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平凡人生

异议者

支持 Sponsored by  

中共廿大前夕,一名叫彭载舟的男子在北京四通桥上绑了两条横幅,白底红字,对时政以及习近平做出了严厉的指责。他乔装成一名工人,独自行动,绑了横幅之后,起了一堆火,桥上浓烟滚滚。接著,他再放上一个大喇叭,对著人来人往的北京市民,一遍又一遍重复横幅的内容。

这是北京,天子脚下。事情的结果不出意外,警方迅速过来把人带走,把火熄灭,把横幅扯下。很快的,一切都恢复回原样,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就那几分钟内,已经有不少北京的市民拍下视频,在微博上疯传。当然,很快地被禁止、封锁,于是一切也回复到平静。翌日,一些国际媒体开始追踪报导,一些外国的媒体,甚至连提都不敢提,原因是什么,值得推敲。而面对外国记者的提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以一句“我不清楚你说的状况”搪塞了过去。

中国政府采取了正确的策略,拒不回应,这一阵轻轻的涟漪,很快会过去。虽然,各地不断有传出年轻人跟从,在公厕的门上涂鸦。当然,全世界也都相信,这不会有什么作为,一个星期、两个星期过去,很快就会被遗忘。

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这一切,真的不算什么事。

在管控如此严谨的北京,在政府获得最大的民意支持,领袖有着最大的威望,40年来的改革让国家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一切都是如此完美,百分之百的绝对环境,我们竟然发现,今日的中国竟然还存在着异议者。只能够说,这个世界、这个社会人心永远都是不足的,带着无谓烦恼的。不管你做得多么的好,你个人是如何完美,还是会有不同的意见,甚至会有人要批评你。

人的思想不可能一模一样地被复制,人心难齐,为此,就如同世间有阳光和空气,异议者一定会存在,而且无所不在,这是客观的实相。

那么,问题只有一个:习近平连任之后,在未来的十年或廿年里,中共政府会如何对待国内的异议者?这问题直截了当,直指人心,而其隐藏的答案,却可能让人细思极恐。

一个泱泱大国的主政者,要如何对待原本就存在的异议者?

一条白色的横幅很便宜,一枝在公厕涂鸦的马克笔更是唾手可得,只要能避开逮捕,异议者所使用的成本很低,可如果国家应对的方略是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用尽各种管控及封控的手段,去打压和扑灭任何一丁点的星星之火,请问这样的情况应该持续多久?十年、廿年,或是接下来的一个世代?

每个人都知道,有一些事不可为、不可能。眼下难以察觉,其隐形的代价却是难以预估。中国不是北韩,辽阔的幅员、庞大的人口、高速的经济发展,物质文明越加发达,人民的视野越加开阔,注定会造就更多的异议者。那又如何,正确的做法,是消灭所有的异议者,又或是异中求同,在思想的激荡之后,为一切的问题找到更灵活、更明朗的方向。

总不成谁也不用动脑,等着伟大领袖的指令。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能给全人类指明方向。

问题已经明摆在那里了,但是大家只能装着看不到。中国有巨大的潜能和爆发力,它的历史、文明、资源,注定它本是充满活力的。封控不能解决它即有问题,而是为它埋下极不稳定的因素。以中国今日在世界的地位和影响力,任何政治、经济的巨大动荡或变异,都将波及邻近国家。

而且,我们真的不能否认,中国对马来西亚,乃至对于马来西亚华社,有着一定的影响力。至于这个影响力是什么面向的?相信这方面的讨论可以长篇累牍。远的不说,只看近的:对一件有必然性的社会事件,我们的传媒是如何看待的?甚至是,用怎么样的眼光和胸怀,去看待新闻工作的未来?

人无近虑,必有远忧,单单就这一点,就足以把我们仅有的新闻自由、舆论自由,炸得粉身碎骨。

延伸阅读:沈明信专栏《平凡人生》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沈明信

文字工作者,历任新闻记者、杂志主编,行文于世的最大企图,是从人生的日常,发掘、书写人世的平凡之美。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