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
平凡人生| November 17, 2020人生低潮 人生观 美国总统选举 
分享:

金庸在其钜著《天龙八部》提出了一个大哉问的主题:我是谁?小说的三名男主角段誉、萧峰、虚竹均被生世之谜所困。迷雾消散之后,段誉娶了之前的妹妹,虚竹得知自己并非孤儿,虽然在认亲的当下,亦是生离死别之时,但终归算皆大欢喜。

萧峰的这一段比较有意思:他自在襁褓之中,就被当作汉人抚养。长成之后,他是丐帮的帮主、武林的英雄,可偏偏血管里流著契丹族的血。在当时北宋华夷严防的保守社会,作者铺陈了这样的一个时代背景:血统就可判定一个人的善恶,是友是敌。

萧峰身处辽宋边境的冲突,心中不禁浮现:“难道契丹人就都是坏人?”这样灵光一闪的念头过于微弱,终究被他屡屡上演的身世悲剧给淹没。这个议题,没有在这部小说之中提升到一个哲学层面,但金老爷子也许要暗喻一件事:历朝历代,中原汉族与边疆少数民族的战乱攻伐,有时不一定是善恶对峙,只是人人各为其主。

所以了解自己“我是谁”,为自己找到一个定位,来看这世界是很重要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得知: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要解构这个问题,大概很多人会同意:我们长日困守斗室作息,出门也不过那几条街,在资讯时代,不停喂养我们的,就是媒体。

近日美国的选举爆发出的媒体偏袒,让我思考,在媒体以外的世界,我们活在怎么样的地球上?我曾经以为,自由世界的媒体,会是兼顾天下的第四权。岂不料,遇到利益攸关的事,也可以封锁、标签、带风向,甚至越权宣布谁是总统当选人,把各国元首耍得团团转。

当媒体的权力大到可以操控一切,其眼下的说黑道白,也应该可以被放大检视,从个人的喜恶,一直到幕后集团是否有利益勾结。自由媒体,应该是各种讯息并列,而非封锁一方,只你看到他想让你看到的。

川普的个人形象极差,但此次选举美国左右分裂大闹特闹,我也去留意看看有什么样的民众,会去支持这个右派狂人。这么一来,才知道美国的问题,并不只是好莱坞光鲜亮丽的演员们,在台前演绎阐述的种族和性别议题。美国的中西部有被称为“白垃圾”的低阶白人,他们被全球化遗忘,即对抗不了千里之外的中国年轻劳工,也无法与如潮水般涌进的非法移民竞争。

是否展现在聚焦灯下、被人看到的弱者,才是真正的弱者?那些不被人看到的弱者,是否都会在”政治正确”的摆弄之下,永远被遗忘在黑暗里,甚至得为掌灯的人塾背。

我们甚至认定马来西亚的选举制度,投票要用手指点墨的方式,显得粗弊可笑。这一次发现美国社会长期以来建立了”互信、诚实”的社会机制,让其票务系统极其混乱可笑。而是否一旦有”选举作弊”的指控,发生在马来西亚就该大声抗议、发生在美国就只能是一方的不愿意服输。

偏见把我们理性存疑的空间通通掐死,于是在波谲云诡的权力游戏之中,”就事论事”的平台早已腐朽。

这些天,听到许多曾经生活在美国的时评人出来现身说法。我过去不太了解理基督教,而如今对五月花清教徒的那种极度刻苦自律、讲求诚信道德的精神有更深一层的体会,其信仰建立在人与上帝之间,并与是人与人。

从世界转移到个人,在贫富毁誉转移的瞬间,我们又该如何定义自己?(图片来源:Pixabay)

科技的发达带给我们高度的资讯自由,网络上广传的盗版知识产权、色情影片,手机这样的方便,都会让我们一念之间禁不住心动。这一切如果没有宗教的道德力量做为精神背脊,我们越来越不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的。就这点,远远超出“保守”与“开放”的讨论范畴。

同样的,在华人世界,我们爱谈中国的讯息封闭,可它偏偏建有最先进发达的城市,物资繁荣富庶,高度规划,明亮灿烂如最好的彩瓷。我们常听说中国打压人权、权贵剥削底层,可住在中国的亲友们个个好像过得比我们好,一个幸福劲儿,从前穷得响叮当,现下喝得起一瓶千元的茅台酒。这样的矛盾,源于我们看到的有多少、看不到的又有多少。

从世界转移到个人,在贫富毁誉转移的瞬间,我们又该如何定义自己?当过首富的马云,曾经一度,他的语录被人人追读背诵。如今被检举清算,立时另一番光景,世人论断功与罪。我更感兴趣的,在世间喧闹的毁誉之中,他的内心,是如何定义自己?

是的,你是社会的鲁蛇,你是社会的楚翘,你需要别人来定义你是谁,你附合著别人的要求,做了多少自己不愿意的事,背弃自己的那一刻,当下的你是谁?

这一具肉身,在世间存活的时日如白驹过隙,匆匆数十年,一个由别人塑造的已知世界,还有仰赖别人定义的身份认同。唯能庆幸的,现今物质文明发达、资讯发达,只要一部手机在手,五、六十岁也可以活得像年轻人一样丰富多彩。

但是,我们会更幸福吗?生命的长流在奔驰,回首一望,我们已经失去祖辈、父辈那种儿孙围绕、颐养天年的契机。随著家庭结构的改变,前方等著我们的,可能是更漫长的空巢期、设备更齐全的养老院,附赠的是加倍的孤独、加倍的医疗,把苟延残喘的过程不断延长。

如果前方的终站不外如此,生命的意义终究何在?我们现下的追求点又应该摆在哪里?然而,过度解构一切,最终的结果,只能在宗教的静默中找到答案,世俗的生活并不允许我们这么做。

为此,我们的日子,还是读读金庸、看看新闻,偶而想想“我是谁”,再环顾世间的万象,对于生活上不必要的枝枝叶叶,自能有一份自在潇脱。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1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