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小学作文

我们店这条街

支持 Sponsored by  

她今天穿了一身白色套装,配上一双白色高跟鞋,拎着一个白色手提袋,慢慢地步出她家的门口。她越过马路,裙子飘飘地走过来,头发也明显整理过,用白色发夹把前发别在左边。她经过我的店门口,到隔壁街去买东西。

今天,我的羊同事终于忍不住说,怎么她这么多东西买?每天穿着不同套装出门买东西,每天就这样拎着一小袋买到的东西慢慢步行回家,头发没有乱,衣服依然笔直。

店对面是一整排的排屋,除了喜爱穿得漂漂亮亮出门买东西的这位大妈,还有各种小故事。比如,那位喜欢在露台举哑铃,带有一点男孩气息的女生。女生每次举哑铃都整身挥动,羊男总是站在店内叹息地说她举错方式了,该练的肌肉是不可能练到的,所以无论哑铃怎么举,手臂还是一样,没有一点努力后的成果。我也曾想过跟女生说说,叫羊男去示范给她看。只是女生太酷,平时也不太会走过对面街来,这样对着她大喊举错了,会让她很丢脸,所以也就什么都没说。偶尔看见她在举哑铃,就嘻嘻嘻笑。

举哑铃的女生还有其他室友。有一位是开出租车的,头发又长又稀疏的男人。出租车男平时一直都在家里,直到我们上班时间后才出门。为什么我知道呢?因为他的车每天停在我们的店门口。时常是我们找不到位子,终于停好了,拉开店门的时候,他才来把车开走。不过最近行动管制令(MCO),他也很少出门,看起来没什么人叫车,这样下去可能需要转行。

正对面还有我们最熟悉的苏珊安娣和很慈祥的安哥。他们每天坐在门口,对着我们的店聊天。偶尔喜欢穿得漂漂亮亮出门的大妈也会加入,配上一个光头大叔,四人坐在家门口,像法国人那样朝外并坐。上班的时候,和我们招呼;下班的时候,和我们摇手。早前稍微开放的时候,店的生意较好,安哥就会在关店时刻,在对面的门口点点头,说今天不错不错。现在则换成苏珊安娣在门口对着我们喊:六千了,好担心啊!

在这一年里,每天这样见面的日子里,有一个人从这样的街道消失了。他就是每天坐在隔壁木椅子的印度大叔。印度大叔平时笑容灿烂,每天定时发动自己的摩托车。偶尔看我们在外浇花,为了不要让我们嗅到摩托车排出来的气,就会骑摩托车去附近绕两圈,等我们浇完花才回来。他的摩托车干净得闪闪发亮,保养有道。MCO前,他经营晚上才开的嘛嘛档。MCO后,他似乎一直没有工作。

有次他看我们到外头装雨水来灌溉植物,还坐在隔壁楼下捧腹大笑。两个月前,我们的一个休息日时,印度大叔在自己家里了断了自己的生命。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的朋友来到这个街道,抱头痛哭。我只是知道,从此以后,隔壁不再坐着笑容还不错的印度大叔。我们不再听到“的的的”的声音,也不在日常里和他点头打招呼。这个街道就这样不见了一个人,你知道吗?

我想,在这个时候,人的心理健康还是需要被关注的。印度大叔消失之后,这个街道似乎又变得有一点不一样了。

延伸阅读:许书简专栏《小学作文》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2 / 5. 评分人数: 7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许书简

原本从事IT行业,现在是咖啡馆馆主兼生产雪糕。出过散文集《这世界才开始》。平时乱写一通。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