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只有感情挚爱值得追求吗?
平凡人生| August 17, 2020人生 媒体人 沈明信 职场 
分享:

那一日,与多年不见的小妹见面。她回国奔丧,万里迢迢回来,年迈的奶奶早化为一缕青烟。

虽称小妹,也只是多年前的朋友,曾经一度感情好得以兄妹相称。当年大家还是社会新鲜人,周末夜班结束,一伙人约了泡在八打灵再也SS2的小贩中心消磨永夜,青春在吵嘈喧哗和杯盘狼籍之间映着溶溶夜色,冰茶一杯续着一杯,每个人都有谈不完的话题和未来。

小妹对谁都好,一桌子人,不管谁挑起什么话题,她都想搭得上话。不喜欢她的人嫌她造作爱现,喜欢她的人说她单纯善良。她记得每个人的生日,花很长的时间动手作卡片、小礼物,然后当着大家的面送给寿星,一面讲说上面可爱的贴图及七彩珠饰代表什么。

急速的城市以及大人的世界,已经容不下这类中学生的玩意儿。女生收到这样的礼物,充其量只记得一个礼拜,男生只记得一个晚上,便把它扔到暗无天日的抽屉,忘得一干二净。然而,小妹就是这样一个不合时宜的人,喜欢在人前展现她对感情的真挚和细腻,不管对方是敷衍以对,或是真心相待。

那时候的我们,工作忙起来可以久久不回乡,逢年过节可以轮班不休息。小妹可不行,逢年过节坚持一定返乡,家乡有从小抚养她长大的奶奶,还有伯父一家。她爱谈她的家人,却只拣一些不着边际的琐碎事来说,听了多年,大家对她描述的人一点印象也没有。

她天真善良,以为所有的人,都活在一个她所认知的世界。没有人愿意为她戮破这层表皮,觉得这样难免残忍,包括和她谈得来的我。于是,女生表面与她交好,私下偷偷议论;男生保持距离,提防她过分的热情,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尘世的浪花一个个打来,我们被打得各散东西,一点一点疏远了。仍然不变的是小妹,没有错任何一场朋友的婚礼,不论身在何处,肯定千里盛装而来,事后在脸书贴图贴文,细数每一个遇见的人。据她所写,每一个都是她要好得不得了的朋友。

我一向不出席婚礼,为此,与小妹再见已是一别经年。年过四十,虽保有少女的清纯,人已有了风霜,时间的年轮缓缓轧入初老的憔悴,唯独让她缺了繁花的盛放。

我们买了汉堡,走到山丘上的住宅区,在杂草丛生的游乐园里,坐在微锈的秋千,漫无目的地眺望远方。穿着泛白破损的牛仔裤,大口咬着滴落茄酱的汉堡,日子好像又回到当年。蓝天之下,咸丰草迎风微颤,点点白花,一如心头涌动的思绪。

我听说,小妹为了一个心仪的男子,远赴国外工作,选择在最靠近的距离,守着一份未知的爱情。在大海的那一头,她牺牲的是过去从不舍离的家人,以及女人宝贵的青春。

她如童话里的美人鱼,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子,宁可放弃自我,变身为异域的异类。(图片来源:Pixabay)

听她细述国外的生活,平静如水,这么多年的等待未有着落。秋千荡起,她牛仔裤的口袋上,绣着一个美人鱼的图案。而她亦如童话里的美人鱼,住在广阔的海洋宫殿,原本有灵动的鱼尾、媚人的歌声,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子,宁可放弃自我,变身为异域的异类。

人的一生,只有感情挚爱是值得追求的吗?我想问,却又说不出来。只是觉得,匆匆数十寒暑,有些人陪我们走得长一些,有些人陪我们走得短一些,但到最后,总不会有人与我们相拥而死,总得独自面对生命的周期循环。

我佩服小妹的坚定和勇气,等到这数十年过去了,回看这一生,是回甘还是泛苦?不啻是一场豪赌。

在哥本哈根的外海上,竖着一座美人鱼的铜像,任其海枯石烂,只锁着一袭孤单。也许安徒生一早就提出了警示,只是世人未必明白。

哥本哈根外海上的美人鱼铜像。(图片来源:Pixabay)

到了该分手的时候,明日又天涯。我对小妹说,希望下一回见她,她早把匕首刺进王子的胸膛,双脚蘸着斩断生死的血泊,重新长出漂亮的鱼尾,悠悠游回大海。此生再不为谁,只为自己而活。

小妹用着诧异的目光看我,我顿觉不当,于是笑着改口:我要成为安徒生,为她写一则童话故事,而且要写得像〈人鱼公主〉一样精彩。说着,像一名大哥哥般牵起她的手,漫步踏上归途。

延伸阅读:沈明信专栏《平凡人生》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4 / 5. 评分人数: 2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