,他的桌子下有一块巨大的白板,白板旁边放了各种颜色笔。这就是他女儿小妞的工作室,在这里她可以任意挥洒。小妞挺有创意,画得不亦乐乎,白板画完了,儿子的小腿双脚也成了他的画布。儿子苦笑说:“只要她不捣蛋,不吵闹,愿意画,我就让她画个痛快吧。”

媳妇每天得和客户谈生意。她的桌子旁边没有白板却是一叠绘本。这些书小妞可以随时过来翻阅,媳妇有空档就给她读两本;没有空档就看儿子可不可以接手。行动管制期间,小妞是家里的游牧民族,不时从她爸爸脚下换到妈妈身旁,又从她妈妈身旁回到爸爸脚下。她这里晃晃,那里晃晃,还算自得其乐,除了打点她吃饭睡觉得轮流停工,两星期来,儿子和媳妇的工作进行得还算顺利。

儿子跟我诉苦说,白天上班心惊胆跳,生怕小妞哭闹,而一些需要专心的工作也必须等小妞睡觉之后挑灯夜战,两星期来他已经有了熊猫眼。他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的对我说,“把她送回吉隆坡去,她开心,你也快乐。”我点点头,回答:“当然,这样你们可以享受二人世界也轻松。”

儿子哈哈大笑,因为我说出了他的心里话。

儿子媳妇的困境,在这疫情肆虐,居家工作成为常态的现在,已经变成是普遍的社会现象。平常孩子和父母是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在家交集的时间并不长;如今却是亲子日夜相守,24小时在一起。父母在家工作已经不顺手了,而孩子年岁不同,也有不同的问题。年纪小的孩子不听指挥,父母伤脑筋;年纪大的孩子,平日里觉察不到或是没注意到的习惯都被放大审视,亲子之间的冲突矛盾随时都会出现。有人甚至说,疫情期间家里家外都不太平。

如果有退休在家的爷爷奶奶帮忙,很多人都认为应该是最好最好的办法了。因为爷爷奶奶都愿意承担,爸爸妈妈也都乐意安心放手,小朋友有爷爷奶奶做挡箭牌,当照顾者,安全也享受。只是现在家庭形式改变,住屋环境改变,教养形态改变,在疫情期间可以享受这样VIP级别待遇的父母恐怕不多。

不过,尽管身心交瘁,家事公事压力山大,这样亲子24小时在一起的时光,对父母来说,一生也不多得。与其在孩子大了离家了,抱着空巢空悲切,还不如怀着感恩的心接受上天的这个特别安排,努力经营亲子将来都难忘的回忆。

最近读到一本书叫做《孩子的保存期只有10年》,书名很发人深思。真的,孩子还会跟父母撒娇,并且愿意听父母话的时间真的大概就那么长。所以再辛苦也还是珍惜吧。与此同时,我在想其实尽管父母的爱常在,可是孩子长大到自己成家,父母的保鲜期也大概是十年。与其等父母老了走了徒叹“树欲静而风不止”,或是像疫情这样,有家归不得,想见父母不容易,也要珍惜与父母相处的每一刻才是。

延伸阅读:永乐多斯专栏《婆婆妈妈》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2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永乐多斯

马来亚大学博士,曾在马大和拉曼大学任教,编写过华小和中学华文课本,出版过八本散文随笔、七本儿童小说,如今是电台节目《思想泉源》主持人。

我有话说
2 条评论
  1. 和小人儿居家办公

    我宝贝外孙女的保姆家人确诊冠病,小人儿不送去保姆家后,大女儿女婿要居家办公要顾小宝贝。是有一点手忙脚乱。我们身为祖父母,恨不得可以马上到她家去。可是又被这封锁行管令所限制。😯哎!担忧无用,只好全权交托上帝。求神赐平安。😄

    这么巧,阅读到永乐多斯写的一篇文章,情况和我大女儿女婿的相似。永乐多斯的儿子媳妇远在台北,疫情之下居家上班,小孙女的托儿所也关闭。父母要上班要确保小孩不哭闹,真是心惊胆跳!😲

    永乐多斯说,做爸爸的,在电脑荧幕前开会,脚边有个白板让小妞画画涂鸦。小妞涂着涂着,连爸爸的大腿也成了她的画布!做妈妈的也不闲空,要会见客户,要应付堆积如山的文案,还要准备一叠儿童绘本。小妞是家里的游牧民族—不时在两个大人身边游晃,画倦了爸爸的大腿,就来找妈妈,亲子共读故事书!听起来是苦中作乐,也是挺温馨的!😊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