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安顺散记

泽被苍生——福顺宫的銮轿出游

支持 Sponsored by  

福顺宫是安顺其中一间有着悠久历史的庙宇。本地人一般不称之为福顺宫,直接称其昵称“老庙”。庙里祭祀的神灵甚多,庙外甚至立有一尊安顺最高的弥勒菩萨立像。而庙里最有代表性的神灵,大概是九皇大帝了。

关于九皇大帝,历来有不同说法。一说是天上星宿,一说是天地会义士被斩首后要求被供奉,遂成某种信仰,并辗转带来南洋,逐渐显赫。

安顺九皇爷信仰影响甚大,当恭请九皇爷的月份来临,许多荤食档口会大洗铁锅,以热水消毒,挂上黄布卖素。更甚的是,老庙外的小巷会凭空多出许多素档,对面大马路则挤满跑江湖卖膏药的郎中。这是安顺少有的盛事,庙内外的热闹日夜维持超过一周,只为满足持素祈愿的信众。而镇上著名斋馆更是人满为患,被迫在路边搭棚应付突然由荤转素的大批食客。从这几个现象来揣摩,可知道信奉九皇爷者甚众。

庙里祭祀的神灵甚多,庙外甚至立有一尊安顺最高的弥勒菩萨立像。(摄影:王修捷)

我不是信徒,却喜欢参与其中。每年此刻我会到庙会走走,看看弄蛇的郎中、算命先生(近年已不多见)。斋戒结束前,庙会迎来高潮。成功持素若干天数者会获得神明赐福,以金鼎印在衣服后领印出一个朱砂红印。由于我不是信徒,这些更为深切的仪式自然没参与。我最喜欢看的,是乩童游街。据当过乩童的朋友道,一旦当过乩童,便容易被召引,凑近看热闹时容易被上身。这时庙里的工委会帮助让其镇定退僮,或干脆为其妆容上阵。据说神明上身后乩童水火不侵,可以足踏火炭而不自觉。这一点倒是与印裔大宝森节游神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曾近距离看过印裔黝黑发亮的背后以铁钩绳索勾住皮肉,皮肤被扯得紧绷而不自觉,或以三尺长铁棍打横刺穿嘴巴(铁棍被烈日晒得发烫,沿途还有工作人员以湿布物理降温),凑近一看都觉得生疼,乩童却恍若无事踏步向前。他们脸上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恍惚神奇。但也有眼神锐利,不敢与之对视的乩童。他们手持麻绳鞭子,走前一步复后退一步,步伐奇诡又隐有规律。当鞭子当空挥下,会有爽快的啪声落地。沿途围观的人举起香火祭拜,有时呛得我难以呼吸。所谓香火鼎盛,身在其中连眼睛都难以睁开。

除了乩童鞭街,銮轿起驾也颇具特色。銮轿出游与佛教花车游行是截然不同的观感。銮轿出游有种动态的冲劲。我中学同学是其中一个銮轿手,看他和另一个銮轿手赤脚在马路上奔腾,时而突进时而后退,有时翻腾銮轿,前后配合无间,不禁怀疑人类确实有集体无意识这回事。但他们的说法不一样。据说銮轿该往何处,何时该停何时该走,是神灵的旨意。

老庙九皇爷诞诸神出游,通常是三庙合办,仪式始于老庙,终于老庙。(摄影:王修捷)

老庙九皇爷诞诸神出游,通常是三庙合办(司马登圣峰宫、武当山),仪式始于老庙,终于老庙。河口最终的送神仪式,一般参与者不多。由于我未曾亲眼目睹,不宜多言。请神时九皇爷从河中来,送神时九皇爷从河中去,期间安顺总是多雨,我未免觉得,这是一位和水有关的神。安顺三面环河,大河以一个倒U形式终年环绕安顺流淌不休,兼老庙距离大河仅一步之遥,倒是应了请神之便。那些年的泽被苍生,銮轿前的热血青年,延伸出多少故事?

延伸阅读:王修捷专栏《安顺散记》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王修捷

讲师、音乐人。曾得一些文学奖,目前已出版十五本小说、与诗人周若涛合力推出诗曲专辑《神秘之歌》。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