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就是生死

这是一个奉献及感恩的季节

支持 Sponsored by  

平安夜的傍晚六点,安宁中心开始欢庆圣诞节。

中心大门外搭了一个大棚,热闹万分,许多病人以及其家属陆续从病房到楼下一同和职员们欢度佳节。大棚里搭了一个舞台,有一群年轻女孩表演舞蹈、有大学生表演吉他、也有一群义工们表演小提琴演奏等。沿着舞台走去,有好多档口卖着不同物品及食物,就是一个迷你嘉年华会。

人海茫茫之中,我找不到我其中一个病人的身影。Mr.Gan(匿名)是一名独居的癌末长者,住进安宁中心长达三个多月。

我问同事:“Where is Mr. Gan?”

同事对我说:“He doesn’t want to come down.”

我走上三楼,我看到他坐在病床独自吃晚餐。

我敲门问:“为什么不下去呀?”

“我又没有被邀请。”

“下去吧。我陪你。要吗?”

“那这一碟饭,怎样?”

“放着吧。我请护士帮你收拾。”

“好。”

然后,我看他很快就站起来,披上外套。

我准备好轮椅给他。他说:“等一等,我要拿我的氧气瓶、我的香烟,还有我的吗啡。”

“好的。没问题。”

他坐上轮椅之后。我站在后面,问他:“东西都拿齐了吗?”

他说:“all set.”

“好的,我们出发咯。”

独居老人与医疗社工要出发去庆祝圣诞节了。

走到楼下,来到舞台现场。

有人跳舞、有人唱歌、有人吃喝玩乐。很是热闹。

住在安宁中心长达三个月的他说:“这里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他嗅到沙爹香,说:“好久没有吃沙爹了。”

我问:“要多少?十串、二十串、三十串?”

他笑着看着我。

想了一想,抬头对我说:“八串。”

好的。我去拿。

负责沙爹的女志工不给我拿八串:“每人只限拿三串。”

我当然也不蠢,我找了我的社工同事以及我的医疗总监。

我们刚好三个人,总共拿九串。还多一串。

我拿了九串沙爹给他吃。

正当他一面吃沙爹的时候,我们的护士、医生、护士助理陪他一同聊天。他平常话很少,我可以看得到他的不自在。

吃完后,他说:“阿量,可以把我推去鱼池旁边吗?”

当然可以。我知道,他就是不想要参与大家的对谈、寒暄等。

他宁愿自己一个人坐在鱼池旁边、背着舞台,也不要坐在观众席。

他说他听声音就可以了。

在鱼池旁,他从他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一粒面包,撕成碎粒。

然后,撒向鱼池。一群鲤鱼争先恐后,往池面张开嘴巴。

我问:“面包,从哪里拿来的?”

“是今天的午餐。我留给它们的。”

说着说着,又从他的口袋里拿出另一粒面包。

再次撕成碎粒,撒向鱼池。

我准备开口询问,他说:“这一粒是今天的早餐。”

我突然好像看懂了什么。他曾经说过我们这一群医疗人员不算是他的朋友,我们只是执行任务的一群人而已。

这段日子,我每个傍晚都看见他总会坐在轮椅上,靠在鱼池旁。我想,除了他的氧气压缩器、吗啡,还有香烟,这一群鲤鱼就是他在安宁中心里的朋友了。

我问他:“所以,你每天都留着两粒面包不吃,送给他们吃吗?”

他对我微微笑,继续把面包碎粒撒向鱼池,

我听到鲤鱼嘴巴拍打一湖池水。

我坐在他的旁边,用手轻拍他的肩膀:

“你真的细心。我想,这里没有一个病人会顾虑它们的温饱,只有你。”

他对我笑一笑。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25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欢迎成为访问网会员,阅读完整内容
成为会员
已经是会员了?立即登入

冯以量

投入临终关怀及丧亲陪伴的工作,是因为想圆一场梦;圆一场有关善终、善别、善生的梦。

我有话说
2 条评论
  1. 十二月份在我心裡也是一個充滿感恩和祝福的季節,但是2021的聖誕節的我卻選擇在忙碌中度過,避免自己想起一些感觸的心情。
    看著老師的文章,都要吸一吸鼻子了。😂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