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的尊严大戏
弹无虚发| October 1, 2019唐南发 尊严 希盟政府 新马来西亚 种族主义 
分享:

据媒体报导,马哈迪下周将以“马来领袖”而非首相身份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

我们都知道政客的脸皮很厚,尤其马哈迪,他认第二,绝对没人敢认第一。

那天我把穿洞的跑步鞋拿给一个马来大叔修补。他很认真向我解释问题在哪里,他会怎么补救。一个小时后,鞋底焕然一新。他开的价钱或许别人会觉得偏高,但我付得很乐意,毕竟補鞋也是一门专业,应该予以尊重。

日常生活中多少这样的马来人和其他人一样汲汲孜孜过活,却一再被老马说成是懒惰,不上进。几十年来不断践踏马来人尊严的就是他,如今竟不知廉耻出席所谓的马来人尊严大会。

马来人面对什么样的尊严挑战,需要搞一个大会呢 ? 其实不过回应巫统和伊斯兰党合作以后持续炒作马来人被“边缘化”的言论。马哈迪领导的土团和希盟大可置之不理,秉持大选前吹得震天价响的“新政治”路线,着重落实以民为本的政策即可。

但老马就是老马。为了制衡希盟的公正党和行动党,祭出“马来人感觉受威胁”的名目,谁也不敢多说两句。

其实政权、司法、立法、警察、军队以及公务员体系都掌握在马来人手中,就连一向来被视为马来人的“软肋”的经济,马哈迪所领导长达22年的巫统已经全面透过官联机构加以控制;所谓非马来人,尤其是华人,掌握经济权力根本就是假象。

是的,没有政治权力,什么经济权力都是假的。

看看十九和二十世纪初的欧洲如何一次又一次通过政治斗争压制犹太人的经济力量。

看看2000年代以前的印尼,华人如何活在政治恐惧之中,甚至赔上性命。

就连我们现在看来“融合”的泰国,华裔在1950年代以前也经历了多次的政治打压,最后不得不“选择同化”以求自保。

非洲乌干达的印度社群曾经有着蓬勃的经济,引来乌干达政客嫉妒,制造对印裔的恐惧(Indophobia)。印度人因为没有政治权力,终于在1972年被狂人阿敏总统驱赶,很多到了英国重新开始,今天他们的后代在英国政治、经济、学术、媒体和司法界各个领域都有表现,现任的内政大臣普莉提巴特尔(Priti Patel)就是一个例子。

而509以后的马来西亚,真的都全民平等了吗 ?

若然如此,堂堂国会副议长倪可敏回母校,校方准备带有政府标志的中文布条,怎么还会被有“客家血统”的马智礼教训而唯唯诺诺,接着更面对土团青年领袖叫嚣要求道歉?

堂堂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尚且如此,一介草民更是战战兢兢。

我从1980年代初懂得读政治新闻以来,就看着马哈迪面对马来社群在政治上分裂时候找非马来人/非巫统/非土团马来人开刀,早已厌倦。所谓的马来人尊严大会,不过是他配合别有居心的种族主义分子表演的一出戏,意在何人,不言而喻。

英谚有云:You can’t teach an old dog new tricks.

我只是很好奇一直忠告华人“不要以种族眼光看问题”的刘镇东和黄书琪,此刻为何不提醒老人家要有“马来西亚人的思维”呢?

或许因为他们人微言轻吧!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2 / 5. 评分人数: 8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