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的宏愿,我们的梦魇
弹无虚发| January 7, 20202020 2020宏愿 唐南发 马哈迪 
分享:

2020年就这样降临了。吉隆坡的跨年活动除了留下一堆垃圾以外,就只剩马哈迪厚颜无耻地继续将马来西亚无法达到所谓“先进国宏愿”的责任推给第五和第六个首相阿都拉和纳吉。

“宏愿”当头的那些年,我都在英国,很幸运地躲开了马哈迪政权画饼充饥的洗脑工程,反而因为西方媒体和组织不断揭发马来西亚国内一系列劳民伤财,破坏环境的项目,因此对一味追求发达的经济发展模式存疑。

所谓宏愿,其实就是政治上的庞氏骗局。据已故巴利魏恩(Barry Wain)在《马来西亚的特立独行者》(The Malaysian Maverick)一书中指出,马哈迪努力推销宏愿美梦之时,也透过秘密基金把巫统变成投资遍布全国的大财团,但实际受惠者仅限于与马哈迪,达因和安华等关系密切的朋党。很多人靠国家资源私营化炒股票赚钱,把马哈迪当明君崇拜;一碰上1997/98的经济风暴,包括马哈迪长子米尔占在内的富商都不得不依靠政府搭救,因为股市崩盘欠了一屁股债甚至被逼出国跳飞机者不计其数。

魏恩的结论是:马哈迪当了22年的首相,国家在他手上总共亏损了一千亿马币。说穿了不就是一场金钱游戏吗 ? 而民众却沉浸在2020宏愿当中,丝毫没有察觉国家的资源正逐步被侵蚀,终于造就了富者越富,贫者越贫的畸形经济结构。

然后马哈迪在2020年给公务员的第一次讲话,就是老调重弹地呼吁他们勤奋以促进国家进步,并提醒穷人“不要嫉妒富人,因为他们为了国家的发展缴了大量的税”。

“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他们不具生产力,对社会没有贡献,也不值得社会回馈他们。”

是的,这番话出自马哈迪口中,公然在社会低阶群体身上撒盐;而这些每天在日常中奔波劳碌的,无论小贩,电召车/计程车司机,外送员,农渔民,建筑工人等等,如果无法像马哈迪子女们那样在商场上长袖善舞,腰缠万贯,对国家就毫无贡献,俗话是蛀米虫,他们所上缴的税额低得不值一提。

于是我不得不回想前年509大选前那段选民情绪狂飙的日子,那些为马哈迪“年老救国”而落泪的人,不少正是低收入人士。纳吉夫妇挥霍无度的生活让人发指,所以他们把全副希望放在马哈迪身上,努力说服,或说欺骗自己他“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洗心革面”,“将功赎罪”等等,却无视马哈迪过往22年的执政对国家所造成的经济亏损和人权侵害比起纳吉有过之而无不及。

今天马哈迪继续视人民如粪土,肆无忌惮地羞辱收入欠佳的民众。问题是:把他放到今天这个位子上,任由他羞辱的又是哪些人 ?

我很早就说了:当初在野联盟可以与马哈迪合作,但不能让他出任首相,因为他一旦大权在握,必定透过宗教和种族议题在盟党领袖之间制造猜疑,在民间制造纠纷,借此巩固其盟主的地位。他也无意将国家财富公平分配给人民,而是借机洗牌,所以一度失落的商界朋党如今又都集体翻身。

那些曾经寄望他重返首相宝座能够改变本身命运的人,此刻有没有感觉到似乎被他刮了一巴掌,热辣辣,可是又只能责怪自己当初太傻太天真 ?

30年过去,马哈迪一家的宏愿实现了,而我们的梦魇还未见底呢 !

延伸阅读:唐南发专栏《弹无虚发》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4 / 5. 评分人数: 6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