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弹无虚发

在劣质都市苦中作乐

支持 Sponsored by  

年纪越大,对一个过度依赖汽车的生活环境也越没耐心,所以我从来不曾喜欢吉隆坡,也厌恶自己居住的八打灵再也。这两座城市不但没有个性,城市规划还特别差。公共交通有限,人行道更是处处障碍。

看看人家东京、上海和伦敦,都是人口千万上下的超级大都会,人行道却不会满是坑坑洞洞,或被摩托车甚至汽车当作路边停车场。哪怕是新加坡、香港和台北,人家的城市规划也都把行人和残疾人士纳入考量。相比之下,吉隆坡或八打灵的人行道属于英文所谓的novelty,即罕有而特殊的东西,而且品质之差经常令人惨不忍睹。

吉隆坡最像样的人行道几乎都设在游客区,像是星光山、双子塔和飞禽公园一带,完善和衔接良好的人行道让老外们赞叹,也让一些前来寻求异国风情和满足东方主义心态的白人失望:一个东南亚小国,怎么可以和西方那样拥有整齐像样的人行道?

十五碑、茨厂街(请不要称那里是Chinatown!),甚至甘榜峇鲁这些老社区虽然也在过去几年经历了绅士化工程(gentrification),成效却毁誉参半。除了明显采用劣质材料,以致人行道很快就损坏之外,也因为没有从根本上处理下水道的问题,以致一场大雨就容易淹水,还充斥着异味。

尽管经过了绅士化,店家们并不因此而成为具有更高公民意识的绅士,傍晚时分照样把餐桌大剌剌地摆到扩大以后的人行道,而且相比之前还可以多摆几张。食客当然也不在意店家侵占了公共空间,自己方便就好,反正市政厅也没行动,又何必着急。有的白人游客更是喜欢,因为这种无序、杂乱和蔑视法律的行为,完全符合他们对落后东方的想像。

在吉隆坡武吉免登地区的一个下水道井盖不见了,人们只好以木头、石头等遮盖井口,避免意外发生。(图片来源:The Star

这些地方毕竟算是幸运了,因为联邦政府为了面子和旅游业,确实在游客集中的地方做了不少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形象工程;一去到绝大部分在地人居住,游客近乎绝迹的社区,例如怡保路、文良港和甲洞,大部分人行道不是破烂就是匮缺,没有效率的垃圾处理也让人怀疑这是一国首善之都。

从民联到希盟,在雪州执政已经将近十五年,却连最基本的垃圾处理和公共交通都做不好。八打灵再也最摆得上枱面的人行道和自行车道就设在市政大楼(Menara MBPJ)一带,同样也是一种形象工程;离开了这个范围,居民只能自求多福。其中最让人眼睛发疼的社区就是SS2、十四区和我居住的十七区,非但垃圾处处,堵车问题也日益加剧。

完善的人行道和便利的公共交通应该是一座宜居城市必备的条件,但吉隆坡和八打灵再也在这两方面完全不及格,因为无论谁执政,都没有拿出决心把最基本的设施搞好。最关键的问题还是民众并没有要求,只因绝大多数人选择开汽车或摩托车,甚少使用人行道、巴士、捷运和轻铁,自然也不关心这些设施之优劣。

但我不能老是抱怨,于是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做些事情。垃圾、人行道、候车亭和巴士时刻表,是我投诉和监督最频密的问题,这些年没有显著成效,因为市议会和负责公共交通的陆路公共交通机构(APAD)基本上就是有投诉才处理,常常甚至还不予理会,并无全盘和长远规划;即使有规划,也必定离不开兴建商业大楼、商场、大道和贵得飞起的公寓,公共设施的投入极少。

“吉隆坡的骑车条件之恶劣堪比曼谷。”(图片来源:The Edge Markets.)

所以我最终也只能尝试克服困难,在别人认为不可能的情况下以脚踏车代步。我又要说在大部分我骑过车的城市——伦敦、柏林、新加坡、北京、东京、京都、台北——当中,吉隆坡和八打灵再也确实是最差的,从道路的品质到自行车的设施,没有一样比得上,骑车条件之恶劣堪比曼谷。

但吉隆坡和八打灵再也这两座城市从来不认为它们需要迁就民众,于是我只好迁就它们,学习苦中作乐,否则我的人生会过得非常不快乐。

延伸阅读:唐南发专栏《弹无虚发》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2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唐南发

标准猫奴,群议社社员,自由撰稿人。研究兴趣范围包括难民与移工议题,以及东南亚区域政治,视人道主义为国籍(humanity is my nationality)。热爱阅读,下厨,骑车和了解世界各国茶酒文化。

我有话说
2 条评论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