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马2020
专栏 | 弹无虚发| May 26, 2020唐南发 巫统 希望联盟 希盟政府 民主 
分享:

1987年夏天,军人出身的韩国全斗焕总统在席卷全国的群众运动中下台,开始了民主化进程。为了逃避贪污渎职的责任,这个前独裁者一度到佛寺静修,最终仍然躲不过法律的制裁。因此,当我最近看韩剧《请回答1988》,看到全斗焕在佛寺被人认出不敢见人的一幕,我忍不住大笑。

我是看着韩国人民以鲜血和生命追求民主化长大的,虽然不很欣赏韩国人那种集体意识和kiasu的民族主义,他们对威权的反抗和不妥协,我由衷敬佩。

追求民主当然不是一蹴而就的斗争,但如果把为政党或政治人物的野心服务视为斗争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难免一再陷入僵局和困境。这是我从个人错误中的总结。

马哈迪知道希盟慌乱的心理,而刘镇东这种每天发梦都要回去做官的政客,安华这种认定自己是真命天子却患得患失的领袖,以前开口闭口都是“民间力量”其实心里崇拜威权的所谓学者和评论人,加上不甘愿承认自己看走眼,渴望希盟回来执政好证明“手中的一票没有白投”的选民,都是老头子老神在在,把在野党玩弄于鼓掌之上的主因。这些人无论如何不会接受当初他们所盲目相信的其实不过是一个投机的联盟;即使重新包装也没有品质保证。

从和马哈迪合作开始,希盟就妥协了改革的理念,这点从他们短命政府的言行看得一清二楚;如今为了能够回朝,不敢彻底和老狐狸切割,完全没有背水一战,釜底抽薪的决心和勇气,还指责公民社会不帮忙,媒体扯后腿,这样的替代政府绝对不值得支持。

马哈迪从来没有要认真救国,他只是把政治当作一出戏,把群众当棋子。

马来西亚一天不展现与他切割的勇气,他有一口气在就会继续玩弄政治,确保只有自己是救世主;假设希盟敢于对他说不,他就会露出原形,到慕尤丁那里谈条件。

二月政变至今,马哈迪对安华和希盟反反覆覆的言论和立场令人生厌。那些当初为他抬轿的人坚信他会遵守诺言交班,还发出可笑的“愈合马来社会的伤痕”的言论,不知马来社会其实已走出烈火莫熄的情结,否则安华支持度怎会冻过水?最后马哈迪宁可弄垮希盟也不要安华接班。

当初支持马哈迪出任希盟共主的人,提出的论述是争取马来人选票,分裂执政的马来精英。然而,他们心里清楚却不告诉大家的是一旦马哈迪回锅当首相,不但不会清算自己,也会尽力保住过往曾经涉及丑闻的巫统领袖,条件是这些人必须抛弃纳吉和阿末扎希这两个他最痛恨的人,效忠于他;其他一切好谈。

509以后,大批马哈迪的旧部,例如莱益士雅丁(Rais Yatim),赛哈密阿巴(Syed Hamid Albar)以及曾经因为汽车进口准证(AP)事件和老头撕破脸的拉菲达阿兹(Rafidah Aziz)都接二连三过档土团,更别说老马背地里威迫利诱巫统国会议员跳槽,使旧势力得以延续;有了老马坐镇,再贪污或种族主义的巫统政客都会放心自我调整配合。

(左起)莱益士雅丁(Rais Yatim),赛哈密阿巴(Syed Hamid Albar)以及拉菲达阿兹(Rafidah Aziz)都接二连三过档土团党。(图片来源:Malaymail)

这些都在在说明,从希盟确立马哈迪为首相人选那天开始,整个在野联盟和支持他们的公民社会都卷入了巫统的斗争,帮助延续了这个马来民族主义政党的生命,最终伤害了自己。

因此,我们一直以来所追求的转型正义就在希盟的权宜之计下被牺牲,曾经引领政改潮流的公民社会团体也因为几乎在无条件或虚幻的承诺下力挺马哈迪,509以后沦为装饰,甚或执政党的轿夫。 例如应该专注推动选举改革的净选盟一度呼吁马哈迪尽快交班给安华 ,但那并非他们的工作。

我在509以前说过:即使纳吉勉强保住政权,也是苟延残喘,巫统肯定动他,或会加速旧体制的瓦解,我愿意放慢实现改朝换代的目标,继续抗争;然而,让老马回朝执政,却是延续了巫统的性命,因为它和土团价值理念几乎没有差距,合作甚或合并是迟早的事,我们反而耗掉了烈火莫熄以来所累积的民间力量。

其实不止是老马,安华和林吉祥这些承诺几时几时怎样怎样要退出政坛的老人也应该退下,让年轻人接班,对垒垂垂老矣的巫统旧势力。真要救国,就不要再恋战政坛。这样没完没了的老人政治很难看。

相比之下,韩国的民主运动扎实狠绝,断无任由前独夫呼风唤雨的荒谬戏码。本周正好是光州事件40周年,韩国在这三代人的岁月里头一次又一次摧毁对领袖的崇拜,反观马来西亚一群人却依旧摆脱不了对马哈迪的迷信,继续种种似是而非的理由主张他如何重要。恋马症着实不轻。

延伸阅读:唐南发专栏《弹无虚发》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2 / 5. 评分人数: 4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1. 糖乱发,有什么更好的选择或方法就拿出来救国或救民族呀,只会躲起来吠根本都解决不到问题。还不是站在谁给利益多就为它们吠声吗? 早就看穿这种虚伪人论文了。难道现在的政府会比之前的好吗? 一个一个严重伤害到国家和社稷的贪污案都被不合理的给现在的政府给撤销了,也没有看到在朝的盟党发一声,都在合理化贪污到极限了,到底哪个才更严重人民都一目了然。不必再扮清高了。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