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平凡人生

可以回去的家

支持 Sponsored by  

我以为,反对侵略战争,那是小学生该有的道德水平:有人动手打人,快去报告老师。但显然不是。

大人的世界复杂多了,你的选项明显增加:你可以冷漠走开、你可驻足欣赏、你可以呐喊助阵,甚至看到有人调停,跑上前一记老拳:干什么多管闲事?我这戏看得正精彩。

我以为,我们的生活安逸惯了,千里以外的战事,凡夫能做什么?生活纵然积满垢腻,日子照旧要过,一壸闷酒,嘴炮天下。但我想像不到,有人喜欢看别人战争,就如同看一场球赛,必有胜负,但死伤不关我事。

原来,所谓的和平轻薄如纸,轻轻一戮就破了。我们生养下一代,终究要给他们怎么样的一个世界?人类的智慧,并不会比一只在暖化的北冰洋里挣扎求存的北极熊来得高。

谁来保护我们?谁来维护和平的秩序?当每个人都无力的时候,我们迷信所谓的独栽者、强人,依附于他,乞怜于他,一丁点儿不要挑衅他,小心得保太平。

平日里蹑起脚跟走路,膝盖一软就跪下来。赐你一个平身,你就双目含泪、衣毛皆起、感激涕零,抬头朝阳,忘情地热烈鼓掌。

如果对强权卑躬屈膝,就能换来世界和平,那也就罢了。两千年前秦灭六国告诉我们,示弱并不能满足侵略者和野心家。而每一场战争,都有文官写出漂亮的檄文,都是上等的文学作品:解放、统一、卫国、维安……实际上万箭齐发,兵火戮城,一边还在明面上赐你死得光荣,死得心甘情愿,死得有冤无处诉。

为此,屈原的《九歌》,有一阙〈国殇〉,祭奠那沙场上捐躯的将士,还有那无数无尽的亡魂,让他们也得享一份人间的念想,有一首传颂的歌谣。

我们大部份的人都没有经历过战争,但是一场漫过屋檐的水灾,就足以让人痛彻心扉,我们该如何想像家园尽焚,断壁残垣,流离失所,骨肉伤残,记忆和人生搅碎一地,得用余生,在泪水之中慢慢去拾掇和拼凑。

(图片来源:Pixabay)

我们没有勇赴前线、以肉身抵挡坦克的勇气,但我们可以坚定自己的立场,对于至今以后的每一场侵略战争说:不。为着那些进入编程的苦难,为着那些即将死去的无辜孩子,我们说:不。

侵略,必定以苦难和悲剧为终结。现今的世代,谁还迷过去那种不断攻城掠地、开扩疆土才能建立伟大的文明,才有个人的丰功伟绩、名垂千史?秦始皇亚历山大阿育王忽必烈希特勒

让历史人物去走他们自己的路,这个时代,有这个时代要走的路。物质文明的发达,使得战争的门槛越来越高,代价越来越昂贵,仇恨的流窜,终究会返回我们自身。

尽管机关算尽,尽管人人以利益为导向,我辈之中,还是要有着对”和平“的坚持,为着未来的家园。

翻阅旧日的文字档,看到自己写过这样一段文字:

我老家的卧室,有面向一扇向南的窗。过去这窗向海,如今海不见了,成了繁华浊世。如今已没有海潮音,每天晚上,歌舞厅的喧哗没有一刻停止,随着夜浪一波一波来袭。

五音不全的中年大叔,粗着噪音唱反战名曲〈Zombie〉。这是很令人痛苦的挑战,歌者努力模仿原唱的海豚音,纵使唱不上去,也不舍得暂把麦克风移开。造化用一把无情的匕首,插进他的喉管一阵撩拨,嗓音断散不成曲调。

有家归不得,寂寞醮深夜,人前忘情地吼着唱着,这人有什么心事?过去我觉得厌烦,如今只觉得沧桑。

神话中的美人鱼,于海上媚唱诱惑,让漂泊者从此回不了家;流转于现实之中,现代的美人鱼,换上一副烟酒臃肿,一开腔,俗世带着哀音,尽是无奈。

什么时候,自己也回不了家?

期待每个人的内心都有和平,无论是大后方的纸醉金迷,或者是前线沙场的血肉横飞,我们在尘世之中,每个人都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家。

延伸阅读:沈明信专栏《平凡人生》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1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沈明信

文字工作者,历任新闻记者、杂志主编,行文于世的最大企图,是从人生的日常,发掘、书写人世的平凡之美。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