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再打脸林吉祥
专栏 | 弹无虚发| August 6, 2019大马教育 希盟政府 林吉祥 火箭 爪夷文 
分享:

爪夷文书法艺术(Seni Khat)事件引来华社暴怒,对日益被视为和当初马华公会一样“当家不当权”的民主行动党造成509变天以来最大冲击以后,网上就广泛流传着一则志期1984年6月3日,刊载于南洋商报的新闻,标题为“行动党林吉祥及陈胜尧反对列爪夷文为华小必修科”

尽管如此,仍然无阻林吉祥向媒体分享他“1969年在麻坡被拘留期间学习爪夷文,并没有让我的华人特质减少些什么,或许还让我变得更像马来西亚人。”

这番话看似有道理,里面所隐藏的意思若不经过审慎解构,无法看出其深意。

年轻的读者或许不知道,1969年513事件曝露出各族群对国家认同之落差,直接导致国家文化政策出台,强调马来西亚文化必须“以土著文化为核心”,“其他文化中适合以及恰当之项目,可被接受为国家文化的一部分”,以及“伊斯兰教是塑造国家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

巫统为了落实这项政策,导致华社喜庆节日,特别是农历年期间不可或缺的舞狮表演长期受到压制,经常到了除夕前几天,华人社团都还不确定能否表演。

对此,林吉祥早在1973年10月12号的文告中提出异议,并惯例批判马华公会的失败。

关于舞师的言论,最经典的是1979年,时任内政部长的加沙里沙菲(Ghazali Shafie)公然表示马来西亚只出产老虎,没有狮子,因此华人应该舞虎,不应该舞狮。可说对这个传统表演艺术的侮辱到了极致,也是巫统的污点。直到2007年,首相阿都拉指示将高桩舞师表演列为国家文物遗产,才算局部还了华社公道。

尽管国家文化政策名义上已经被所谓的“2020宏愿”所取代,实情是政府部门继续低调执行,所以不时出现路牌和招牌语文的纠纷。而林吉祥此刻的言下之意是:爪夷文是马来西亚文化的一部分,学会了就能成为更纯正的马来西亚人。

换句话说,阁下商店的招牌如果只有淡米尔文、华文、罗马字马来文等,却没有爪夷文,就不够马来西亚。这和华小与淡小以及改制国中只能是国民“型”学校有异曲同工之妙:有型态,很好,可惜不够纯正。

林吉祥此时的观点一如那些马来文好的人自恃比其他人“马来西亚人”,自我感觉良好,忘记他在当年的文告中尝倡议“马来西亚文化必须基于本国所存有的所有文化而非特定一个文化”。

问题是谁来界定通晓爪夷文的人比不通晓爪夷文的人更“像马来西亚人”?如果一定要找个基础,就必定是国家文化政策无疑。

既然这样,还请民主行动党阐明要达到纯正马来西亚人的目标尚具有哪些标准和条件,一次过和选民说清楚讲明白,以免他日再起不必要的纷争。

说回爪夷文。

教育部长马智礼难道不清楚此举会引来什么样的效应?他既然如此落力推行,还称赞副手张念群在此议题上的表现,彻底说明他已吃定非巫裔选民,放眼巫裔票仓,和巫统以及伊斯兰党竞争做族群/宗教斗士。

这样的事情,我们不是未曾经历过。看回1987年华小高职事件,何尝不是时任教育部长的安华为了与伊斯兰党互别苗头搞出来的风波,进而演发成茅草行动?

利用急欲巩固政治地位的年轻政客操弄宗教和族群议题,是马哈迪几十年惯用的手段。别人看不清,可以理解;在政坛打滚超过半个世纪的林吉祥也看不透就令人匪夷所思了。

我从不反对爪夷文,但强制学习则未免太过,我无法支持,自由学习则另当别论。土团的政客不应企图以“认识爪夷文”一事来和巫统以及伊斯兰党竞争巫裔选票,捞取政治资本;而行动党的政客和他们的说客们更不应该因为推翻了纳吉政权就以为自己是神,目中无人,无需再顾虑民众的感受而加以配合。

一再自我打脸,自虐乎?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温馨提醒 疫情肆虐与行动管制期间,如果没事,就乖乖听话,留在家中看看戏、听听歌、读读书,多多浏览《访问》吧!如果被逼出门,也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出门戴好口罩,减少出入公共场合。大家做好防范措施,受感染的机会就会更少。大家一起抗疫,一起加油!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 / 5. 评分人数: 5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1. 国家文化政策Dasar Kebudayaan Negara (2019),即将在22/8/2019 发布。请大家留意和反应。我们出席者力争多元文化,平等和互相尊重,但是。。。7月政府部门之间的闭门讨论,据说内容修成很单元。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