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政府,换了脑袋
弹无虚发| July 9, 2019唐南发 希盟政府 新马来西亚 杨美盈 爱我棕油 
分享:

我们且坐时光机回到2005年底,当时还在野的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因为向国会提出紧急动议,要求讨论所谓中国籍女子赤裸受辱的案件,林吉祥予以支持,两人双双被巫统领袖抨击,指他们揭发警察滥权事件旨在“破坏国家形象”。

时任国内安全部副部长的诺奥玛更直言行动党“应该向马华学习处理类似案件的手法,不要渲染”,而柔佛礼让(Ledang)国会议员哈敏沙慕更呼吁政府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刻意破坏国家名誉的人士”。前锋报和第三电视等巫统喉舌大肆炒作,试图给郭林二人扣上种种叛国的帽子,不在话下。

于是一时间风声鹤唳,我和一众所谓的时事评论员,其实不过对国阵反感,同情在野党的写手,皆群起抨击政府的高压手段。虽然事后证明那位女子并非中国人,当局“欲加之罪”的作风仍然应该受到严厉批判。

更别提某一年郭素沁推出《马来犀利啊!》贺年短片,爆笑(是否有品味则见仁见智)内容引发热议,其中包括海盗劫持人质事件,也引来国阵领袖强烈批评,指短片侮辱国家形象,警方尔后援引刑事法典第505(b)条文以及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1)(a)条文,对郭展开调查。

如今看来,一切竟是镜花水月,没有留下一点值得吸取的教训。

时移势转,行动党已大权在握,郭素沁也出任原产部部长,专职在国内推动“爱我棕油”运动,只恨不能搬到油棕园里住,天天与油棕树相依为命。

郭部长对油棕的爱已经上升到一种宗教般的情怀,不容他人质疑。近日因为一所国际学校的学生透过表演形式表达油棕业对环境的负面影响,竟惹怒了部长,“吁请该所国际学校停止一切散播仇恨行为,不要效仿欧洲,这般对待大马”;搞到连教育局总监都说要出面调查,逼得校方拜会部长,亲自道歉,风波方才落幕。

原来在所谓的“新马来西亚”,民众提出与政府相悖的观点仍然得背负“散播仇恨”的罪名;尽管政府享有种种资源和优势,透过官方媒体宣导依旧不足而必须像当初的巫统那样,祭出“破坏国家名誉”的棒子来“以正视听”。

其实做了政府换了脑袋的也不只是郭部长;环境部部长杨美盈也因为网上有人散播其夫婿家族所拥有的IOI集团在柔佛巴西古当设有三家工厂的资讯,而上纲上线为“质疑公务员效率”喊告。杨部长一度形象清新,颇得华社好感,但在喊告这一事情上却让人错愕。

为什么一个号称“改革”的政府就不能好好解释,而是动辄诉诸法律行动,举措与国阵时期无异呢?

其实这些希盟领袖之所以没有一丝谦卑,也是民众对他们无条件支持造成的。我们只需细想:同样的行为若是来自国阵,民众岂会轻饶?一味纵容包容,将来把他们宠成了国阵2.0,谁又应该负最大责任?

你也可以看:

不满国际学校话剧表演反油棕 郭素沁遭炮轰干预言论自由

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