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的新衣
弹无虚发| March 5, 2019唐南发 希盟政府 纳吉 马哈迪 
分享:

马哈迪93岁高龄,掌权达22年,领军并赢过五场选战,摧毁过司法正义,瓦解一个又一个反对势力包括自己所属的政党,以国家原本丰沛的资源缔造“经济奇迹”和政绩工程,在国际上以反西方反犹太人言论出位博得第三世界尤其穆斯林国家的赞赏,这样一个人居然有人天真地以为他会“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老外有云:You can’t teach an old dog new tricks。说得难听些,马哈迪在某些阁僚还在穿开裆裤甚至尿床的时候就对权力本质认识到极致。

而这些人居然胆粗粗向选民保证“老马已改变”,“我们可以制衡他”

希盟政客为了得到权力,泯灭良心欺骗选民也就算了,最可怜还是那些自愿相信谎言的选民,甚至有人看到西蒂哈斯玛拎着朴素的手提袋走在丈夫后头,马哈迪搞个粗制滥造的影片就感动落泪,殊不知这一切都是公关手段,借此激发民众对滥权舞弊的纳吉,嚣张跋扈的罗斯玛的愤怒甚至仇恨。

马哈迪夫妇与纳吉夫妇。(图片来源:面子书)

然后没人会质疑一个很简单的现实:老马一女三子都是富豪,他们的财富是怎么来的 ? 如果说他们经商有道,那么多人迷信华人是天生的经济动物,马来人好吃懒做,怎么就无法像老马那样“满门才俊”?

我很早就说了:操弄情绪,无人能出老马之右。直到2013505大选,他还是纳吉的超级助选员,不时放话行动党掌权将威胁马来人地位,“最好的模式是马来人掌握政治,华人主导经济”,和纳吉的交换条件当然是巫统胜选后,必须有个交班计划,扶植自己的儿子慕克里上位。

岂知纳吉不肯言听计从,老马乃借用一马弊案施压,在儿子被开除党籍,自己被迫退党以后,才祭出最后一张牌:加入在野联盟,收割烈火莫熄的成果。

这一切,早在他女儿马丽娜靠拢净选盟之时露出端倪;净选盟被马家军收编,是很多组织领导和支持者不愿承认更不肯面对的事实,否则士毛月补选,马哈迪公然提醒选民“反对党因为不是执政党因此无法兑现承诺”,言下之意就是政府有权否决其发展拨款,净选盟为何不发一言?

马哈迪的女儿马丽娜早前多次公开力挺净选盟。(图片来源:面子书)

无论如何,509以后的马哈迪在政经文教各个方面都无法提出任何创见,也没有方向,毕竟选前他纯粹依靠炒作选民对纳吉夫妇的厌恶与仇恨拿到选票,而且具体而言是非马来人的选票,因为不满纳吉领导的巫统的马来选民,很多把票给了伊斯兰党而非希盟,否则心高气傲,来势汹汹的刘镇东怎么会借不到东风,让魏家祥笑到现在?

因为对经济政策毫无头绪,反而沉醉在第三国产车甚至飞行车的美梦中,把达因在内的旧朋党带回来也不过为了重新分配纳吉时代的工程,更知道自己其实没有得到绝大多数马来人的支持,于是老马只能走回老路,重复我这一辈人耳熟能详的言论:华裔富裕,马来人贫穷,西方和犹太人对穆斯林世界的阴谋,以及翻炒和新加坡的领土与水供问题,企图以此激发马来人的虚幻的忧患意识。

在士毛月补选中,巫统候选人胜出。(图片来源:面子书)

但谎言终究在金马仑和士毛月补选中被戳破。当大部分的马来西亚人面对经济萧条,工资停顿,往上流动的机会日益有限时,西方,以色列或新加坡也无法挽回马来选票,我们反而看到去新加坡,澳洲和韩国打工的马劳大军包括大量的马来人,包括一位前新加坡公民,青体部长赛沙迪的父亲在内。

老马的神话终究幻灭了,当初为他抬轿的政客,学者和评论人如今怎么赶工也赶不出他的新衣,坦白说,我挺同情他们的。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1. 馬華巫统合作污蔑,他们都是一人一句,你讲你反驳那一边他们都有话可以说。
    这个奇葩一个人唱双簧,你还能怎样屌他

    唐南发:
    马哈迪93岁高龄,掌权达22年,领军并赢过五场选战,摧毁过司法正义(迟迟不给纳吉定罪?),瓦解一个又一个反对势力包括自己所属的政党,以国家原本丰沛的资源缔造“经济奇迹”和政绩工程(纳吉事件后来让全世界知道,我们国家真的还有钱?),在国际上以反西方 #反犹太人(巫统不是说他是犹太人种吗?) 言论出位博得第三世界尤其穆斯林国家的赞赏,这样一个人居然有人天真地以为他会“洗心革面,改过自新”(摇身一变,变成 #maluapabossku?)

    老马一女三子都是富豪,他们的财富是怎么来的 ?
    如果说他们经商有道,那么多人迷信华人是天生的经济动物,#马来人好吃懒做,怎么就无法像老马那样“满门才俊”?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