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希特勒的世界,请让我孤独终老
平凡人生| September 17, 2020宗教 政治 民族主义 
分享:

俗话常说,政治与宗教,这二者最教人疯狂。

同一张桌子,有人喜欢吃猪肠粉,有人喜欢吃云吞面,虽喜好不同,不会争个你死我活。唯独碰上政治和宗教,遇上不同意见的人,严然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骨肉可以相残,父子可以反目。

所以,残忍的政治、慈悲的宗教,竟没有个相容之道。而且,如果这个杀戮场就建在WhatsApp,时时吹起号角提醒你开战,那就更加让人不寒而憟了。

WhatsApp有一个群组功能,很方便,却也常常让人不胜其扰。最怕是莫名奇妙被人加入某个群组,想要退出又怕被嫌小器、不够大方,就这样默默忍受。

喂,你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你不贴文,没有人会怀疑你不懂得用手机。早午晚不用发图提醒我吃饭,初一十五不用提醒我要拜佛吃素,这个时代已经不流行长辈图了,你学会用手机,唯独追不上的是潮流。

八国联军,鬼子进城,你还在等什么?

话说回来,我的众多群组里,有一个是老同学的群组。卅年过去了,昔日的同学个个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原本这样的群组不外拿来炫耀人生,汽车、房子、儿女、宠物、花草,让大家知道你过得多好,然后嚷嚷着办个同学会什么的,也就罢了。

然而,偏偏有人非常有使命感,不忘大谈政治、宗教。先是政治阴谋论,从去年香港示威到今年新冠肺炎,都可以挖出美国、西方媒体戕害中国的新闻,连番轰炸贴了又贴。又是美国出资煽动港民,又是美国军人在武汉投毒,对着我这名记者谈媒体。谈着谈着,世界尽是狼子野心,那些口口声声人权、民主、自由之人,都是一些不堪之辈。

看到这样的讯息,真的怀疑自己身在晚清,慈禧太后刚刚向世界宣战,八国联军就快兵临城下;又或是不小心生在二战的中国,鬼子兵打到南京城了,快快去从军抗日。

我可以理解民族主义,可如果民族主义的养成,掺杂的尽是恐惧、仇恨,“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等于天天在喝毒药,未有战争,自己先成了牺牲品。奈何,为了促使二战及冷战结束,世界上那么多人的牺牲换来的和平,对我们一点意义都没有。

什么时候,中国人不需要仰赖假想敌,不需要与他国苦苦评比,也能走出一条民族的自新自强之路?当然,没有敌人的世界,会不会太寂寞无聊?我不知道,一觉睡醒,我常常庆幸自己生在马来西亚。

原来,宗教和谐只是随便说说

好了,因为有争议,不谈政治了,但同学之中又出现宗教狂热份子,不遗余力地宣教,而且轮番上阵,或是每天一句真理箴言,或是分享尼姑还俗转向他教的视频。哎,世界上岂只有一种宗教?原来,宗教和谐,就是把“尼姑迷途知返”的视频传到同学群组,纵使知道当中有铁杆子的佛教徒。

所以,政治和宗教本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人;所以,人类内心的邪恶没有一刻可以停止,时时蠢蠢欲动。我们表面上尊重异己、拥抱多元,实际上幻想着这个世界再出一个希特勒,建立只有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宗教的乌托邦。敌人全部死光光,才来谈和平。

当然,你最好和希特勒同文同种同教,自然可以站在血泊的金字塔,享受把异己辗成齑粉的快感。

我的一名朋友说:权威好。一家人出去吃饭,每个人都吵着要吃自己想吃的,此时仰赖一家之主大喝一声“不要吵,全部听我的!”

我想,身为夫妻儿女一家子骨肉亲情,连吃饭这件小事也不能出于体谅包容,而是要用威权来压倒一切,这样的人生、这样的家庭有何趣味?想到此君每一回见到我,都劝我赶快找个伴,趁还可以生个一儿半女,幸好我没有上当。

算了吧,我想,活在这个价值混乱的世界,人性虚假至此,我不想当一名家庭的希特勒,更不想曲意附合政治或宗教的希特勒。就让我这名崇尚自由的佛教徒,不合时宜地孤独终老吧!

延伸阅读:沈明信专栏《平凡人生》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2 / 5. 评分人数: 4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