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政治的岂止当初的马华公会?
弹无虚发| April 30, 2019唐南发 国阵 希盟政府 张念群 张盛闻 
分享:

当初统考议题,关心的网民炮轰希盟违背竞选的承诺,张念群闪闪缩缩,最后不得不承认决策权不在自己手上。

但一众亲希盟的评论人却跳出来捍卫政府,似是而非地炒作马来人的不安,反正就是不赞成承认统考却不敢直说。这种痛苦就像一些穆斯林明明反对伊斯兰法又不能公开表态那样吧!

不承认统考当然断不了考生的路,但既然是竞选的承诺,行动党还以此屡次羞辱马华公会,执政以后却不敢扭转巫统的政策还厚颜无耻说自己做得比马华好,难怪杨善勇要提醒勿忘朱运兴。在情在理也要有个交代吧!

最令人心寒是一群不敢捍卫自己权益的网民,出来乡愿一番说当初投票根本不曾把统考列入考量,还指责独中生诸多要求,令人眼界大开。

现在好了,号称和国阵大不同的希盟也维持大学预科班土著非土著 90:10的学额,这一政策影响的不再只是独中,而是把孩子送进国中的绝大部份家长。家里有孩子的,有几个敢说“我投希盟从来就不是为了孩子可以享有公平的教育机会”?

德国的Martin Niemöller牧师老早就说了,不捍卫其他弱势群体,国家迟早连你也不放过。当初对统考议题无感的人,此刻对希盟持续“一成不变”的预科班配额有什么看法呢?

左为德国牧师Martin Niemöller。(图片来源:网络)

我很早就说了,马哈迪是个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者,而且深谙如何以劣势创造优势,他出任首相,马来西亚就注定维持现状甚至倒退,因为他刚愎自用的性格决不容许任何人证明他错。既然这是内阁的集体决定,敢问在希盟政府中拥有三份二国会议员的公正党和行动党如何制衡老头?

最讽刺是张念群还厚着脸皮去为台湾高等教育展主持开幕,佯作不知今天华裔学生到处找国外留学机会正是教育体系不公平的结果;面对追问还扮天真要记者去问内阁部长,试图转移视线。

问题不在于她是否内阁部长,而是对政府这个举措有何看法,这是一个不必在内阁也可以回答的问题,足见副部长何等心虚。既然知道副部长无决策权,当初又何苦对张盛闻咄咄逼人 ?

然后刘镇东和黄书琪这些所谓的党内精英现在只能呼吁“不要以种族而是以马来西亚人的思维看问题”,言下之意就是不要针对族群权益喋喋不休,不然我们很难做。

“马来西亚人的思维”,哇!超好听,谁不想啊!但可以先解释一下为什么总是非土著必须让步呢?大选前以种种华教议题对着马华公会来打,骗到选票,成功执政了却叫人“不要看种族,要有马来西亚人思维”,这和姑爷仔骗了无知少女的感情然后说“大个女啦,唔好成日黐住我”有什么分别?

享有母语教育的权利并不意味着我们得默默忍受所有政策上的歧视甚至羞辱。说得难听些:“马来西亚人的思维”,看似比当年马华公会总会长黄家定的“终身学习”高尚,近乎一种了不起的论述,但把它戳破以后,其实和“终身学习” 差别不大,都只是一种务虚而非务实的手段,是行动党无法在政策上做实质改变,又难以回应选民质问的遮羞布。

逃离政治的岂止当初的马华公会?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1. ?當年被火粉貶為喪權辱族的馬華元老,在形勢比人弱的嚴峻氛圍中,既無法為華裔學生爭取更多的大學分配額,更不敢向當權者爭取獨大,造成華裔權益節節敗退,在這個情況下,大選遭受華人選民的唾棄是意料之中。
    然而,儘管馬華被冠以賣華的罪名,然而在痛定思痛後,爭取到了拉曼學院,才讓那些被排斥打壓主流外的華裔學生有機緣攀上了大學的門檻,今天擁有42席的火箭,依然無法在內閣會議反對9對1的大學預科班,是否會步上馬華喪權辱族後塵的惡兆呢?華族只能引頸觀瞻,期盼未來能為華族討出一個遲來的公道!
    火箭能否在希盟掌握話語權!?那些自我感覺良好的文宣文告畢竟是只能掩耳盜鈴:什麼雙贏策略,土著從兩萬兩千五百增加到三萬六千,土著的預科班學位增加了一萬三千五百,非土著才從兩千五百加多一千五百至四千名。那13500土著的多餘出來的名額最終將華裔大學先修班擠壓得變形。

    孰多孰少,一目了然,既然沒有能力在內閣力爭,為啥不退而求次,在華社教育問題上爭取更大的權益!?,當年馬華無法在內閣與巫統抗衡,只能另闢蹊徑,開創拉大,行動黨如果無法跟土團爭一日長短,不如採取迂迴戰術,不正面跟土團,公正黨正面衝突,你可以爭取新紀元,南方與韓江大學更多的撥款,讓無法擠進政府大學得到更多的學位啊!
    若這個也無法辦到,難道95%華裔的支持率就此典當!步入當年馬華喪權辱族的軌道,尚若如此,就是全馬華裔的悲催,情何以堪,復夫何言。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